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16、第 16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把一个看龙脉守房子的文神拉来打架,原本是件稀奇的事,但更稀奇之处在于,这个文神的战斗力还很强。

北海瀛洲的夜特别黑,听得见隆隆的马蹄声,却看不见任何影像。反正要大战一场了,这地方又没个人做主,长情便引下天火来,熊熊的火光燃冰千里,照亮了半边苍穹。

伏城看她的目光很显意外,她执着o剑咧嘴一笑,“别看我长得弱,其实我也喜欢打打杀杀。江山万代逐鹿天下,只要还有一口气,热血拭剑,岂敢言败?”

她豪言壮语了一番,试图感动自己,也试图感动他。

两个人背身而立,各自是对方的第二双眼。来了,马蹄飒踏,扬起冲天的冰屑,长情骨子里的确有饮刀杀敌的豪兴,还未等伏城动手,她便清喝一声,一头扎进了九黎的队伍里。

如果是和普通人作战,两位上神足够,但对手是九黎人,就没有那么容易对付了。这个阵营里多的是当初受辱蛰伏的上古妖物,积攒了千万年的怒与怨,终于找到机会发泄,其毁天灭地的力量不容小觑。

长情倒是舞着她的o剑,杀得很尽兴。本以为淮水那次不过是超常发挥,没想到今天的游刃有余才是真正的实力。不想其他,只求立功,剑刃浴血滚烫,她甚至以为自己是所向无敌的。然而战斗越深入,仗便越难打,九黎人有蛊雕和诸怀,那些凶兽大得遮天,看来要阻止九黎和无支祁汇合,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一声厉啸传来,远处长着巨大倒钩的蛇以万夫莫敌之势冲出了界门。那蛇可能是世上最难看的怪物了,外形像蜈蚣,每一个肢节都生着尖刺。凡它所经之地,冰面都如被犁耕过似的,碾成了细碎的粉末。

长情心惊不已,浴血奋战之余想着要去找伏城。刚一回头,便见身后一条巨大的蛇挥着翅膀横空而起,那些上古巨兽的较量必要以真身肉搏,早已不是小小的刀剑能抗衡的了。

天火烧得旺盛,这冰冻的北海却依旧寒气逼人。蛇将她护在身后,巨尾一扫划出深沟,隔开了她和九黎人。可是那三只凶兽团团把蛇围了起来,空中地下几乎没有容它喘息的空间。

长情执剑站在崖边,那些庞然大物制造的压迫感几乎令人窒息,她第一次尝到了心被攥紧的滋味。蛇双翅掀起的罡风,吹得天火簌簌狂摆,风云来了,迷雾来了,雷电地火翻滚过境,它以一当三,竭尽全力与那些凶兽斗作一团。

诸怀和钩蛇尚且好应付,最奸猾的是蛊雕,它腾在上空,专找机会偷袭。蛇忙于应付地面,难免疏于空中的防守,钩蛇的尾巴横扫过来时,蛊雕忽然俯冲,一口啄穿了它的右翅。

巨兽痛苦的惨叫在天地间回响,长情再也不能坐视伏城受困了。她一跃踏上云头,引出驻电狠狠拨弦,管他有没有用,先试了再说。可她好像低估了这琴的威力,弦丝上奔涌出的音刃化作无数看不见的刀,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一时天地变色,头顶的穹窿扭曲了,云层破裂,状如黑洞。诸怀和钩蛇就在那一瞬被撕成了无数碎片,漫天的血肉横飞,九黎人仓惶遁逃,无处可躲,溅得满身满脸尽是。蛇摆脱了地面上的纠缠,振翅直上九霄,再落下时,口中衔着将死的蛊雕,狠狠一甩,从半空中将它砸了下来。

九黎幸存的人四散而逃,长情没顾得上追赶他们。伏城受了伤,单膝跪在地上起不来了,她忙扶他坐下,撕开裙裾,替他把伤口包扎起来。

血还在流,染红了那片缭绫,使劲按住了,良久才见他慢慢放松下来,她长出一口气,“好险啊,没有驻电我们就完了。”

伏城望向天顶,残火倒映在他眼眸,他说:“长情,自此你我再也回不去了。”

长情纳罕,“什么回不去了?咱们阻止了九黎和无支祁的汇合,没有让战火蔓延到九州,你就等着加官进爵吧。”

可他听了却笑起来,“真是个傻子!看看这异象,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如果天上有星,你会发现连星斗都偏离了原来的位置,还不明白么?”

明白什么?长情莫名看着他,“你该不是被打坏了脑子吧?”忙检查他的后脑勺,“快让我看看有没有伤。”

伏城把她的手拽了下来,“宋长情,你该醒醒了。驻电由你弹响,开弓就没有回头箭……”

他话还未说完,一片雪白的广袖呼啸而至。袖下纤指满蓄风雷,一掌破空,将他击出了好几丈远。

怀中忽然空空,长情傻了眼。再看伏城,虽然勉强撑身,却也吐出好大一口血来。

同进同退的战友被人打了,长情自然要反击。她跳起来拔剑相向,可看清了来人,更加懵了,“云月?”

风骤起,吹起单薄少年的白衣,恍如飞天。分明还是同样的眉眼,但秀色中自有不可冒犯的威严。他俯视地上的人,目光冷冽如坚冰,“蛇,你好大的胆子。”

伏城挣扎着站了起来,一手撑住长剑,嗓音里全是放肆的笑,“看来这一战打得太热闹了,竟惊动了天帝陛下。怎么?陛下是来兴师问罪的么?”

他口中的天帝自然不会纡尊降贵和他多言,只是轻轻一摆手,身后金甲天兵便上前把人拿住了。

伏城欲挣,挣不脱,反正事已至此,也不再抵抗了,仰首道:“帝君索性杀了我吧,我一人做事一人当。”

可天帝却一哂,“一人做事一人当?犯下此等弥天大罪,你认为你还当得起么?你的确该死,但本君暂时不杀你,留着你的命尚有用处。”

“用处?还有什么用?”他哑声大笑,“看着这乾坤如何崩塌么?龙汉初劫时帝君机关算尽,致使始麒麟陨落昆仑山。万年过去了,也该还麒麟族公道了。”

天帝眼中寒光隐隐,“所以你骗她弹奏四相琴,欲反天道而行?本君既然定鼎乾坤,便会不惜一切代价,将这天道维持到底。九黎、龙族、麒麟族……”高高在上的天帝忽而微倾身子,以只有他听得见的声调,谈笑着告诉他,“余孽未除,本君如何安心?所以本君还要多谢你,又怎么会杀了你呢。”

伏城的目光从意外逐渐变为惊恐,他咬着牙奋力反抗:“少苍,原来一切都在你算计之中……”

然而天帝再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抬指一挥,命人将他押走了。

惩办一个居心叵测的叛臣很容易,但剩下的事就有些难解决了。那厢旁观半天回不过神的长情呆呆望着他,“云月,你怎么……”

他立时换了一张脸,依旧是渊潭里那个纯质的少年,迎上去,哀声道:“长情,你如何不告而别呢,叫我好找。”

长情不解地打量他,“你究竟是谁?云月怎么变成天帝了?”

他笑得无害,随她的话左右观望,“哪里来的天帝?这里没有天帝。”

长情的脑子转不过弯来了,“你不就是天帝么?刚才伏城明明这么称呼你的……”

他温言说不,语调里尽是诱哄的味道,“你被他骗了,你看到的都是幻像,是他变幻出来蒙骗你的。”复扶住她的肩,轻声道,“天界正四处缉拿你,你在外行走太危险了,还是随我回去吧。”

可是长情却站着不肯挪步,“不对呀,和九黎的大战是真的,我到现在胳膊还疼着呢。”她凝眸上下打量他,“天帝的真身是条鱼?我以为怎么也得是条龙啊……”

他依旧心平气和地否认,“我不是天帝,你弄错了。随我回去吧,在渊底过与世无争的日子,不好么?若你想回龙首原,我也可以为你疏通,让你继续当你的龙源上神。”

长情犹豫了下,晕沉沉地琢磨,当真如此倒也可行,但思来想去,又觉得说不通的地方太多了,“你把伏城抓到哪里去了?”她盲然挪动了几步,忽然又顿下来,“不对!你不是被龙神画地为牢困在渊底了么……”

结果没待她说完,他广袖一拂,她便软软瘫倒下来。

蒙混不过去了,只好将她弄晕。小心翼翼揽进怀里,这时候的大神才是老实的。细看看她,满面尘灰,经过先前一役,打得头发都散了。外面的世界真的那么有趣么?风餐露宿的流浪,还听信谗言跟着陌生人跑到北海瀛洲来,不知应当说她胆大还是傻。

眉梢溅上了血迹。他卷起袖子替她擦拭,污血凝固,反复几次才擦干净。叹了口气,女人的心真是捉摸不定,自己对她那么好,她不屑一顾,一路上竟和一条蛇暧昧不明……

罢了,这是最后一次让她离开他身边,此事一过,后面的事便再也不与她相干了。

“君上,还是把上神交给臣吧。”引商上前,死死盯着他袖的那抹血迹道。换作平时,玷污了天帝玉体是了不得的大事,他也捏着心,唯恐天君下一刻便要震怒。

结果上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是啊,内定的天后人选,如何轮得到他来抱,自然是天君亲力亲为了。引商讪讪摸了摸鼻子,“臣这就安排下去,迎上神入碧瑶宫。”

云月却说不必,“照旧回渊底,瀛洲之行不许宣扬出去,将伏城关押进阴墟,任何人不得泄露他的去向。”

引商道是,君上办事自有其道理,但他依旧不解,“事已至此,何不借此机会向上神表明身份?”然后就可以离开那个潮湿的渊潭,回香软干净的天庭去了。

然而君上并不应他,他只是垂眼看怀里的人,喃喃道:“不能让她记得这两天的经历,人记住的越多,烦恼便越多。天界自是要回的,但不是现在。”说罢望向天顶,云层混乱,天屏也逐渐出现了倾斜的迹象,他微皱了皱眉,“传令星宿部稳住天枢,着护法四帅赶赴昆仑,守住麒麟崖。若守不住……就上等持好看的小说 tsxsw.com天,求助贞煌大帝去吧。”

引商怔怔的,“那君上呢?”

他笑了笑,“自然是留在渊底,和龙源上神花前月下。”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