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2、第 2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一觉睡醒就有人求婚,这种事对于老实的长情来说,实在很刺激。

她不自觉拢了拢头发,“这个……太仓促了吧!我才刚睡醒……”

对面的白衣少年却是一派坦荡,“不仓促,我已经筹备了百年。这百年间尊神一直长眠,只恨我不能离开渊海,到你身边去。但我知道,尊神每年上元都会苏醒,所以每到这个时节我就盼着你,一年复一年,可惜每年都落空。”他忽而仰起脸来,眼里水光潋滟,笑容也变得愈加温暖,“幸得上天眷顾,今年尊神终于愿意走出龙首原了,对我来说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这次,便会抱憾终身。”

看来品种决定性格,这话一点都没错。救命之恩除了以身相许,别无他法可报,这淫鱼的脑子真是单纯又直接,不负这副人畜无害的好相貌。

长情呢,毕竟活了那么多年,长安城中风花雪月都看遍了。美丽的人,旖旎的爱情,结成一段姻缘有千千万万种可能。姻缘都是好的么?不尽然。她还记得五六代前的帝王,耄耋之年硬纳了中书令家的小娘子做妾,那如花的小娘子进宫当夜就吊死在了仙居殿。仙居殿建在太液池以西,也是她身体的一部分,所以到现在她都不敢正视自己的腋窝位置。

这年轻人,有一副执着的心性,想好了就要去做。但行事似乎有些独断,忘了这种事不能单方面决定。

“报恩不必非要用这种方法,你的一片好意我心领了,但此事我万万不能答应。”长情一面道,一面尴尬地看看天上,“时候不早,我得回去了。你说的救命之恩我不记得了,所以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她说完转身便要走,他抬袖拦了她的去路,“尊神且留步,尊神对我有再造之恩,我在渊海无亲无故,这样的大喜日子,若尊神不在场,云月这一辈子便再也不能圆满了。”

长情似乎听出了一点异乎寻常的味道,扭头问:“无亲无故?渊海君究竟想让我做什么?”

他愈发不好意思了,低头道:“今日是我与凌波仙成亲的日子,想请尊神往我水府观礼,好为我们做个见证。”

这兰花一样的公子,说话的时候满含朴素的孺慕,仿佛这位恩人就是他最敬仰的长辈。

这么说来是她会错意了?长情僵立当场,尴尬得不动声色,“哦……是这样……你想让我当你的证婚人啊?”

渊海君颔首轻笑,“但愿云月有这荣幸。”

长情暗暗舒了口气,兀自嘟囔着:“怎么不把话说清楚,害我以为……”

他的脸忽然探过来,乌浓的一缕长发斜切过玲珑下颌,眉眼弯弯望向她,“尊神以为什么?”

长情忙说没什么,“我还以为渊海君要认我当干娘呢。”

他分明一愣,转而笑起来,“尊神玩笑了,尊神爱惜云月,云月却不能把尊神叫老了。若我认尊神当干娘,那才是真正的恩将仇报。”

长情刚才一颗砰砰乱跳的心,到现在总算平息下来。她觉得有点好笑,自己可能确实睡得太久,睡坏了脑子,居然误以为这条鱼要娶她。还好及时弄清了,否则她在那些山川大神面前就是长久的笑话。

虽然五百年前的旧事,她还是半点没有想起,但人家盛意邀她见证一段姻缘,这个面子无论如何都要给。

她试探着伸脚踩在台阶上,她一向不爱穿鞋,旷野上赤足千里也没关系,但水底长廊湿滑,控制得不好就要打飘。

广袖扬了好几下,她诶地一声,险些摔倒。好在渊海君眼疾手快,一把搀住了她。长情大呼好险,“像我这种属土木的,就不该下水。”

身旁的人朗月清风道:“尊神是神,脱离了龙首原便不受皇城的束缚了。血肉之躯不怕浸水,尊神忘了么?”

长情被点醒了似的,笑道:“是了,我以为自己还是那片大房子。”

“尊神如何不穿鞋呢?”他一面问,一面向下轻瞥了眼。刚才短暂的接触,让他感觉到轻容下那弯玉臂散发出的温暾热量。他抿唇莞尔,还和记忆里的一样,半点都没有改变。

穿不穿鞋的问题,讨论起来有点怪异。长情拿裙裾盖了盖,“渊海君没有听过一句话,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独守龙脉的神,自觉一无所有,难免不拘小节。渊海君哦了声,“果然很有道理。只是水下潮湿,恐怕尊神站立不稳。”于是指尖一绕,手上多了双女鞋,自己蹲身下去,托着鞋往前递了递,“尊神请抬足,云月为你穿鞋。”

长情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从来没有人关心过她穿不穿鞋,因为神不怕冷,要不是不着寸缕有碍观瞻,她甚至连衣裳都不想穿。但这条鱼,真是过分温柔了,哪怕暂时弄不清他的所求,也让人对他讨厌不起来。

“不必。”长情往后退了半步,“渊海君不必这么周到,不就是证婚么,我闲着也是闲着,天亮之前赶回龙首原就可以了。你把鞋放下,我自己穿。”

他说好,但那指尖轻柔的力量还是落在她脚腕上。长情身不由己,活得很糙的砖瓦结构,遇上柔情似水的鱼,实在令她无所适从。

她垂眼看,渊海君洁白的衣衫像盛开的优钵罗花,长发文丝不乱地覆在肩背,看样子真不像生活在水底的鱼,更像九重天上高洁的仙。他为她穿好鞋,站起来也是温文一笑,“好了,尊神现在行走,应该会稳妥得多。”

长情迟迟点头,“多谢渊海君了。”

“尊神叫我云月吧,我本来就是占水为王,没什么好标榜的。”他负手在前引路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不时回头望她一眼,两两视线对上,他的目光一漾,愈发地柔和清嘉起来,“我也称呼尊神‘长情’如何?尊神不会怪我唐突吧?”

那倒不会,不过一个称呼罢了。长情道:“不必拘礼,叫着方便就好。你先前说新娘子是凌波仙?难道是渭河水君么?”

他摇头,“渭河水君是正统的神,我等山精水怪怎么配与她结姻!你不知道我们这里的习惯,但凡修ChéngRén形的,都称自己为仙,反正也无人管束。与我成亲的是一条鲤鱼精,我们相识多年了,我刚到渊潭那天,她就发愿要嫁给我。于我来说,成亲是活着必要经历的阶段,只要人合适,成了便成了。”

他引她走向渊潭深处,那里张灯结彩,除了往来的人奇形怪状,倒和长安城里没什么两样。那些阔嘴小眼的精魅看见云月,纷纷躬身作揖,一个伸脖子吐舌头的凑过来一看,立刻咆哮起来:“守龙脉的上神来啦,大家快看,这是正宗的神啊!”

于是那些水族大惊小怪着,把长情围了起来。

“就是龙首原上那位啊,一年睡到头的那位?”

“变成房子的时候看不出来,没想到真人很美……”

“看守龙脉的,真身是不是龙啊?”

长情成了这里的异类,所有人都在围观,但议论之余,他们也向她作揖行礼,“拜见上神。”

云月一直含笑看着,仿佛一切尽在掌握,没有什么会令他应对不及。待那些水族都见过了礼,他才带她往他的府邸去。水下的宫殿是用琉璃和各种异宝堆砌成的,比起陆上的宫阙,更为灵巧和精致。

一重重螺青的鲛绡,在水君抵达之前自动向两掖展开,白衣翩翩的人在珠光下行走,展现出一种稀世的风采。水府大殿里聚集了满堂前来观礼的人,云月把她安顿在上座后,便随侍者进去换礼服了。

长情倒很乐意参加这种盛宴,见证有情人终成眷属,比看庙堂上勾心斗角有趣得多。她端坐着,不时有鱼虾来劝她尝尝水府的佳酿,于是她看看夜光杯里的葡萄美酒,端起来小小抿了一口。

很快新郎官就从后殿出来了,温润的人,换上了大红的喜服,立刻美得惊世骇俗起来。站在那里,心平气和等着新娘出现,等着婚礼正式开始。

可是吉时慢慢流逝,始终没有见到送嫁的队伍,大堂里的宾客低声私语,云月的神情也变得有些焦灼了。

“引商,”他唤身边的近侍,“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引商应了,正要出去,门外有人进来,向上作了一揖道:“小妖奉我家凌波君之命,来给渊海大君传个话。我家主君说,当初年少无知,才与大君私定终身,如今年岁渐长,愈发觉得这桩婚事过于草率了。主君的意思是,可否请大君再通融几日,待我家主君做好准备,再与大君完婚不迟。”

云月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但他并未开口,边上的引商厉声道:“婚事是百年前定下的,一百年都没做好准备,这理由未免过于敷衍了。今日五湖四海的亲朋都来了,凌波仙忽然说亲不成了,将我家君上置于何地?”

那个水族两手一摊,“小妖只管传话,别的一概不知。大君要是有什么疑问,还是同我家主君面谈为宜。”嘴里说着,仓惶拱手,“大君息怒,小妖告退了。”

赶来贺喜的嘉宾们都面面相觑,长情嘴里的半口酒顾不上品咂,囫囵咽了下去。

看看那位新郎官,如此尴尬的境地,倒也不显得落魄。不过眼睫低垂着,就是这个表情,总让长情觉得他随时会落下泪来。本来她是受邀证婚的,现在婚都结不成了,酒却让她喝了好几口,实在有点对不起渊海君。

她放下夜光杯,打算找个机会告辞,刚站起来,就听见引商唤了她一声:“上神!”

长情不明所以,看着他快步到了面前,“上神与我家君上颇有交情,眼下这局势,还请上神为我君上解围。”

解围?长情想了想,拍胸脯道:“我这就去见一见那位凌波仙,劝她回来完成婚礼,你点个认路的人跟我走吧。”

结果引商好像并不赞同她的建议,他回首看了立在贝母屏风前的渊海君一眼,忽而对她一笑,“上神于我家君上有救命之恩,既然救了一次,何妨再救一次?喜服是现成的,上神换上就可以了。无论如何先和我家君上拜了堂,应付过这次的难关再说。”

长情听得直愣神,这机灵抖得,简直出神入化。随便找个人就打算蒙混,她成了填窟窿的了?

她说不行,“堂不能乱拜,会让人误会的。”

引商有一颗大多数水族都拥有不起的聪明脑袋,“婚书即刻就准备好,请上神不必担心。”

长情摇头不迭,“我是来当证婚人的,尊驾不能乱点鸳鸯谱。况且渊海君只是遇见了一点小小的麻烦,你就要让他另行婚配?万一哪天凌波仙回心转意了怎么办?”

引商又望向垂袖而立的人,转头对长情道:“此事一出,就算凌波仙再想回头,我家君上也不会接受她了。君上好面子,怎能忍受被人愚弄?上神且看我家君上,芝兰玉树,温和端方,难道不配与上神携手么?”

这好像不是长相的问题,长情哭笑不得,却见云月向她望来,一双藏着千山万水的眼睛,忽然有了苦难的味道。

她忙调开视线,“渊海君很好,我也同情他的遭遇,但帮人不是这么帮的。”

“长情……”他忽然叫她,“我可是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