欢迎访问好看的小说
首页言情最强特种兵之龙魂章节

第225章 原因

“那你们可以先订婚啊。”

武唯列一本正经的给叶萧提意见,说道:“就跟我跟楚莹一样,结婚的事情可以暂缓,先把婚给订了。你这么淡定,你就不怕幽凰被人给挖墙脚了?”

“这个墙角别人挖不动。”

叶萧神色平淡,没有表露出丝毫的紧张。

如果武唯列真的接触过龙婧芸,并且了解她的话,他就会明白叶萧的自信源自何处。

楚莹虽然出身富贵,但却并没有富家女的骄纵,一手出色的厨艺完全没得说,完全不比酒店大厨做得差。

还真如武唯列所说的那样,楚莹是属于那种“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女人。

晚饭后,叶萧、陈翰、武唯列、Kan四个人准备着武器。

因为这次是深入到“阿尔法之蛇”所控制的地盘,所以四个人不能携带重武器,只有在酒吧外负责接应的叶萧跟Kan两个人分别携带了一把MP5K-PDW,以及一把突击型的HK417自动步枪。

陈翰和武唯列分别GLOCK17手枪连同快拔枪套,固定在右脚腕上,放下裤脚管,走到镜子前仔细观察了一下,确定不会被看出什么端倪。

“我想到原因了。”

就在四个人准备出发的时候,坐在桌子边的楚莹突然站起身来,神色略显激动的说道:“我想到他们为什么要绑架武伯父了!”

楚莹在桌子边来回走动着,神色略显激动地说道:“他们是为了‘阿斯忒瑞亚之泪’!”

“‘阿斯忒瑞亚之泪’?”武唯列皱了皱眉,对楚莹问道:“这是什么东西?”

“是一条钻石项链。”楚莹解释着回答道:“武伯父花了1.5亿港币从一个法国商人手中买下来,为了要送给武伯母,也就是你母亲的。”

“为什么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武唯列眨巴着眼睛对楚莹问道。

“你在家的时候,除了玩跑车就是去泡吧,有时一连好几天都不会回家,你当然不会知道。”

楚莹瞥了眼武唯列,叹了口气说道:“武伯父说,你妈妈有一次在杂志上看到正在国外展出的‘阿斯忒瑞亚之泪’,当时你妈妈感叹着有一天如果能戴上这样一条项链就好了,但可惜你的妈妈没有等到那一天就过世了,他在心里一直觉得自己亏欠着你妈妈。”

“你因为武伯父再娶,认为他忘记你的妈妈,所以对他带着敌意,什么事情都喜欢跟他唱反调。但是武伯父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妈妈,他记着对你妈妈的每一个承诺。”

“当‘阿斯忒瑞亚之泪’这条项链出现的时候,武伯父不惜高价把它拍了下来,作为迟到的礼物送给你的母亲。就在武伯父将‘阿斯忒瑞亚之泪’拍下后没多久,就有人找到了武伯父要以高价回购‘阿斯忒瑞亚之泪’,当时对方给出的价格是1.5亿……英镑!”

听到楚莹的话,在场所有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价格几乎是在武京瑞拍下“阿斯忒瑞亚之泪”的价格上,翻了十倍!

“但是武伯父拒绝了对方的要求。”楚莹回答道:“武伯父认为有些东西是钱无法衡量的,所以即便把回购价提高到了1.5亿英镑,还是拒绝了对方回购的要求。”

听完楚莹的话,武唯列沉默了下来,他突然发现对自己的父亲,了解的太少太少,对他的误解却有很多很多。

“那个以高价回购‘阿斯忒瑞亚之泪’的人是谁?”叶萧皱眉看向楚莹,说道:“如果绑架和狙杀武京瑞都是因为‘阿斯忒瑞亚之泪’的话,那么这条项链就肯定不只是一条项链这么简单,项链中应该藏着什么重大的秘密。”

“绑架案的策划者跟狙杀者应该也不是同一拨人,绑架案的策划者很有可能就是那个要高价收购回项链的人,至于狙杀者,应该是我们目前所未知的势力,他们同样也知道隐藏在项链中的秘密,并且担心武京瑞已经知道了项链秘密,所以要杀人灭口。”

如果这一连串事情的源点都是“阿斯忒瑞亚之泪”这条项链的话,那么叶萧的分析是合情合理的,甚至把所有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完整的串联到了一起。

“不管事情的源点到底是不是‘阿斯忒瑞亚之泪’,我们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找到洛尔卡,从他嘴里问出线索救出人质,最后才是问清楚原因。”

陈翰沉吟着说道:“但如果对方知道,在足球场被狙杀的人不是真正的武京瑞,很可能还会有所行动,所以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采取行动。”

四个人还是乘坐先前那辆GL8前往“BangBangPub”,只是车子的车牌重新换了一副车牌,避免会被警察盯上。

毕竟这里的警察能把黑的都说成是白的,要说他们跟“阿尔法之蛇”之间没有什么勾结,叶萧说什么也不会相信。

夜晚的墨城跟白天的时候,完全是截然不同两个样子。

路边站着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女郎,摆出各种带着明显诱惑之意的姿势,等着生意上门。

看到这街边的一幕,叶萧想到了曾经去过的,位于墨国南部的小镇,同样也是这么熟悉一幕。

在距离酒吧还有差不多一两百米的时候,汽车就已经很难再继续往前前行了,武唯列只能把车靠着路边停下。

“注意安全!”叶萧对着准备下车的陈翰和武唯列提醒道。

“找到了人,我们会立刻把人带出来。”

陈翰对着武唯列开了句玩笑,说道:“你别一会儿看到里面的女郎就走不动道了。”

“我喜欢泡吧,但是从来不乱搞男女关系。”武唯列一脸正色的说道:“更何况,我现在已经从良了!”

陈翰对着武唯列竖起一根中指作为回答,开门下车。

两个人刚下车就被路边的女郎给tsxsw.com包围了起来,那架势恨不得要把两个人直接拉扯着瓜分掉!

“你说他们两个人算不算是痛并快乐着?”Kan对叶萧问道。

“他们两个人在回去前,首先要考虑的,是怎么把衣服上的口红给处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