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24、第 24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很多记忆一一归位, 但不可否认,她仍旧是麒麟玄师的意念幻化出来的怪物。寄生在王气中, 悄然养精蓄锐,连个人都算不上。

再忆峥嵘,不堪回首。月火城曾经夹缝中求生,当年四面楚歌,龙凤和神族都视他们为眼中钉,即便向天道发下宏愿,愿做祥瑞的象征,也没能最终挽救这个族群。直到如今, 人间依旧视他们为瑞兽, 不论是静好岁月还是兵荒马乱,麒麟的行踪总是隐隐约约被提及, 成为锦上添花的转机。

可是人们不知道,这个族群已经凋零了万年, 当始麒麟天同坠落昆仑化作悬崖,麒麟玄师一战身死,世上便再也没有麒麟了。他们和另两个族群不同, 极少数带着祖龙和元凤血统的飞禽和龙族得以存活下来, 归附神族苟延残喘。而麒麟族十不存一, 即便侥幸逃脱的,也皆沉身消亡于大地。

并非他们不愿称臣,是连称臣的机会都没有得到。

玄师死时带着多少恨,早已无法估量。神族作为最后的赢家, 其中内情不言自明。

倏忽万年,灭族的恨不会减淡,如果月火城能够重建,天地不公终须一战,但绝不是现在。现在要做的是离开天帝的掌握,长情知道这位心机深沉的主宰者在打什么算盘。九黎和麒麟族相继苏醒,祖龙固然因气数散尽不可能翻身,但龙族还有庚辰。至于落凤坡上本源受创的元凤,这些年一直下落不明,凤族本来就有涅槃重生的能力,某一日回归,也在预料之中。

汇聚一堂,然后一网打尽,可以省下好多手脚。天帝果然无利不起早,罪己下界并非是为了自罚,集权之余荡平四族余孽,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被打通了心窍的长情看待事物前所未有的明晰,虽然还不能完全对玄师的经历感同身受,但她知道自己是她的一部分。

“你来。”她招招手,温软的语气,让他无法拒绝。

他应当是存疑的,甚至带着戒备,但还是依言走到她床前。

她伸手将他拉过来,让他在床沿坐下,自己崴身靠在他肩头,轻声说:“云月,我做了个梦,梦见自己站在旷野上,脚下是焦黑的大地,四周全是狼烟烽火。”

他微微蹙眉,这温存来得突兀,即便自己期盼已久,却也不得不防。侧过脸,她清幽的气息在他鼻尖萦绕,他坐直身子,袖下的手指慢慢握了起来,“只是梦而已,不必当真。”

她长吁短叹:“可能是被雷神吓破胆了,闭眼都是龙首原烧焦的情景。我刚才想了想,既然你是天池里的鱼,那一定有机会面见天帝。你能不能为我引荐?上面有人好办事嘛。”

他失笑,“你到现在才想起这个?”

她哈哈了两声,“我就说我脑子不灵光,你还不信。我们约法三章,你能为我引荐,我就跟你上去;如果不能,也省得我跑这一趟,还是老老实实在地上混吃等死算了。”

刚才殿顶上方的那团紫气不能当做没有存在过,究竟是她梦中有所思,亦或是玄师的神识已经苏醒,这些都不重要。只要将人留在身边,上天入地不让她离开寸步,他就有办法收伏她。

他调转视线看向她,“随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我上九重天,自然能面见天帝。不过进了天庭,你我的婚事也当定下来了,你可愿意?”

长情的脸上写满了不甘,“好好的年轻人,怎么学得一手落井下石的本事!咱们继续做朋友不好吗?让你肉偿你又不愿意,非要成亲,成亲的尽头不就是洞房吗,何必劳民伤财绕那么大的圈子!”

可能说得过于坦诚了,云月的耳根又红起来,“两者不一样,我不缺女人,也不需要朋友。我爱重你,才想娶你为妻,你不妨考虑一下我的提议,等想好了再答复我不迟。”

他起身要走,她死皮赖脸把他拖住了,“别这样,一言不合抹头就走,多没有君子风度。”

他似笑非笑望向她,“那么你是答应了么?”

她苦着脸试图讨价还价,“先定个婚约,然后我回龙首原待嫁,可行?”

他说不行,“我可以另外为你僻出一处清净地来,一样待嫁。”边说边携起她的手,极尽抚慰之能事,脉脉道,“长情,我知道你嫌我不通情理,嫌我一意孤行,但请你相信,我待你的心是真的。九重天上琼楼玉宇,怎么不比龙首原逍遥?下界乌烟瘴气,在红尘中逗留太久难免沾染。况且……”

她鼓着腮帮子翻眼瞪他,“况且什么?”

“况且俗世滔滔,混人太多,我在上界提心吊胆,如何还能办正事?”

他说这话的时候真是一片赤子之心,听得她险些当真了。天帝陛下果然唱作俱佳,如果不为引出天同来,还会留她一命吗?恐怕不是手起刀落,就是像对待伏城一样,扔进阴墟沼泽里去吧!

她仰起唇角虚与委蛇,“看样子渊海君是当真心仪我啊,怕我被人抢去么?其实你多虑了,我在人间一千年,连条狗都没看上我。”

云月脸上顿时一僵,“你何必妄自菲薄。”

长情愣了下,忍不住大笑起来,才发现口无遮拦,把自己和天帝陛下都给损了一通。不过这少年天帝有时候真是不经逗,她一手搭上他肩头,吊儿郎当问他:“小云月,你这辈子可经历过女人啊?”

显然从未有人敢问过他这样的问题,他脸色都变了,一口咬定:“没有。”

长情啧啧咂嘴,“不管怎么样也活了五百年,难道就没有虾姑蟹婶小青鱼对你表示好感?”

云月很尴尬,回首这万余年的人生,从入白帝门下到登上天帝之位,这期间示好的女神女仙自然不少,但他心里并无儿女私情,甚至对这种感情甚为排斥。

一个没有七情六欲的天帝,立威时顺便将自己的情路彻底断绝了,他以为一辈子都不会放低姿态,去讨一个女人的欢心,即便将来必须迎娶天后,也不过是为了绵延子嗣,谈不上爱与不爱。

后来他自罚下界,这种孤僻的性格再一次发生了毁灭性的作用。前两世无一不是孤独终老,直到这一世,在遇见那双温暖的手前,他也还是心如止水。入渊潭后,像她说的,围绕他的水族并不少。他遇见过湘江水君,也遇见过龙女,最后都被他婉拒了而已。

他一直以为洁身自好是美德,结果到了长情这里,竟然变成一种可供她嘲笑的谈资。可见女人当真不能在这**的世界里逗留太久。但说不清为什么,他又很喜欢她的世故和痞气,觉得她和九重天上那群进退有度的女人不一样。是他见识浅薄么?自然不是。他只是喜欢她,于是看她诸样都好罢了。

他抿唇微笑,“我情路孤苦,没有人看得上我。遇见你之前,我也不知情为何物,不知那些人爱得死去活来,究竟是为了什么。”

长情听后,放眼望向殿顶春光,叹息着:“据说爱情是世上最美的东西,可是求仁得仁的很少,求而不得的很多。然后一去经年,再多的深情也欲言又止,最后不了了之了。”

他沉默不语,不喜欢这样的解读,总觉悲观的成分太大,越是悲观,便越容易一语成谶。

“你我不会。”他垂眼道,“一定会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她笑吟吟的,却没有应他。收回手跳下床,站在地心伸了个懒腰,问何时出发,“走前容我回一趟龙首原吧,那里有我的朋友,这一别恐怕不能再见了,我得回去同她告个别。”

云月有些迟疑,“这位朋友是男还是女?”

这小心眼子,亏得没有定亲,否则恐怕有男人的地方就不准她喘气了吧!

长情觉得好笑,做戏做得入木三分,难怪人家能当天帝。她很好奇,是不是每一代天DìDū有极佳的表演天赋?白帝当初信誓旦旦悲天悯人,结果转身便挥师月火城,毁了麒麟族半壁江山。这位呢,似乎擅长谈情,那么曾经不遗余力棒打鸳鸯,究竟又是什么缘故?

既然人家爱演,她当然要配合,“我若说是个男的,你便不准我去么?咱们还没立下婚约呢,你这小鱼也太霸道了。”

她说完便仔细留意他的神色,他脸上倒是淡淡的,但谁也不知平静的面具之后是怎样的狂澜滔天。

长情忙讪笑,“算了,不逗你了,我这朋友是李唐的长公主,幼年丧母,中年丧偶,膝下无子,别人和她走得近些,都怕被她克死,所以她只有我一个朋友。如今我要出远门了,无论如何要给她个交代,顺便告诉她一声,她家龙脉往后无人看守了,请他们自求多福吧。”

她这么说,无非是想看看天帝陛下的反应,在他治下的某个王朝如果面临覆灭,他会给出怎样的对策。可惜这件事对他毫无触动,或许是因为九州之上帝国众多,他似乎并不认为区区生州的一道龙脉有多重要。只要能让他达成目的,这种代价根本不值一提。

他道好,“既然你想辞行,那就去吧,只是不宜久留,略作停顿必须随我离开。”

长情很高兴的样子,亲亲热热抱了一下他的胳膊,“云月真是个好人。”

脚底抹油不必耗时太久,有那一时半刻就足够了。昭质和她心意相通,只要一个眼神,就知道该使什么坏。作为天帝,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世道大乱,所以龙脉安定还是会继续维持的。而她,她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要去阴墟救出伏城,然后找到月火城旧址安葬自己,迎接始麒麟回归。

女孩子的俏皮温存,对于男人来说是一剂麻沸散。她愿意和他亲近,天帝那颗冰封万年的心,便有春暖花开的迹象。不管她是出于真心,还是在敷衍,他对这种细微处的托赖有洞察微毫的能力。即便只是游丝一缕,也可品出由衷的快乐。

他将手覆在她手背上,笑容里有辞章的况味,“长情欢喜便好。”

从尘世重返天庭,没有任何行李需要准备。渊潭少了一位水君,自有新人接替,也不必向任何人辞行。两人从殿内出来时,引商已经在门外等候,见了云月拱手长揖,“君上归位的消息碧云仙宫已悉知,天门外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只等君上回銮。”

云月未应,只是低头向长情一笑,“早点回去,还能赶上晚膳。天庭的膳食比渊潭的好万倍,到时候我命人变着花样做给你尝。”

要是换作平时,说起好吃的长情可以连命都不要,但今非昔比,那些东西再也打动不了她了。她只是装傻,仰头笑道:“一条观赏鱼回天池,也弄得这么大的阵仗,可见你很受宠,是天帝的心头肉吧?”

他眼中微茫一闪,没有正面回答她,不过寥寥笑了笑。

水底与陆上,仅仅是一转身的距离。当双脚踏上堤岸,才惊觉枝头开始抽芽,新发的嫩草已能拱着裙裾。天枢的倾斜并未影响到这里,长安的春,还是来得轻快从容。唯一不足的,大概是九州共有的这片天,忽然失去了往日的蓝,逐渐变得有些浑浊了。

长情深吸了口气,“短短几日而已,不知怎么恍如隔世……”

转头看他,才发现少年的样貌,在踏出水泽的那一瞬发生了蜕变。其实五官并没有大变化,就是那分气韵,愈发的渊默深稳,透出金石般厚重和冷峻的质感来。少年和青年的转换只在须臾,所以这才是真正的天帝,那种超然的底色与不朽的尊贵令日月失辉,众神之主,果然不是凡品。

长情旸眼微笑,抬起手比划了下,“云月,你见风就长啊。”

他看她的眼神倒是依然如故,温情的,带着溺爱的味道,“在水下闷了那么久,今日终于再世为人了。”说罢转头望向天际,这浩浩长空失去了清华之气,狂风肆虐才会出现的日晕,乌沉沉将太阳包围住,巨大的变革就要来了。

这样的天象预示着什么,他不会不知道。既然眼里不见忧思,想必天帝陛下胜券在握吧!

曾遇人间琢玉郎,奈何不是点酥娘……

长情牵唇一哂,微微乜起眼望向远方,“走吧,待我和长安城做个了断,就随你上九重天。”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