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28、第 28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身体被洞穿, 依旧还留有一口气在,伏城不愧是伏城。

椐木是种在沼泽里也会不断生长的树, 即便没有光,没有空气,甚至没有水,只要它还有一枝活着,便会无尽伸展,以不顾一切的方式获取营养。

伏城进入阴墟的时间并不算长,但这棵树已经在盘算着如何将他彻底吞噬。穿透身体的那截枝桠,顶端生出了粗壮的树瘤, 像钉住蝴蝶的钉子, 防止猎物逃脱。这树有它的思想,是活的。树干上生出无数细小的根蔓, 蠢动着,试探着, 一部分够到了他的脚踝。若是长情不来,用不了两天,那些树的血管会缠绕住他, 刺穿他的下肢, 日复一日, 把他吸干。

上神的精元和血,味道一定颇佳。看看这半截近乎枯朽的树,逐渐焕发出新的活力,她这一出现, 显然坏了人家的好事。伏城话里有庆幸的意味,因为仅凭他一己之力,无法摆脱这可怕的纠缠。他在北海瀛洲时已经被天帝打伤,可能也有让他自生自灭的意思,自他进入这里就无人过问,只靠自身的修为苦苦支撑。

他仰了仰头,脸色惨白,掀起眼皮都需要动用全身的力量。下面的麒麟看着他,还在研究他被吊着的形态,他咳嗽了声,“快点……我快不行了。”

其实离不行应该还差很远,再坚持十年八年没问题。看见了希望和一直无望,是截然不同的两种心态。索性沉沦下去,反而有坚韧的意志力;一旦救兵杀到,就觉得自己的气息杳杳,随时可能断掉。

道貌岸然的天帝,即便过去了一万年,依旧心狠手辣。将人送进长着椐木的牢狱,是个省事又省人力的好办法。饥渴的大树紧追不舍,那些天兵用不着冒风险看守犯罪的神,只需守着最后的通道就行。可怜的螣蛇,曾经不可一世呼风唤雨,落进了这阴墟,居然只能充当树肥。

麒麟的脸上露出一个笑,掀唇咧嘴,像要咆哮。树顶的人无力地看看她,重又垂下了头,恍惚间感觉脚上的束缚松开了,是她切断了根蔓。

椐木的树身吃痛一阵颤抖,穿透他的枝干似乎也缩小了几分。伏城轻轻呼出口气,不敢好看的小说 tsxsw.com太用力,害怕牵扯伤口。很快麒麟爪尖再次挥起蝉翼般的薄刃,斜斜切过他后背的空隙,人顿时失去了支撑,从高处直坠下来。

玄师还是原来的风格,办事不喜欢拖泥带水。她没有去接他,一跃叼住了透体而过的断枝,伏城因重力落地,那断枝顺势便被拔了出来。

但这一摔,摔得他叫苦不迭。勾起头面对那张麒麟脸,却不知说什么好。

长情的嗓音清冷,低下头审视他,“玄枵司中,别来无恙啊。”

一声司中,唤起了伏城无数的回忆。万年前月火城繁荣鼎盛时期,城中设大玄师殿,玄师之下十二司中,是以十二星次来命名的。少年侠气,交结五都雄,十二司中正是青春年华,驻守月火城十二方领土,铁甲金戈,无人能当。彼时他行二,冠号玄枵,他上有星纪司中,下有诹訾、降娄等,个个都是护城的栋梁。可惜后来战死的战死,失踪的失踪,他因真身不是麒麟,被城主逐出月火城,得以保全了性命。可是这样的苟延残喘,并不是他想要的,因此万年以来他静候玄师觉醒,盼望着月火城还有重现辉煌的一天。

挣扎着撑起身,伤口的血还在汩汩流淌,他单膝跪地,向上揖手,“弟子玄枵,恭迎座上。”

长情点了点头。虽然她还是龙源上神时,他对她极尽调侃之能事,但当她回归本源,他便是她座下弟子,久别重逢再次相见,必要的礼数不能少。

看看这张脸,在去北海瀛洲的路上总是隐隐觉得相熟,原来早就有了渊源。当初她手下十二弟子,她最看重的就是这螣蛇。麒麟族玄师的选定是上天所授,即便十二星次比她年长,也必须臣服于她。作为祭司,她无疑是合格的,但作为女人,她也有她个人的心思和喜好。有些情愫,碍于地位不可言说,时候一长便深埋心底,化成坚硬的核。当她是龙源上神,神识没有清醒,可以遵从本心;但当她成为玄师,那么一切就要回到正轨,上峰和下属,丝毫不能乱。

她说免礼吧,“司中这些年辛苦了。”

椐木留下的伤令他无法稳稳站立,他想说什么,嘴唇翕动了几下,一头栽倒不省人事了。

没办法,她只好叼起他,将他甩到背上。黑暗合围的环境里,真身行动比较方便,连夜视的能力都比人形时强。她在那窄窄的通道飞速奔跑,离和庚辰约定的五个时辰差不了多少了,再慢些恐怕不能全身而退。

这阴墟是个见鬼的地方,每一处看上去都差不多。要不是进入沼泽前做了记号,恐怕跑断肠子也难离开这里。

猛地一个冲刺,天地豁然开朗,干净的空气瞬间充盈进肺底,那种感觉仿佛重返人间。她扭头叫伏城,“醒醒,我们出来了。”

伏城艰难地喘了口气,“重见天日了,我以为还得再等上三年五载……”

这是赤/裸裸对她能力的否定么?长情故意颠腾了两下,果然听见他嘶地吸了口凉气,她心下痛快,脚步却放得愈发轻了。

逃出阴墟后一刻都不敢逗留,穿过金刚轮山的那条通道时,地上积雪还没有消散。她边跑边回望,被冻住的小仙们依旧定格在原地,神识应当是有的,只是无法动弹罢了。

一路向东,朝着月火城旧址的方向。目标是坚定不移的,但伏城受了伤,还是跑不了多远。

路过一个不知名的山头,山脚下有一湾湖,月亮悬在天上,湖在月下漾着粼粼的波光。长情才发觉自己身上有多黏腻,那些沼泥都风干凝结了,她满头满脸的污垢,堆积在身上实在不太好受。伏城也需要喝点水,休息一下。于是她降下云头落在湖边,小心翼翼趴伏下来,让他顺势滑到地上。

湖边有棵树,叫不出名字,枝繁叶茂,挂满了紫色的花。她本想把人架起来,好让他背靠大树。但定神一想又不行,没有衣裳蔽体,她无法变回人形。

怎么办呢,是个难题。摘片树叶吹口仙气,变一切所需之物,在混沌神兽这里基本属于扯淡。他们更适合直截了当的做法,比如抓只野兽扒个皮什么的。视线转啊转,最后落在了伏城身上,他一身是伤,但穿戴整齐。拽了拽裤腰,发现缚裤里面还有纱罗长裤,她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伏城还是有意识的,在那虎爪拉扯他裤腰时,坚决死死拽住了,“座上……你这是为何?”

长情没有正面回答他,只道:“司中,你渴吗?本座给你舀水喝?”

上神辟谷,水还是要喝的,几昼夜下来口干舌燥,听她这么说,便点了点头。

麒麟的一双前爪举到他面前,“你看本座不变回人形,就没有办法给你舀水。变回来没有衣裳可穿,玄师的脸面岂不丧尽?所以本座要借用你的衣裳,还请司中不要吝啬。”

螣蛇上神已然呆住了,皱着眉看她,不知该如何回答。斟酌再三,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女人比男人更不便,总不能看着玄师赤身裸/体吧。

玄色的袍子叠好放在岸边,长情舒舒服服蹲进了湖里。湖水清澈,一波一波轻拂在肩头,能让人暂时忘了俗世的纷扰。

水声潺潺,在深寂的夜里分外清晰。伏城面树而坐,听觉异常灵敏,即便不用看,也知道这是掬水泼身的动静。他咬了咬牙,静气凝神闭上眼,男人光膀子没什么了不起,只是在玄师面前如此失仪还是第一次,心里总有些不自在。

湖里的长情望向岸上,伏城在树下坐着,脱得只剩衬裤,实在有点好笑。月下结实的身躯宽肩窄腰,还坐得如此端庄,简直像个蓄了发的和尚。难道他的伤没有大碍了?她又看一眼,心头兀自一跳。匆匆清洗完毕穿进他衣袍里,男人的衣裳对她来说过大,要挽好几道袖子才能露出手。还有他衣上香气,在阴墟那样恶劣的环境也未能消散,现在嗅嗅,还有隐隐的味道。

摘片荷叶,舀水捧过来递给他,“喝吧。”

可他却不肯伸手接,脸上有倔强的神色,摇头道:“弟子不渴。”

“你刚才明明说渴的。”长情有时候弄不清男人的心思,为什么一会儿一个样。忽然明白过来,哦了声,“湖那么大,我特地绕了很远,不是在我洗澡那片盛的水。”

这条别扭的蛇,这才接过来一饮而尽。

因为道行够深,就算受了重创,也可以在较短的时间内恢复四五成。长情探身看他两肩的伤,窟窿仍旧血淋淋,但逐渐开始有了愈合之势。她撩起袖子,结印为他加持,神力源源输入,创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缩结痂,不久连一点痕迹都不剩了。

收功后运气调息,伏城向她拱手,“多谢座上。”

长情颔首,在一旁坐下了。两个人相距不远,一个宽袍大袖,一个精着上身,同时眺望天边圆月,这样的情景,诡异却又伤感。

长情问:“这些年你是怎么过的?”

他神情平静,淡声道:“谨小慎微,一面听从庚辰的号令,一面寻找月火城的幸存者。可惜,我找了一万年,麒麟族销声匿迹,所有人都不见了。座上是我一万年来第一个遇见的故人,但愿不是最后一个。”

幸存者的伤痛,一般人无法体会,万年孤独三言两语就说完了,可其中每一天的煎熬,又有谁能真正理解?如果不是那么执着,时间能抚平一切,日久年深逐渐便淡忘了;但若是故梦在心里打下太深的烙印,那便注定有生之年为此所困,不挣得一个结果,死也不瞑目。

月华如练,落在她的眉眼,那眸中有坚定而深沉的光。她说:“夕日失去的,我们会慢慢找回来。麒麟族受到的不公,也定要向天道讨个说法。”

伏城的两臂挑在膝头,手中摆弄着一截草,沉默了会儿道:“那日弟子在北海被擒,心里一直挂念座上。弟子怕天帝对座上不利,也怕他利用座上,将麒麟族斩草除根。”

长情闻言笑了笑,“也许他当真有这个想法,至少你引我弹奏驻电,本就在他掌握之中。后来他也试图从我身上找到驻电,但因琴融进了我的元神,他没能得逞。我也不明白,他为何不杀了我,留我在这世上,将来势必要和他作对的。”

伏城面色阴郁,调转视线看了她一眼,“他可是当真喜欢座上?”

长情冷冷一哂:“喜欢?万年前他手刃我于郊野,将我族人屠戮殆尽,你觉得他可会真的喜欢我?玄枵司中当初也曾马踏四海,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人中,可有一个让你能够心生爱意?”她眯起眼,目光空洞地望向远方,喃喃道,“谈大业时莫谈情,永远不可能有人会喜欢刀下鬼,除非那人是个疯子。”

***

玉衡殿中的人挥了下衣袖,将空中的影像打散了。

山雨欲来,一旁伴驾的大禁有如临深渊之感。他陪着君上一同追踪玄师的行动,越追越觉得心生寒意。不得不说,这位麒麟玄师是个了不起的人物,什么让君上不快她就做什么,桩桩件件都能直捅君上的心窝子。罪过太多了,大禁已经不知该从何处劝说。女人啊,果然会恃宠生骄,君上待她其实不薄,她半点没有觉察到不说,还把君上说成了疯子。

天底下哪有这样的疯子?一个手握乾坤,精密准确,从不出错的疯子?可见她万年也没看破老对手,知己不知彼,是她最大的问题。

“君上,”大禁舔了舔唇,“玄师不通情/事,才会对君上妄加评断。有朝一日她回到君上身边,自然能明白君上的好处。”

回到身边?在渊潭那几日,朝夕相处也没能让她对他心生好感,就算从头再来,还有希望么?

他叹了口气,“本君当真那么不堪?”

大禁骇然说不,“生死大海,君作舟楫,无明长夜,君为灯炬。君上执掌乾坤,若无君上,六界大乱,混沌时期妖兽遍野,毒瘴纵横的祸患会再起,谁人敢说君上不堪?”

可他却摇头,“有战争便会有人殒命,到最后所有的杀戮追溯都能算到本君头上。”他垂着袖子道,“所以她还是恨我,这几日我煞费苦心,还不如一条蛇对她重要。”

大禁半张着嘴,发现话题绕到这个上头,就真的很难开解了,“伏城本是玄师座下十二次之一……”

“既然是上司与下属的关系,为何这样尊卑不分?”他霍然抬起手,愤恨地指向镜像的方向,“她竟穿他的衣裳?凭什么?你可看见了?他们坐在一起赏月,如此不雅,可还有一点廉耻之心?本君知道了,她不喜欢温文尔雅的男人,她喜欢那种污浊野蛮的莽夫!世上为何会有这样不知好歹的女人!”

天帝勃然大怒,苍穹为之变色。殿外原本星空无垠,转眼便被阴云遮盖住了。

大禁一看天象有变,慌忙上前安抚:“君上息怒,玄师是因真身撑破了衣裳,无奈才借用伏城的。他们是万年的旧相识,彼此并肩作战,现在又相依为命,这点举动实在寻常不过。不信您可以传炎帝来问话,若君上于荒野无衣蔽体,炎帝可会毫不犹豫脱下自己的衣裳周济君上?君上,这本没有什么了不得,您万万不可动怒。如今天形倚侧,紫微大帝好不容易才扭转了天枢,您若一怒,三界六道都要为止震动,大帝的努力也会因此白费,万请君上三思。”

他慢慢长舒了一口气,天帝的喜怒与天道相通,所以他必须保持克己自制,就连喜欢的女人和光着膀子的男人并肩谈笑风生,他也不能生气。

好啊,真是好!他哼笑,闭了闭酸涩的眼睛,“你去,想办法给她送件衣裳,不能让他们这样相对,久了难免要出事。”

大禁道是,迟疑了下又问:“趁他们还未到山海界,何不把人拿下?等过了界碑,便再也不好窥探他们的行藏了……”

天帝瞥了他一眼,“始麒麟还未现身,蛰伏的麒麟族旧部也没有如数归位,拿住了他们,后面的戏如何唱?”

所以即便咬碎银牙,也得继续忍耐。嫉妒不能插手,和喜怒不能形于色一样,都是他最大的悲哀。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