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穿越北宋振兴攻略章节

第四百二十四章 青玉案·元夕

推荐阅读: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圣墟遮天大主宰极灵混沌决凌天战尊神藏武破九荒超级女婿

赵桓看着结余的账目还不觉得如何,当他打开第二页,看到了工匠的数字的时候,才变得目瞪口呆起来。

一千万在册的民夫,超过五百万的工匠在册!

这是什么概念?

至少有一多半的工匠都被孙博收入了工赈监的囊中,大宋超过十分之一的人口,都在册中,这是何等的工程量?

而且还能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孙博忧心忡忡的说道:“大宋的律法规定了,在法,雇人为婢,限止十年。即使为奴婢,最多十年为限期,这都是太祖年的时候,定好的规矩。太宗登基之后,更是加强了这一法律。”

赵桓一愣,这方面的事,他还真不知道。

【太平兴国初,右监门卫率府副率王继勋分司西京,强市民家子女以备给使。小不如意,即杀而食之。以椟贮残骨,出弃野外。女侩及鬻棺者,出入其门不绝。居甚苦之,不敢告。】

【帝在邸,颇闻其事。及即位,会有诉者,亟命雷德骧往鞫之。继勋具服,所杀婢百馀人。乙卯,斩继勋并女侩八人于洛阳市集。长寿寺僧广惠常与继勋同食人肉,帝令先折其胫,然后斩之,民皆称快。】

赵桓研究了一下,才知道这是禁军的副率和一个长寿寺的僧人的事。

他们肆意强抢民女,然后稍有不顺意就会大骂这些奴婢,甚至还打死奴婢,分而食之,

赵光义还干了点人事,把这个叫王继勋的人给砍了。

把那个僧人打断腿,然后杀了。

事实上,这个王继勋是个废物,虽然号称王三铁,有点武力,但是并不通军务,屡战屡败。

赵匡胤在的时候,这个王继勋就干过一次纵兵强抢民女的事,赵匡胤就砍了数百人。并且杖罚视而不见的监军太监。

王继勋害怕赵匡胤,不敢造次,没有参与才逃过了一劫。

以为赵光义是好相与,就开始肆意妄为,结果直接被砍了。

孙博依旧叹息的说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啊,两浙路还有两江都出现了类似于奴婢一样的契奴。”

“有脚路的带工,灾年的时候,就回到自己的家乡,用那张可以把一根稻草说成黄金的嘴,骗那些不愿意自己儿女饿死,又无力赡养子女的同乡们,让他们把儿女卖给带工。”

“带工就把这些小孩带到两浙和两江的工坊里,做契奴,而这种契奴,十年为期,过了期限,再签十年,而这些契奴哪里懂法?就闷着头签了。”

“男的都是猪豚,女的叫懒虫,就仅仅在两浙路,就查出数万人的契奴,他们住在逼仄潮湿的小房间里,充斥着汗味、粪臭和湿气。”

“七尺宽,十二尺深的猪圈里,就能住十七八个猪豚。”

“长得俊俏的猪豚还有点别的用,就是卖给大户做瘦马,那日子还好过点,否则一辈子就是窝在猪圈里,男女混住,直到生病,随便找个乱坟岗一扔了事。”

孙博絮絮叨叨的说了个半天,朱琏已经被孙博描述的场景吓的花容失色,一只手紧紧的抓着赵桓的衣角,满是害怕。

赵桓拍了拍朱琏的手,说道:“没事,朕在这里。”

赵桓听完之后,感觉到的只有愤怒和羞耻,在自己的统治下,居然出现了如此的惨状。

“最后的结果呢?”赵桓气急的问道。

孙博感慨的说道:“都被范汝为给杀了。我是说那些招揽契奴和带工的说客,都被范汝为给杀了,”

“现在将这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些契奴都分到了江南各家。让他们先学会和外界接触。唉,是真的惨啊。”

“宗泽宗少卿,在荆湖两路没有发现这一情况,主要还是集中在了两江和两浙地区。为富不仁啊。”

赵桓点了点头,之前他在安魂山的喃喃自语,不是乱说,种世道他们一直护着赵桓,不愿意赵桓看到更多的人间丑态。

现在朝臣们已经开始将大宋的全部,告诉了他赵桓。揭开了大宋的另一面。

而不是过去有筛选的不愿意让官家知道民间的惨状。

朝臣们也认为官家现在已经有能力面对这些苦难,并且结束这些乱相。

“以后得严查此事,各地的皇城司的察子,还有退役的军卒们,要把这些事,当成大事来办,必须严查,彻查这种歪风邪气。”

赵桓终于有点明白为何当初自己让退休军卒,风闻言事的时候,种师道非但没有丝毫的阻拦他的意思,反而郑重其事的写到了札子里。

退休军卒风闻言事,是皇权的一种极度延伸,按理说朝臣们,早就应该反对连连才是。

可是李纲就从没提起过此事,原来在这里等着自己,

大宋这棵树上的蛀虫,真的到了该清理的时候。

“严惩不贷!”赵桓气呼呼的说道。

“官家消消气。”朱琏轻声的说道,在外人的面前,朱琏还不敢太过的放肆。

孙博看着官家的模样,就知道官家依旧初心未改,这就够了。

“还有两浙路和两江路的事,臣都写到了札子里,触目惊心啊。”孙博将一本厚厚的札子交给了赵桓。

赵桓在慰问了工赈监在汴京核算的官员之后,大年三十,他依旧没有休息,反而钻在了文德殿内,好好看了半天札子。

他看完之后,心情沉重了几分,也舒畅了几分,

其实江南的问题非常简单,就是腐朽的大宋,逐渐失去了对江南的控制,包税的扑买制度,让江南的豪强士绅们,开始了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的后果,就是百姓揭竿而起,砸开了土堡的高墙,把躲在里面的豪强士绅们全都清算了。

两江、两浙、淮南、福建、两广,都是义军收复的失地,赵桓对他们没有太多的要求,结果喧嚣的民意,把这些罪恶清算一空。

即使事情已经过去,但是赵桓捧着札子的手,依旧在颤抖。

宣和二年,地龙翻身压根不是方腊起义的主要诱因,这些处处无所不在的压迫,才是把百姓逼上绝路的关键。

幸好,现在都过去了,义军收复失地和清算,宣泄了他们的愤怒和沸腾的民意,随着赵桓派出的经略使的进入,江南等地,都开始了重新的繁荣。

而义军们也都接受了范汝为的调遣,将锋芒缩回了福建路,开始亦兵亦民。

赵桓终于懂了皇权不下乡,到底会给中原王朝带来何等恐怖的连锁反应,缺少监督的百姓,到底是如何的凄惨。

赵桓回到延福宫的时候,看到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的朱琏,赵桓今天说会继续留宿延福宫,结果朱琏一等就等到了现在。

赵桓大年三十依旧忙碌到了深夜。

守岁的爆竹和烟花断断续续的窗外响起,也惊醒了睡梦中的朱琏。

“官认你回来了?”朱琏看揉着有些迷糊的双眼说道。

赵桓点了点头,扶着朱琏起身,说道:“起来看烟花了,朕带你去个好地方。”

赵桓拉着朱琏走到了文华楼,这是汴京皇宫最高的地方。

汴京的烟花是无比绚丽的,赵桓很庆幸自己看到了这一幕,花香载道,笙管齐天。

花炮升腾五彩斑斓,整个汴京城,都沉浸在节日的烟花爆竹声中。

灿烂的烟花在空中猛地炸开,姹紫嫣红如同花瓣一样,从空中坠落。金花四射的烟花,将整个汴京的天空洒满,没有一丝一毫的缝隙。

大街上四处都是张灯结彩,而街道的上空,飘着鱼灯、福灯,年味十足。

空气中弥漫着硝烟的味道,街上都是奔跑来奔跑去的顽童,手里拿着烟花,在御街上来回乱窜。

还有一队队的军卒在街上巡逻,他们需要维持汴京夜市的治安,还有最主要的作用防火。

“一年了啊。”赵桓看着天空的盛景,自言自语的说道。

汴京超过一百万人口,城市建筑分布过于密集,街道狭窄,而茅草屋、砖瓦屋等木结构建筑,几乎遇火便燃。

只要发生火灾,就迅速蔓延开来,甚至一整夜都无法扑灭的重大火情。

潜火队,是在大宋的消防队,通常由军队组成,今年是河间军卒负责。

每坊三百步设有军巡铺,在高处修有望火楼,专门有人在楼上张望火情。

楼下设有消防屯,内屯百余人的潜火队和各类救火物品,包括大小桶,洒子,麻搭,斧锯,梯子,火叉,大索,铁猫儿之类的灭火设备。

而今夜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年前朕跟李太宰说,今年过年,将夜分,即灭烛,分区点烟花,也不知道执行的如何了。”赵桓还是有些担心的说道。

“李太宰是个能人,官人某要太过担心。”朱琏靠在赵桓的身上,喃喃自语。

自己的丈夫是人间帝王,而且勤政为民,是一个极好的皇帝,朱琏也希望年年都能看到这绚丽的烟花。

特别是有丈夫陪着自己。

“爱妃快看,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赵桓指着远处叉着腰张狂的说道。

“呵呵,哈哈!”朱琏先是轻笑了一声,紧接着哈哈大笑起来,也不知道官家是从哪里学的这些鬼话。

“分明是军卒们打下来的。”朱琏小声的提出了自己的意见。

赵桓挺直了腰杆,说道:“那也是朕指挥的,就是朕打的!”

“不是种少保指挥的吗?官家常常给谌儿讲故事,就会说到种少保呀。臣妾听了几次,应该是种少保是指挥呀。”朱琏歪着头看着赵桓的脸庞。

赵桓的脸庞在烟花下不断明灭,还带着一丝自信,朱琏看着不由的有些痴了。

“那不一样吗?我们共同指挥的呀。”赵桓依旧挺着腰杆说道。

自己是亲历者,也是参与制定作战计划之人,自然有底气说这句话。

“那里好漂亮!”朱琏指着远处盛开的烟花说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它千百度。蓦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赵桓用很标准的句读将这首诗念了出来。

饱读诗书的朱琏的眼神,瞬间变得迷离起来,这首词,好美。

对不起了,稼轩兄,你的《青玉案元夕》,朕拿走了。

相邻小说:主神竞争者极品奶爸逍遥大帝东汉末年枭雄志从泰坦陨落开始时停499年你又把天聊死了大唐第一败家子钢铁苏联大唐好大哥旅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