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12、第 12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结果当晚她就溜之大吉了。

头一次云月变出长廊带她入水,虽然耗时不短,但笑谈之间到了渊底,并未发觉这渊潭居然那么深。现在她以一己之力向上浮游,看着每层不同形态的半妖从眼梢快速划过,就如上界的九重天一样,每一层都有不同的景象。

猩红的触手,在距离水面不远的地方猖狂伸展,纤长的绒毛几乎填满整个水域,像一片天罗地网。那种密密匝匝的,犹如血丝一样的东西随波飘摇着,起先不知是何物,待游近了才知道是鱼鳍。

月色穿透水面,轻薄的膜覆盖在上方,长情好不容易寻见一个间隙,崴身穿了过去。忍不住回头望,赫然发现一只巨大的鱼眼,那条鱼喊声嘤嘤地,在渊潭里回荡:“上神……啊,上神你怎么走了?我家主君知道吗?”

长情没敢应它,仰首冲出了水面。那一瞬真有死里逃生的感觉,哪怕雷神这时候当头给她来一下,她也认了。

水上的世界真好,她看见远处苍黑的山峦,还有垂野的星空,短短两个昼夜而已,仿佛经历了生死轮回,发现以前不甚起眼的东西原来也那么难能可贵。

痛快吸了口气,她蹒跚地爬上岸,也不知云月能不能听到,探头向下喊:“多谢渊海君款待,不告而别实属无奈,我还有我要做的事,就不继续叨扰了。”

水下忽然翻起一个巨大的泡泡,吓了她一跳,手脚并用退开几丈远,还好不是云月追来了,否则见面难免尴尬。反正此地不宜久留,她匆匆御风而起,回到了龙首原。

悬在空中向下俯瞰,蜿蜒的王气走向横穿过东都和长安,那盈盈一线因她的灵力加持,发出蓝色的光。王朝轮替,江山鼎革,当权者最看重的就是这道命脉。皇帝虽不是她来做,但干一行爱一行,她还是得守好自己的本分。

叹口气,定定神,她两手结印,打算加固一番,以确保她离开这段时间龙脉安然无恙。结果一用力,噗地一声,指尖冒出一团蓝色的雾气,被长风一吹,瞬间消散了。

“咦?”长情觉得很奇怪,甩了甩手,以为是自己的法力进水了,才导致这种尴尬的局面。凝神静气,再次发功,这回的蓝光呈喷射状,毫无准头地胡乱飙了一通,又完了。

这下她急起来,喃喃着“怎么不灵了”,气急败坏地跺脚结印,结果可想而知,依然没有任何改善。

这时有人轻轻一笑,那清冽的声线在万籁俱寂时异常明晰。长情转过头看,不远处的山脊上坐着一个人,墨黑的衣袍几乎融入暗夜,但纤腰长发,姿容如电。

这附近山头的神和妖长情都知道,从没见过这个人,看来是个外乡客。外乡客不怎么懂礼貌,但长情并不生气,喂了声道:“你是谁?有什么好笑的?”

那人慢慢站了起来,身量很高,几乎高出长情一个头。脚下一动,转瞬便到了她面前,十分傲慢地上下打量她,“我以为龙源上神保生州龙脉社稷,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原来只是个小姑娘!能力不济便罢了,居然还迟钝愚顽……”一面说一面摇头,“可惜可惜。”

长情的脾气算是很好的了,但也不容别人挑衅。袖下的手紧紧握起来,如果他再出言不逊,她可不敢保证会不会一拳砸过去。

“山精野怪,也敢调侃上神?”她冷冷望着他,“你是哪里来的小妖?来我龙首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勾当?说!”

结果黑衣人好整以暇抚了抚衣上的褶皱,淡声道:“上神不知自己灵力渐弱是什么缘故,迟钝一词难道用得不贴切么?”

长情当然不承认,“谁说我灵力弱?我不过未使全力罢了。”

“是么?”黑衣人一哂,“刚才我可是亲眼所见,上神何必为了顾全面子而扯谎。看守龙脉的差事,上神做了一千年,难道不是驾轻就熟的吗?适才上神运力,是否感觉力不从心,我不说,上神心中自然有数。上神是伴随王气而生的,天命钦定的守护神,结果竟无法奈这龙脉何,上神想,究竟是什么缘故,削弱你天生的神力?”

长情被他一针见血的话弄得很难堪,就算她百般维持,正如他说的,运转不起神力来,自己心里知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她慌得很,只是不敢往那上头想。结果面前的人调开视线,漫不经心道:“这龙首原恐怕不再需要上神了,天帝严明,上神放跑无支祁犯了天规,他岂能容你继续留在生州看守龙脉?”

果然不能了吗?长情抬起手,茫然看着自己的手掌。她最怕的就是这个,像她这样无甚大志的人,只要有个安身立命的地方就够了。现在这地方不属于她了,天帝剥夺了这份权力,接下来她该何去何从,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失落归失落,这个半道上跳出来的人却实在可疑,“你究竟是何方神圣?分析别人的命格分析得头头是道,可算过你自己今天会不会挨打?”

龙源上神不是好惹的,嘴里说完,掌间便寒光闪现。

黑衣人知道她要动武,抢先一步举起了两手,“上神息怒,我此来不是为了打架,是来为上神指点迷津的。”

长情听了这话,勉强把出鞘的o剑收了回去,将信将疑地审视他,“为我指点迷津?你最好别胡扯,要是信口雌黄,我一个罪神,不在乎手上多条人命。”

那黑衣人倒很有大将之风,并没有被她的话震慑住。潇洒地扬袖抱胸,自恃长得高,连俯视的动作都带着轻蔑的味道,“上神前两日不是去过凶犁之丘么,当时龙神云游在外,上神并未见到真神。”

“这和尊驾有什么关系?”

提起凶犁丘之行,就让人胸闷得厉害。她活了上千年,难得出趟远门居然被骗了,传出去简直有辱名声。不过这件事的具体细节,除了云月没人知道,那么这人的来历就值得深究了。

“莫非……尊驾从凶犁之丘来?”

黑衣人终于露出了一点赞许的神情,“本座伏城,是龙神驾下摄提,随龙神巡狩四海,行云致雨。”

自从有了上回的假龙神,长情对这种自报家门的人都将信将疑。所以这个自称摄提的人究竟是不是货真价实,只有天知道。

姑且算他说的是真话,“但不知摄提为何屈尊来见我?我闯了大祸,龙神应当怪罪我才对……”

伏城道:“因为有人假冒龙神诓骗同僚,这才致使上好看的小说 tsxsw.com神取下铜铃,放走无支祁。相较上神的过失,那个冒名之人才是真正罪大恶极。龙神此番捉拿无支祁是小事,找出这幕后之人才是重中之重。上神何不趁此良机将功折罪,将来凌霄宝殿上,也好向天帝陈情。”

长情听他一番话,差点感动出两眼泪花来。

上苍可怜她,没想到这龙神这么讲道理,不因她办了蠢事,而把罪过一股脑儿全记在她头上。她本来以为自己没救了,见不着一个大人物,还被雷神追着劈。结果就是那么好命,龙神慈悲为怀,可以给她补救的机会。

她心潮澎湃,正要好好感激一下这位摄提,转念一想,忽然又发现了说不通的地方,“我并未向凶犁丘的人说过被蒙骗,摄提是如何得知的?”

伏城牵唇一笑,“上神的心声,不是都在自怨自艾里发泄出来了么。这朗朗乾坤下,哪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上神的不平,龙神都已知道了。”

长情慢慢点头,“如此说来,就算我没有面见天帝,他老人家应当也已洞悉一切了吧?”

伏城沉默了下,半晌才道:“天帝是主宰万物的首神,只看结果,并不在意过程,更不会因情有可原,轻易放过犯错之人。所以上神要洗清冤屈,就不能坐以待毙,否则你的灵力会越来越弱,直至被人取而代之。”

说到取而代之,长情就很崩溃。崩溃之余发现官做得越大,越不近人情。天帝可说是万人仰望的存在了,但真正心服口服的又有几人?她气愤地想,其实她这种底层毛神也是很管用的,怎么说群众基础才是实打实的底气嘛。可惜人家天帝陛下根本不在乎一个小神的生死存亡,获了罪至多换人,实在让她觉得很心寒。

她自肺底里呼出一口浊气来,“是啊,我得自救,否则没人救得了我。”她看向伏城,拱了拱手,“道友,虽然我很相信你,但鉴于上次我在凶犁之丘都被骗了,这次我不得不长点心。请问你可有什么自证身份的物件?名牌也好,兵器也好。”

他凝眉看着她,“上神过于谨慎了,本座此来不过是一片好心,毕竟事发于我凶犁之丘,不可视而不见。没想到上神竟以为本座别有用心……”他叹了口气,“也罢,那就请上神看好了,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不过出示个信物,长情本来以为没什么了不得,正要点头,忽然狂风骤起,天地陷入一片昏暗。她慌忙抬头,才发现是月亮被遮挡住了,一个龙形的巨大阴影腾在半空中,张翅便如垂天之云。风雷在它口中吞吐,它猛地低下头来,带来一股寒冷腥膻的味道。碧绿的眼睛,尖利的獠牙,信子一吐几乎触到她眉睫,这可怕的场景,差点把长情吓晕过去。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