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22、第 22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很多时候他是个冷静且懂得克制的人, 他生来背负天命,过去漫长的岁月里, 责任感永远凌驾于个人情感之上。他每日政务如山,甚至寝宫里连床榻都没有一张,为什么?他就没有七情六欲么?是的,以前他也以为是,但在这区区五百年里,他看着长安的那片微不足道的繁华,忽然领会到另一种期待和渴慕。

她还不懂得危险,面对一张无害的少年的脸, 时刻充满“本座最**”的自信。她眼神挑衅, 笑容放浪,引颈式地扬了扬脑袋, “你这小鱼,口气倒不小。你想对本座不客气, 本座还想生吃了你呢。”

她嘴上不饶人,也不知道哪里学来这么多的荤话,想是皇宫污浊, 把她带坏了。其实那单纯的脑子里, 根本不了解儿女私情的真正内容。但他不同, 万余年见识过太多东西,她要是坚持,他也不怕实践一下。

他几乎做好了准备,心平气和地微笑:“长情, 如果今日你我成了事,这辈子我都不可能放过你了。”

长情有一瞬茫然,她觉得事情好像没有按照她的想法发展,“可是泥鳅小友说了,只要为你完成心愿,你就可以脱离红尘白日飞升。既然回了天池,就好好潜心修道,将来脱胎换骨当个正统上神上仙,情情爱爱的事尝过了滋味,就再也不用如此亟不可待了。”

她的想法有时候和正常人不大相同,分明那么重要的事,只要做成便如缔结盟誓一样,但在她看来,却是走个过场,将来仍旧可以各奔东西。

“我说过,不要听泥鳅的话,他这人荒唐一世,出的主意都是馊主意。”那张如玉的脸就在他tsxsw.com眼前,他抬起手抚了抚她的颊,“我只问你一句话,你可有一点爱我啊?”

纤长的手指流连不去,深邃的眼也蒙上了一层水雾,如隔云端的远山,让人可望不可即。她脑子昏昏的,心里有些恐慌,莫不是中了这小鱼的蛊吧,差点就顺着他的话点头了。然而眼下这情景……她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便怔怔的,一味看着他。

他的指尖移到她唇上,在那饱满的唇瓣上轻抚,长情以为他会亲她,可他不过执起她的手吻了吻,颇有怨念地低吟:“我有所念人,隔在远远乡。我有所感事,结在深深肠……”

所以这是条文艺鱼啊,想必在醉生池里受到了不少熏陶,感怀起心事来,都是几个字几个字往外蹦的。

长情被他弄得七上八下,虽然很钦佩他的儒雅浪漫,但最后还是不得不打断他:“请问你到底报不报恩?要是报,现在就办正事。要是不报,那就一笔勾销,我很忙,得去处理外面的事了。”

云月这辈子没见过这么不解风情的女人,只觉胸口盘桓着一团浊气,堵得他险些发晕。她又想走么?像上次那样不告而别,出去就被人拐到北海,当了那个震醒麒麟族的帮凶。如果说罪过,放走无支祁如何能和后者相提并论?要不是他一力维护着,她应当和伏城一起,被关押进沼泽深处的阴墟才对。

奈何这其中的原委无法和她细说,他有诸多顾忌,怕她记忆深处的东西被挖掘,也怕她想起一切,和他彻底对立。上古三族,消灭的要消灭,镇压的要镇压,上界四御辅佐天帝,万一问起那个拨动四相琴的人,他还得想办法搪塞。她要走,他如何能放她走?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更怕她与始麒麟汇合,到时候进退维谷,当真不爱个血肉模糊,不能罢手了。

他情急,用力抓住她的肩,“事成之后,你可否嫁给我?”

长情笑吟吟反问他:“那究竟是你报恩,还是我报恩?让我占了便宜,又要我负责到底,既然如此,这个恩我看还是别报了吧。”

原本一场可期的风花雪月,最后变成了毫无美感的谈判,彼此多少都有些失望。银河迢迢映在殿顶,星辉下的人有深深的无力感,他拉拉她的手,“长情,我们何必为这种事争执呢,一切顺其自然不好么?”

长情也发现逼人报恩不厚道,归根究底还是得怪那条泥鳅,要不是他兴风作浪,她也不会想出这么蠢的招数来。

凝眸审视他,温和干净的少年郎,贞洁差点毁在她手上。她难堪地讪笑,“其实我也不太忍心,总觉得你应当会有更好的际遇。”

他说没有了,“我最好的际遇就是你。”

这种甜言蜜语,也许对天生温柔的人来说是种本能,他本能地想让你高兴,本能让你觉得自己是最重要的人。

他又拥上来,沉迷于紧紧相依的温暖。天帝陛下骨子里是个悲观主义者,美人在怀的时候,他也一刻不停地担忧,不知什么时候又会失去。上次她的出走,让他遏制不住内心的狂躁,那种毁天灭地的玉望,连他自己都感到害怕。所以不要失去,不失去他便可以道心如恒,可以滴水不漏执掌乾坤,继续当他温文尔雅的天帝。

长情并不知道他心里有那么多想头,喜欢拥抱是缺爱,心怀博广的上神很怜惜地拍了拍他的脊背。他身上总有淡淡的香气萦绕,说不上是种什么味道,像甘松,又像沉速,绵绵地在鼻尖回旋,闻久了便有了记忆,会钻进脑子里生根。

他在她耳边轻声说话,央求的语气,听上去甚至有些软弱,“长情,你不要离开我。”

可是不离开怎么办,她不能永远在这渊潭避世,也不可能跟着他藏身天池。她有她的职责,只要上界不派人取而代之,她还得回去干她的老本行。

“这个……”她翻着眼看殿顶,“我很难答应你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

他沉默了下,良久才道:“那我就把你锁起来,和我锁在一起,直到死,谁也离不开谁。”言之凿凿,不像在开玩笑。

长情发现这小鱼儿哪里都好,心如琉璃,重情重义,就是有时候过于偏执,偏执得近乎孩子气。人活于世,谁又困得住谁呢。结成了夫妻都可以和离,更别提他们这样半道上遇见的,因为一个牵强的理由就要捆绑一生,那也太儿戏了。

她正打算拨乱反正,继续之前的计划,这时殿门上传来轻轻的叩击声,“主君,有贵客到。”

那贵客,必然贵不可言,只是来得不是时候。云月不得不放开她,“夜很深了,我去了便不来了,你歇着吧。”

长情也不满于被打断,“你们水府真是稀奇,还有半夜造访的客人。”

他嗯了声,“都是些不愿受拘束的人,白天或是黑夜,并没有什么区别。”他整整衣衫走出深阔的大殿,宽袍缓袖打开殿门,那身形楚楚,颇有临水照花的意境。踏出门槛复又回头看她,递了个温煦的眼色让她早早安寝,自己随着那盏小小的琉璃灯,往云桥那头去了。

迈进前殿,便见一个玄衣玄袍的人负手立于弱水天境前,那身姿,仍是高台之上抚恤万方的样子。天帝记得,曾经贞煌大帝与他也有师徒般的情谊,但后来各归其位,便有了各自不同的立场。此番相见,彼此都满怀目的,天界最高等级的两位上神,竟在这万丈之下的渊底会面,说起来真有些玄异。

他提袍迈进去,脸上的笑,就如衣上刺绣,腰间玉玦,是必不可少的装饰。

“帝君驾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天境前的人回身看,殿外之人飘然而至,本以为尘世中辗转了多年,总会沾染上烟火气,没想到现身的天帝依旧如高天孤月,即便一拱手,也散发出如水如霜的距离感。

贞煌大帝颔首,“多日不见,天君可安好?”

自然是极好的,天帝从来是个懂得控制情绪的人,不论先前曾经如何针锋相对,只要登门来,来者便是客,他照样可以与你谈笑风生,把臂周旋。

请贞煌大帝上座,帝君摇摇头,倒是对他的天境很感兴趣,“足不出户,便可将万里海疆尽收眼底,是个好东西啊。”

天帝哦了声,“上古散佚在人间的神物很多,相传这是冰夷巡视从极之渊时所用的水准仪,三百仞深的渊水汇集在镜面上,镜面不动如常,可探深渊极地,可照百鬼千妖。当初琅嬛丢失四海鱼鳞图,天下江海皆不在我掌控中。后来偶然得了这个,便是鱼鳞图尽毁,也没有什么妨碍了。”

这样的敲山震虎,一向是他的拿手戏,琅嬛君看守图册不力,这件事本来就有错在先,贞煌大帝提起儿子的工作失误,难免也觉得丢脸。既然这次是为请他重返天界,就少不得要放低些姿态。

“安澜之过,确实对上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也给天君惹了很大的麻烦。好在一切都平息了,图册归位,大小孤山也重入海底,罗伽大池如今一派祥和,过去之事天君便不要放在心上了吧!我与白帝曾是故交,当年也是看着你们两个一同长大的,安澜向来脾气古怪,你呢,肩挑重任,顾全大局,这些年的功绩,众仙众神都有目共睹,无人敢有半个字的非议。本君后来细想过,这次的事,是本君处置欠妥了。你让我三分颜面,但我知道你心中也有委屈,所以自罚下界,这岂是自罚,分明是让本君无地自容了。”贞煌大帝长长叹息,拍了拍他的肩道,“少苍啊,你是天界之主,早已难容于尘世。这天道皆在你手,天帝之位悬空,则乱世再起天下动荡,你身为首神,于心何忍呢。”

天帝听后不过一笑,“本君处置琅嬛一事委实欠妥,自觉愧对帝君。帝君于我何尝不是如师如父,所以本君自罚,是给帝君一个交代,也给天界众神做个表率,不因位高而自傲,请帝君给我这个机会。”

贞煌大帝听得直叹气,毕竟是做神皇的人,论心机手段,谁是他的对手?自己今日不表态,那九黎和混沌巨兽再起,他也绝不会过问。这烂摊子最后谁来收拾?散淡惯了的大帝为了能继续无忧无虑过他的好日子,只好退了一大步。

摸摸下巴上好不容易蓄起来的胡子,大帝疲态毕露,“本君年事已高,不愿过问九天的事了。人的精力总是有限的,家里添了人口,琐事骤多,儿啼女哭忙不过来。”

天帝颇显意外,“帝君与佛母又……”

贞煌大帝点点头,“又感孕了两回,你说巧不巧?”

对立派系的两位风云人物,当年因先后坐了同一块石头而感孕,生了琅嬛君。头一回如果还能说是意外,这接二连三,继续拿这个借口搪塞,未免太敷衍了吧!天帝迟迟拱手,干笑道:“恭喜恭喜。”

贞煌大帝直摆手,“天君要是真有这份心,就早早归位吧。别再让那些人来等持天打搅,就是对本君最大的帮助了。”

创世真宰舍下老脸来亲自相请,面子也算给足了,天帝自然懂得见好就收的道理。大殿之内的虚与委蛇还在继续,殿外飞檐上倒挂着的人手脚发软,几次险些摔下来。

如果没有忽然的心血来潮,她不知还要被瞒到什么时候。谁能想到一条困在渊底的鱼居然是天帝,原本说他来自天池就已经够让她惊讶了,这回更绝,彻底把她吓趴了。

好在她还不算笨,懂得思考,这么大的人物,何故费尽心机和她纠缠?从凶犁之丘开始,一切越想越像个局……

忽然铮地一声,头剧烈地痛起来,她恍惚看见烟花漫天藏在某个人袖下的情景,还有北海瀛洲殊死一战血肉横飞……所以她当真只是个看房子的吗?为什么会有一种自己来头其实也不小的错觉呢?

二位大人物在里面一递一声讨论目前的局势,她蒙混上房梁容易,中途溜走怕不小心弄出什么动静来,只得老老实实蹲着。还好她本身就是砖瓦结构,但凡土木都可融入而不被发现。她听见贞煌大帝追问北海瀛洲大战一事,也质疑始麒麟苏醒一事。

“当初他将四不相托付给玉清天尊,便坠身化崖了。万年已过,这些混沌巨兽从来没有觉醒的迹象,本君听闻是有人拨动了四相琴,才使麒麟崖裂,天同得以逃脱。”

天帝要保全一人,总有他的办法,说话留三分,便可四两拨千斤,“本君困于渊底五百年,这五百年全数用来悔过,并未过多关心陆上的事。倒是前几日无支祁逃出淮水一事,我尚且有所耳闻。据说九黎越过北海,欲入生州作乱,庚辰已将无支祁斩杀于黄河,如此淮水入海的问题便解决了。至于昆仑的变故,难道帝君全然没有听说么?据闻庚辰座下螣蛇是始麒麟旧部,无量量劫后蛰伏于凶犁之丘伺机而动。这次趁无支祁逃脱赶往瀛洲,借机祭出四相琴,因此天同才不知所踪了。”

贞煌大帝听得脑仁都疼,“螣蛇?凭他一己之力如何能拨动四相琴?那琴不是麒麟族玄师以四不相鬃鬣制成的吗?如此说来觉醒的恐怕不单是天同,还有他的大祭司吧。”

天帝不说话了,含笑望向大帝,半晌才道:“若帝君今日下渊潭,是来向我寻求应对之策的,何不请四御在场,一同商议呢?”

贞煌大帝察觉了一丝不寻常,摆手道:“天君出山后,此事本君便不再过问了。本君只是有些不安,天界一统六道后,那些上古妖兽皆已臣服,如今看来,只怕要重蹈龙汉初劫的覆辙。”

“斩草不除根,本就会有此隐患。白帝宅心仁厚,战罢便休憩天兵,并未乘胜追击,才导致了今日的变故。如今天枢倾斜,地动不断,恐怕难免一场伤筋动骨。四族并起,可令其自相残杀,若轮番起事,便可逐个击破。”天帝目光专注,嗓音单寒,“手有利器,自然心生杀机。帝君不觉得,这是彻底肃清乾坤的好机会么?”

他一字一句娓娓道来,那种冷静和缜密,是常人难以企及的。贞煌大帝也将他和自己的儿子摆在一起作比较,结果是大局当前,安澜未必能做得比他更好。不可否认,有的人天生就是领导者,在平衡天下的风口浪尖上,行事果断、心狠手辣,这些都不是恶劣的字眼。性格创造出迥异的命途,安澜得天独厚但懒于世俗,而少苍,则能够顶天立地,拔剑生死,这才是真正的强者。

大帝缓缓长出一口气,“烽烟已起,没有道理再偷安了。九重天尽在天君之手,天君可全权施为,只要不打到我等持天来就行。”

天帝终于露出笑容,“除非我碧云天失守,少苍消失于天地间,否则绝不会惊动等持天分毫,请帝君放心。”

贞煌大帝颔首,看向窗外,“本君该回去了……”佯佯踱向殿门前,走了几步又顿下回望他,“当初祖龙、元凤、始麒麟混战,其中不乏挑唆之人。万年之后始麒麟觉醒,不知还记不记得曾向天道发下的宏愿……人总是会变的嘛。天君小心麒麟玄师吧,那个亦正亦邪的人物如果当真回来了,不知变成了什么样。倘或擒住,万要斩杀,以绝后患。”

大帝化作流光直上九霄,殿里的人独自站立了很久,方缓步走上玉石路,在天街上停留了会儿,转身往寝宫去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