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26、第 26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天帝的政命, 没有任何人敢不遵从,诸神领命后, 便按照上意执行去了。

碧云仙宫高处三十六天之上,凌霄殿是天帝视朝的所在,弥罗宫中玉衡殿,是他日常理政和起居的便殿。

从凌霄下来,依旧回到那里。站在露台上看,悬浮的仙宫如一座座空中岛屿,云层拱绕着,在艳阳的照耀下, 格外恢弘鲜明。他微微乜了眼, 视线转向极西,碧瑶宫玲珑锦绣, 远在云桥彼岸。它和弥罗宫同属紫金阙的中枢,是属于天后的居所, 曾被他照着原样,搬进了渊底。

如果长情还在,他处置完九黎的事, 现在应当正送她回宫。待得九黎平定, 他会同她立下婚约, 昭告三界,再选个良辰吉日,迎她登上天后宝座。可惜……

他皱了皱眉,转身往玉衡殿去。天帝的失落从不做在脸上, 但陪在身旁的大禁,却能感受到他的不悦。

“君上,臣已派多位少禁下界查访,定然会有上神消息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微微颔首。

大禁总觉君上对谁都不可能有太炽烈的感情,但从目前情况看来,那位龙源上神,或者说麒麟玄师,至少能够拨动他的心弦。先前凌霄殿中唯一的一道天命,仅仅是对九黎的裁决,四相琴重现于世,及始麒麟天同的逃脱,竟都只字未提,这根本不符合君上平时的作风。若要细探究竟,无非两种可能,不是有意留时间给麒麟族恢复元气,就是因玄师的存在,他的意志发生了动摇。

是前者还是后者?追随君上六千年,以他对他的了解,后者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大禁原想追问,最后还是忍住了。私事和公事不同,公事可以随意探讨,私事则太敏感,闹得不好不欢而散,他懂得这个道理,君上自然也深谙。

谁还没有一段过去呢,想当初他在紫府受琅嬛君戏弄,琅嬛君骗他手托百鬼卷,枯站了几个时辰。这期间有鬼不慎被震落,他不能动,也不懂抓鬼那套,被鬼趁机解开衣裳,钻进了袍底……那是个艳鬼啊,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惊出一身冷汗。最后他打死艳鬼,狼狈逃回上界,甫进宫门,正巧遇见君上拜会玉清天尊返回,见他满身唇印有点吃惊,但也并未追问,只淡淡叮嘱一句,“把衣裳换了”。

所以各人有各人的秘密,心里事不愿分享,大可自己收藏。这点大禁是绝对拥护的,毕竟那日在琅嬛浮山上的经历,着实让他不堪回首。

“阴墟……”天帝忽然站住了脚,“派人守住入口,我料她会去搭救那条蛇。若发现了行踪,不要惊动她,即刻回来呈禀本君。”

大禁道是,略迟疑了下问:“君上可是觉得她已想起了前事?”

天帝轻轻叹息:“我也不愿这样,可她毕竟是麒麟族祭司,有些能力是天生的,即便是本君,也无法操控她。”

曾经不知情滋味的人,并不以为男女之间产生感情是多复杂的事。世上的缘起,无非出发于地位和色相,这两者他都有,想要一个女人,理所当然手到擒来。

然而天不遂人愿,彼此间的纠葛,远比琅嬛君当初的问题更棘手。从她今天逃之夭夭的情况来看,她已经知道他的身份了,走得还是那么干脆,可见毫不留恋他煞费苦心的温柔。也许麒麟族的复苏,月火城的重建,才是她想要的。那么他呢?天界首神,对她来说不过是曾经的死敌,振兴族群的绊脚石而已。

情这东西,仿佛确实熬人,这段时间仔细品咂,只觉沉甸甸坠在心上,忽喜忽悲没有来由。爱情也不知造就了多少疯子。他想自解,却困顿到底,最后无谓一哂,反正他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不管是乾坤大道,还是她。

漫步过重锦的毡毯,他缓步走向玉衡殿,殿门上有人等候,见他来,遥遥拱起了手。

炎帝还是穿着他那身赤红的衣袍,玉衡殿一砖一柱都是玉石铸成的,他站在那里,像长卷上落了一方印,有种触目惊心的感觉。待他走近,朗声道:“自今日起我功德圆满,总算可以回我的宿曜宫,痛快大睡三千年了。”

他看了炎帝一眼,“一睡三千年,你也不怕睡死。”

炎帝私下里和他不客气,人生在世,谁没有两三故交损友。哪怕坐上了天界一把手的交椅,也照旧逃不过他的调侃和祸害。

“这世上有人睡了上万年都不曾死,我睡三千年怕什么?”他一面说,一面向外看,“怎么没见你那心尖尖,人呢?去碧瑶宫了么?”

天帝垂着眼帘,沉沉眼睫覆盖住所有心思,也不答他,坐回案后的细簟上,展开奏疏查阅,随口问:“庚辰的伤养得如何了?”

炎帝在檀香椅里坐下,低头抚弄着腰上玉璜道:“尚在养息,我亲自去看过,伤得确实不轻。至于是被无支祁所伤,还是自伤,那就不得而知了。”

案后人一哂,“无量量劫中大战八方的龙神,若是会被个小小水妖重伤,那我天界这帮金甲战神,便只配去看守马厩了。”

“你是说他借伤避祸?”

天帝瞥了他一眼,“难道还有其他原因么?”他卷起竹简摆在案头上,淡声道,“且容他将养去吧,我倒要看看他能托病到几时。待得大战迫在眉睫,他就算带伤也得与我上阵,我自会点兵助他一臂之力。”

炎帝摸着下巴,咂嘴摇头,“庚辰不过一介莽夫,陛下如此忌惮,可是过于谨慎了?”

天帝闻言冷笑了声,“一介莽夫?这些年来他统领龙族掌管水域,四海八荒,哪一处没有他龙族的踪迹?曾经尝过辉煌的滋味,便不可能甘于平庸。你道无支祁好好镇压在龟山脚下,什么缘故竟会逃脱?”

炎帝愕然调转过视线,“你的意思是,一切本就出于他的手笔?这怎么可能!”

天帝从卷宗上抬起眼来,“看来你自始至终都没有怀疑过他,炎帝如此信得过他?”

炎帝道:“你别鬼扯,我不是信得过他,是信得过你。以我对你的了解,完全有理由相信,凶犁之丘上的一系列变故,全是你一手策划的。”

这下天帝果然扔下了竹简,歪着脑袋道:“我在你眼里就如此不堪?确实,所有一切都在我掌握之中,但事情的起因并非我促成,我不过是将计就计罢了。”

炎帝这才明白过来,眨着眼道:“看来是我高看你了……”这种小小的挤兑大不了换来天帝冷漠的注视,他更感兴趣的是他的情路。于是炎帝正襟危坐,想方设法把话题扯到了那个女人身上,“你的玄师,这回没随你返回碧云天吧?”

天帝的神情虽没有一丝改变,但声线寒冷:“跑了。”

“跑了?”炎帝的大嗓门震得玉衡殿嗡嗡作响,这事太震撼了,他立刻转过头来求证大禁。大禁眼观鼻鼻观心,泥塑木雕一样,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看来是真的啊,炎帝没忍住,发出了一声短促的笑。但害怕笑过之后有生命危险,试图转圜,“那个……女人确实很麻烦,尤其不爱你的女人,更加麻烦。”说完发现越描越黑了,天帝的脸色也变得不大好看,他忙又补救,“我不是那个意思,你一表人才,女人大多注重外表,她不可能对你一点感觉都没有。不过玄师毕竟不是寻常女人,人家背负了一身血债,倘或前世的事都想起来,哪里还能跟你回来当天后,不找你报仇就不错了。”

此话一出,引发了较长时间的沉默。最后殿内三人齐声叹气,发现这是个死局,暂时尚找不到有效的破局之术。

有些债,欠了终究要还的,换句禅意更浓的话说,就是前世如若不相欠,今世谁他妈愿意相见!多年以前,现任天帝还在白帝座下时,他是白帝最得意的弟子,也是斗枢天宫最骁勇的战将。龙汉初劫各族大战,少苍奉白帝之命诛杀麒皇,麒麟玄师拼死护主,被少苍斩于牧野。当时的少苍心无旁骛,只求永绝后患。于是麒麟玄师的尸首被悬于桅木,以儆效尤。仅存的老弱失去了精神支柱,最后纷纷沉入大地,始麒麟一族自此真正凋亡。

“如果能预见今日种种,你还会选择这么做吗?”炎帝主要还是想看看他悔不当初的模样,过分骄傲的人,总得经受点重创,才知道什么是人生。

结果他答得毫不犹豫,“我从不后悔做过的任何一件事,就算重回万年之前,我也还是会这么做。”

炎帝算是服了,“所以你单身一万年,不是没有道理的。如果我是玄师,听见你这几句话,一定先假装投怀送抱,然后伺机杀你而后快。你纠缠人家姑娘不是因为喜欢,是料定螣蛇会出现,进而利用他们引出蛰伏的麒麟族吧?”

天帝对他的推断很是不屑,“本君权衡三界,统御万灵,岂会靠出卖感情,赢取这微不足道的胜算?”

“那就是说你当真喜欢她啰?”炎帝挠了挠头皮道,“人我是见过的,长得确实不错,娇俏可人之余还有点呆,适合陛下这种满腹心机的人……”他的口无遮拦引得两道眼风杀到,于是讪笑着纠正了自己的错谬,“我失言了,是满腹文章。你别瞪我,我会紧张的。我是想说她这种长相天界并非没有,你看上她纯粹是自寻烦恼。她长于月火城,一心维持麒麟族,最后死在你手上,难道不该恨你入骨么?你要是真娶了她,无异于在枕边放刀。毕竟凭你的性格,要让女人爱你胜过爱自己,实在是太难了。”

天帝已经被他损得不想继续话题了,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在奏疏上,寒着嗓子提醒他:“你我虽有深交,但尊卑有别,还请炎帝注意自己的措辞。”

炎帝说知道,虚心接受,死不悔改。

天帝枯着眉,似乎也对自己的感情甚为困扰。“我说了她救过我,这是一桩。另一桩……也许正因为她死于我手,感情才更复杂吧。”

直到如今,他还记得玄师最后的眼神,那双眼睛里满含着讥讽、不甘和恨。她曾诅咒他一生所愿皆不可得,咒他仙寿无疆孤独终老。他是个记仇的人,既然她有这愿望,那他便要她自己来破除。乾坤大定,六道太平,不过是天帝的志向。作为他自己,不愿一人独享无边寂寞,就得抓个人来,陪他一同蹉跎。

炎帝听完他的话,只剩摇头,“天帝陛下真是异于常人,你喜欢谁不好,喜欢那个死在你手上的人。早知如此,当初就不该杀她,把她囚禁起来多好。万年过去了,下点功夫,说不定天孙都满地跑了。”

座上的人静静听着,最后自嘲地一笑。天帝与麒麟玄师么?彼时形势下,两个水火不容的死敌怎么可能有结果!当剑穿透她的胸膛,因为不爱,他连一丝犹豫都不曾有。如今大局已定,他坐上了天帝的宝座,阻碍倒是少了,命运兜兜转转把两人凑到一起,莫可奈何。他甚至想,也许他对她的前世有所亏欠,才安排她这世和他纠缠不清。既然今生她救过他,就如洗牌重来,他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应当感念她的以德报怨,顺应自己的心意,爱护她,甚至让她当他的天后。

可惜他的心思,即便是对最好的朋友,也未必说得出口。炎帝看他像个闷葫芦,知道他腹内江海奔涌,骇浪却无法穿透他的面具。

“需要我下界替你找她么?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天帝说不必,“好意心领了,大禁已命人出去查访,不日就会有消息的。”

炎帝觉得很稀奇,“平时你多番压榨我,恨不得把我榨ChéngRén干,今日竟如此客气?”再三再四打量他,“说不通,你是有别的顾虑吧?”

天帝没说话,牵起袖子提笔蘸墨,半晌才道:“这三年来你辛苦了,回去歇着吧。”

炎帝却杵着不肯走,不依不饶冥思苦想。忽然灵光一闪,击掌高呼:“你是怕我找到她,和她有单独相处的机会。凭我的样貌才学还有性格,她绝对会先喜欢上我。到时候你竹篮打水一场空,全为他人作嫁衣裳,所以你不让我接近她,对不对?”

简直全中!天帝也终于恼羞成怒,一把拍下了手中的笔,“快滚!”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