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13、第 13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最近流行一言不合就现真身么?长情还算有点见识,她知道那不是龙,应该是蛇,奇门八神之一。蛇在女娲补天后就追随庚辰,这真身亮出来,果然比名牌和兵器有说服力多了。

她大大赞叹了一番,“真正的蛇啊,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信了信了,本座相信你是龙神摄提,光天化日下不着寸缕,实在有碍观瞻,道友还是变回来吧,别吓着长安城里的百姓。”

一个心怀天下的神祗,其实是很合格的。到了快要卷铺盖滚蛋的时候,还想着她曾经守护过的万民。

蛇摇首摆尾,一道月光穿透了它翅间的蹼膜,顿时精光漫天。落地之后依然化作伏城的模样,震袖道:“不知上神可还满意本座的自证?虽然此时展现真身唐突了些,但本座思来想去,只有这个办法,能向上神证明我的身份。”

长情点头不迭,“道友的真身很是气派,我以前竟然不知道,原来蛇也能长这么大!”

伏城似乎有些惘然,转头眺望着天边,喃喃道:“上古神兽身形都不小,譬如祖龙、元凤、始麒麟……”

长情降世的时间很短,对于那些动辄几万岁的神兽们了解也不多,但她听说过这三大神兽及其各自统领的部族,于是对这蛇愈发的景仰,“看来道友和他们是一辈的啊,失敬失敬!不过龙汉初劫时期,龙凤和麒麟都相继陨落了,道友此时还能想起他们,可见是个念旧情的人啊!”

伏城那张冷漠的脸上,终于略略露出了一点笑意。这样的人,似乎才满足长情对神的想象。没错,虽然她也是神,但不妨碍她在心里细致勾勒这一行当从业人员应当有的气韵。就是慈悲、冷静、洞悉微毫,可以仰之弥高,也可以有一副柔和面貌。

“上神知道龙汉初劫?”

长情说当然,“我醒时不多,但曾经参加过众神之宴,也听无上祖师布过道。当初无量量劫,天地乾坤重回混沌,龙族、凤族、麒麟族三族混战,后来各自凋零,那是一场没有赢家的大战。”

伏城却摇头,“没有赢家,又怎会出现天庭统领三界的局面?”他的目光划过她的脸,眼里跳跃出一点哀悯的味道,叹息着,“上神终究太年轻了。”

长情怔了下,发现自己的头脑果然过于简单了,在这老资格的蛇面前,简直半点也提不起来。

不过伏城倒也不在意,只说:“等日后有空,我再与上神细说里面的经过。如今无支祁一派试图突围,九黎残部从西北方率众前来,欲与无支祁汇合。上神可有决心随我截住那些反贼?只要将九黎残部粉碎,上神便立了大功,摘下铜铃一事也就将功折罪了。”

现在还有她可选择的余地吗?本来她只是个无关紧要的人,天地间的秩序也从未混乱。结果就因为她的一次莽撞之举,弄得天界大动干戈,甚至给了退出大荒的九黎以卷土重来的机会,她不下地狱谁下地狱?

“决心我当然是有的,可我力有不逮也是事实……”她尴尬地眨了眨眼,“道友若是不嫌我拖后腿,那我便拼尽全力,背水一战吧。”

伏城对她的客套之辞很是不屑,闲闲调开了视线,“上神自谦了,那淮水的巡河夜叉原本不是等闲之辈,最后竟被上神打得粉身碎骨,足见上神的能力。”

关于这个长情也想不明白,她一千年来老老实实的,就算皇帝的那帮儿子们比扔石子,砸得她满头疙瘩,她也不过气呼呼哼一声,从没想过伸手推他们一下。可是面对水下阻止她摘铃的夜叉,她却下了狠手,一口气把他们全打死了。现在回想起来,自己都不知道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大概是因为我怕鬼,人受了惊吓,难免控制不住自己。”腾云之际她还在冥思苦想,想不出原因来,觉得十分泄气。

转头看伏城一眼,月光晕染他的侧脸,眉眼间覆上了一层幽蓝。长风吹过他鬓边,那头乌浓的发猎猎飞扬,有一瞬长情生出种错觉来,仿佛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但年月太长,一时想不起来了。

他似乎发现她在看他,扭头瞥了她一眼,因为距离颇近,甚至看得见他眼梢的泪痣。

长情根本不知羞涩为何物,视线相接,冲他咧嘴笑了笑。倒是伏城有些不好意思了,匆匆别过脸道:“怕鬼没关系,只要不怕御风就好。从这里到北海瀛洲路途遥远,上神可坚持得住?”

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 长情说小事一桩,“我上次往返生州和凶犁丘,一天跑了两个来回都不带喘的,我脚程快,道友大可放心。还有你此番是来雪中送炭的,不要一口一个上神。论年纪,我与道友差得太远了,可能是孙子辈的……道友唤我长情吧,这样显得亲近。将来我也好在旁人面前夸口,说我认得蛇上神。要是还用官称,岂不是会穿帮?”

伏城不置可否,那张冷淡的脸,怕是连凿子都凿不穿他的防备。

这两天遇见的人都很奇怪,像把长情一辈子积攒的异性缘兜底掏出来了似的。先是晨星晓月的渊海君,后是这铁画银钩的蛇大神。一个是晴昼,一个是怒夜,同样是男人,性格竟相差那么大,真让人匪夷所思。

“长情?”他细细咀嚼这两个字,咬字之专注,让她头一次尝到了心跳加速的滋味。

她嗯了声,“就是恩爱长情的长情。”

既然自己都准许他直呼其名了,那她是不是也可以唤他伏城?谁知他接下来的话堵得她喘不上来气,这个不可一世的人理所当然地做了决定:“如此,本座以后唤你长情,你照样唤本座上神就好。”

长情傻了眼,凭什么?人物再大,也不能不懂礼尚往来的道理吧!可是她不敢跳脚,颇憋屈地说:“我觉得这样不妥,你唤我长情,我唤你上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你家婢女呢。”

可他却明知故问,“会么?”

“当然。”她挺了挺胸道,“就算我是罪神,也不能沦落到这种地步。你贵为上神,我贱列刍狗么?好歹上界还未真正降罪,我的身份还在呢。”

他听了她的话,似乎也仔细斟酌过了,慢慢点头道:“既然你觉得不公平,那彼此便姓名相称吧。你可有姓?”

“姓宋。”她脱口道,至于为什么姓宋,也早已想不起来了,也许是当初第一个动土建造宫殿的匠人的姓吧。

“宋长情?”他复又沉吟,“送长情……单听这名字,倒像是个多情的人。”

长情笑了笑,并未答他。

她驻守人间,当然多情。这盛世的百姓她每一个都爱,真正的博爱,和帝王口中所谓的爱民如子是不一样的,她不会因私利伤害任何人,每一次的王朝更迭,反军入侵生灵涂炭,她用肩担起垮塌的城池,多少人在她的庇佑下逃过一死,连数都数不清了。

伏城问她:“你可喜欢这人间?”

她点了点头,“我在人间千年,对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有感情。我喜欢这里,留恋这里,所以怎么会有意去做大逆不道的事呢!可上界的神不相信我,我只好想办法自证。幸好凶犁之丘有你这样的好人,还愿意给我指条明路。不像那个雷神,一味只知道劈我。”

伏城听她喋喋抱怨,脸上神情淡然,“雷神是受命于人,你怨他也无用。”

她说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么,我并非怨怪雷神。”

他忽而一笑,“那就是怨怪天帝陛下,龙源上神好大的胆子。”

他说这话时,长情恰好转过脸来看他。朦胧的月色下,他的脸散发出一种奇异的色彩,难定阴晴,但明心见性。就是那稍纵即逝的笑,韵致都在半吐半露之间。长情如稀薄空气中奄奄的萤灯,让他吹口气就要灭了似的,心里顿时一紧,慌忙捧腮调开了视线。

怎么回事?她暗暗吐纳,不会是看上这蛇了吧!生死存亡的关头还有心思欣赏男色,果然好色不要命。不过转念想想,如果这事能顺利平息,她再回到那所大宅子里去。豪宅之中常有家蛇,让他住进她的屋子,那也极妙啊!

她一面想,一面嘿然怪笑,伏城不查,奇异地看了她一眼。她噎了下,很快把笑憋回去,嘴上仓促地敷衍着:“我怎么敢怪天帝呢,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啊……”

人在云层中疾驰,大概因为路途遥远的缘故,那位看似高冷的上神也愿意同她叙叙闲话,“这两日生州风声鹤唳,我到了龙首原,却没有见到你的身影,据说是下了渊潭?小小的渊主,竟愿意在风口浪尖上施以援手,想必与你颇有交情吧?”

长情虽然从渊底逃了出来,归根结底是云月太过盛情,让她感到不适罢了。人家没有做过对不起她的事,她当然没有理由把灾难带到渊潭。至于交情,她淡然道:“我有个故人在潭底,凶犁丘上遇见假龙神被骗,也是因为我想求龙神撤了困住他的结界。其实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无奈引发的后果很严重。反正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和渊底的水族没有关系,还请不要迁怒他们。”

“迁怒?”伏城牵了下唇角,“那是天庭的事,和我不相干。”

所以凉薄也有凉薄的好处,懒得过问,懒得理睬,这样就避免很多的麻烦,自己省力,别人也省心。

长情发现这蛇甚有可取之处,比起上神们的锱铢必较,她更喜欢这种爱谁谁的态度。做神嘛,不要那么认真,一本正经几万年,会累出病来的。

所以明明是赶去打架的,也让她过出了游山玩水的滋味。向远处看,苍黑的山川河流绵延不绝,不时有成簇的灯火撞进视线里来。生州地域太博广,除了中土,还有热海、云浮大陆及精舍王朝。那三个国度,是不同于中土的地方,歌舞升平没有宵禁,只要你愿意,可以不分昼夜地狂欢。

长情艳羡,隐约听得见鼎沸的人声,也不问身旁上神的意思,兀自压低了云头。

热海的朝圣节快到了,前七日后七日连轴的庆典,简直让人热血沸腾不能自拔。

“你来过热海么?”长情扭头问他,“热海富甲天下,是所有生州人的梦。”

伏城眉间隐隐一蹙,“热海?我与热海王府倒是打过交道。”

表面越光鲜的世道,不为人知的地方越是暗涌如潮。热海王府如同长安,类似帝国的中心,锦绣地,销金窟,FǔBài的气息弥漫整个大陆。盛世之中,人最不能抗拒的诱惑,除了钱权,便是青春不老和永恒的爱情。他还记得王府中的二公子,惊为天人的脸,却按了个侏儒的身子,这对于才高八斗的人来说,是比死更痛苦的煎熬……

长情还在感叹:“生而为人其实很容易得到满足,只要有钱就能拥有一切。”

他哼笑,“那是因为你不懂他们真实的玉望。”

长情很有兴趣和他探讨一下人性,刚要开口,发现轻烟一缕直上云霄。她迟疑了下,天宇苍茫没有参照物,也不知那东西的远近。结果烟雾的顶端啪地一声骤响,刺眼的彩光大肆袭来,在她面前轰然炸裂。她吓了一跳,无处可躲,这时一片广袖隔开烟火将她护住,幽幽的冷香窜进她鼻子里来,她使劲嗅了嗅,是刀圭第一香的味道。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