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33、第 33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长情怔怔看过去, 那张脸她认得,但他出现在这里, 让她感觉到了无比的恐慌。

挣扎着要起身,双腿无力,连站都站不起来。战天斗地的玄师竟会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若不是因神力消耗过大,便是万年之间,他的修为增长到了她望尘莫及的地步。

他的眼睛里有浓得化不开的哀愁,静静地注视她,手指划过她的眉梢, 落在她唇角。

“这两日, 你可曾想过我?”

长情没有回答他,咬牙道:“你对我使了什么咒术?快放开我!”

他微微叹息:“你不想我, 我不怪你,可我日日守着偌大的天宫, 却时刻在想你。你看,这件事对我来说多不公平,可惜我连个说理的地方都没有。”他站起身, 垂袖摇头, “没人能帮我, 我贵为天帝,连我都解决不了的事,还能指望谁……”

他脸上的神情始终满含悲伤,换作别人, 面对天帝如此的深情款款,应当会受宠若惊吧。可是长情却不能,她只是感到毛骨悚然。如果对渊底纯洁稚气的云月还有一丝好感的话,当他变作天帝,当她回忆起生死一瞬间的绝望,她便再也无法正视这个人了。

譬如再恶的鬼,见到那个杀死他的人也会害怕,世上一物降一物,她面对他时,仍旧忍不住颤抖。她宁愿彼此挥剑相向,也不愿意忍受他如此阴阳怪气的纠缠。

体内真气回旋,试图冲破无形的禁锢,但收效甚微。她又急又躁,不知城内现在变成了什么光景,是不是又如万年前一样生灵涂炭。

勉强撑起身,如万斤重量压在了双腿上,必须扶住栏杆才能站立。她粗喘两口气,挣出了一身汗,里衣贴着身子,像摆脱不掉的噩梦。

“你究竟想怎么样?”她死死盯住他,“我与你有血海深仇,你不依不饶,到底是什么道理?”

他笔直站着,神情孤傲。似乎很不喜欢她这种明知故问的态度,蹙眉道:“什么道理你心知肚明,本君喜欢你。”说得十分理直气壮,让长情词穷。

长情不愿和他多费口舌,强撑着想走出神殿。但在迈上第一级台阶时,他便扬手隔断了她的去路。

结界坚固,她破不了,回头怒不可遏地质问他,“你喜欢我,所以指挥天兵天将来杀我族人?你想让我看着月火城尸横遍野,让我愧疚一辈子?”

她一副与他不共戴天的样子,他只是平静地看着她,像大人忍受孩子的无理取闹。半晌之后才道:“我是独身一人来的,外面的麒麟族都好好的,未受任何威胁。”

她横着眼看他,“当真?”

他说当真,“本君此来不过是想看看你,你离开我多日了,我有些不放心。”

长情垂着两肩,万分厌弃地别开了脸,“我好得很,不劳陛下挂心。你我二人道不同,就不必做出亲厚的样子来了。现在陛下看也看了,话也说了,请回吧。”

可惜三言两语并不能打发他,她语气很不好,他知道她心中有气,也不同她计较,梦呓般自言自语着:“你为什么要逃走呢,我那么相信你,相信你会跟我上九重天,相信你会跟我完婚。结果你金蝉脱壳,跑到这荒城来重建故都,与天庭为敌。”

她哼笑出声,笑容里有无尽的嘲讽,“若我还是龙源上神,也许会屈服于你的淫威,让你随心所欲。可我如今找回了前世,你我哪里还有半点可能?我劝天帝陛下不要再自作多情了,渊底我不曾喜欢你,现在更不会爱上你。陛下可是好日子过得太久,忘了神族与麒麟族之间的仇怨?当日是你亲手结果我的,难道你竟指望一个死在你手里的人,会喜欢上你?”

他果然沉默下来,许久没有说话,久到长情觉得这次应该能彻底打发他了,他却忽然化出钧天剑,交到了她手上。

“气不过,便刺我一剑吧。自此以后前怨两清,我可以喜欢你,你也可以爱我。”

他应该是很有诚意的,想以这个办法化解彼此先前的过结。长剑交到她手上时,身体的禁锢也随之撤销了,她拎着那把王剑,不敢置信地望向他,“你在打什么主意?”

天帝倒是很坦然的样子,“本君说得很清楚了,这一剑之后,本君便不再欠你。而你也应当破了玄师临终对本君的诅咒,到本君身边来,永生永世陪着本君。”

长情居然一时没反应过来,认真地算起了这笔账。

一报还一报,他杀了她,她还他一剑属于礼尚往来。但她必须破除咒术是什么意思?不单破除,还要至死陪着他?天帝果然是世上最精明的生意人,从来不做蚀本买卖。

她冷笑一声,把剑抵在他咽喉上,“你可是认为我杀不了你?”

他微微扬起脖子,拉伸出一个美好的线条,“你可以试一试,拿出你所有的本事来。”

若论她的心,且不管究竟能不能杀死他,先刺了一剑再说。可是转念想想又不能,这一剑下去,麒麟族便要背负刺杀天帝的罪名。到时落了把柄在天界手上,转眼就可兵临城下,名正言顺将麒麟族屠戮殆尽。

想杀却不能杀,这种感觉真的很不好,她克制再三,才忍住了利剑割喉的冲动,随手将钧天扔还给了他,“天帝陛下恐怕要失望了,本座不打算今日了结私怨。待他日战场上相见,到时候新仇旧恨,再与陛下一一清算。”

天帝可说是个很随缘的人了,她要报仇,给她手刃仇雠的机会;她下不了手,他也乐于保全这份体面。

钧天化作一道金光收进袖底,他平静地看着她,温声道:“长情,别再闹了,跟我回去吧。”

长情被他这种云淡风轻的语气弄得十分窝火,一万年前整个月火城毁在他手上,满城八千族人的血把大地都染红了,他能忘了自己做过的事,她却永远不能原谅。

八千条性命啊,他简简单单称之为“闹”?在天帝的眼里,灭族只恨算不了什么,是因为他从来没有经历过那种痛吧!

鸡同鸭讲,再谈下去没有任何意义,她转身道:“你我之间本就无话可说,陛下请回吧。”

她凝聚神力试图打开结界,却听他恼怒地低喝:“本君是存着求和之心来找你的,你如此傲慢,不怕引得本君发怒么?”

她脚下站住了,没有回头,低声道:“少苍,你口口声声说喜欢我,可你扪心自问,你当真懂得什么是喜欢么?你的喜欢是无所不用其极,是不管他人死活。你只想满足你自己的玉望,至于别人的喜恶,你根本不关心,甚至即便玉碎瓦全,也只想成全你的私心。”

她对他诸多指控,让他无法接受。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人,实在听不得半句违逆的话。可是又能怎样?最后不过用力闭了闭眼,消化那团愤怒,喃喃道:“本君现在很生气,你暂且不要同我说话。你也不许走,容我缓一缓再和你理论。”

不相见时日夜都惦念,见了面不知怎么又闹成了这样。他原先的设想是好好同她商议,看看能不能找个折中的法子,让彼此都满意。或许“退一步”对别人来说轻而易举,但对于他,退一步的代价有多大,她根本不能想象。

然而缓一缓的时间也无法过长,害怕她再不愿再听他说话了。她背着身不肯看他,他说你转过来,结果她愈发偏过了脑袋,他没有办法,只得走到她面前去。

他个头高,不得不弓着身子迁就她,“当初在渊底,咱们不是很好么。你夸我的那些话,你还记得吗?你说你结交我,不是因为我的身份,为什么在得知我是天帝之后,你就把一切都抛诸脑后了?”

她闪躲不开,一双大眼睛死死瞪着他,“我能够接受云月,因为他纯质无害;我不能接受云月是天帝,因为天帝是我的仇人。这样浅显的道理陛下都不懂么?非要问出来自取其辱?”

“那你就继续将我当成云月,我在你面前,也永远是你的云月。”他执起她的手,哀声道,“我从来没有求过任何人,今日算我求你了,不要对我这么冷淡。龙汉初劫时是形势所迫,我不得不为之,如今你给我个机会,让我补偿你可好?”

他有一千张面孔,当他谈情的时候,仿佛黄昏的余晖遍洒温柔,连世上饮血最多的刀,也可以折射出高雅的精美。

长情冷漠地抽回了手,“我同你说过,我不喜欢你,还望陛下不要强人所难。”

任何人被拒绝都不是值得高兴的事,他的脸色变得阴沉,垂下手道:“好,我不逼你,但你我的婚约必须立下,何时完婚可以另行商议。”

她简直搞不懂他的思维方式,“我不喜欢你,如何同你立婚约?”

他的回答很简单,“我喜欢你就够了。”

你可以不喜欢我,但必须接受我的喜欢,让我以任何我觉得舒心的方式来处理这段感情,这就是天帝陛下的逻辑。长情望着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美轮美奂的外表下,竟是如此独断专横的性情。其实他还是斗枢天宫里那个冷情冷性的战神,即便过去了一万年,也丝毫没有任何改变。

与他理论,永远如鬼打墙,绕了一大圈又重回原点。暴跳如雷只会让自己肝火旺盛,所以她放平了心绪,告诉他感情是不能勉强的。

“为什么?”他尽力隐忍,发现似乎真的无法挽回,人都开始轻轻颤抖,“可是因为那条螣蛇?”

长情怔了下,唯恐他迁怒伏城,忙说不是,“你我之间的纠葛,与他人无关,伏城是我坐下弟子,陛下无需把他牵扯进来。”

他说好,“我相信你。”说完便将那支小鱼发簪递了过去,“你不小心将这簪子弄丢了,我替你找回来了,戴上吧。”

长情心头蹦了下,那透明的圆球里,小小的潆鱼依旧悠哉游曳。兰花样的指尖捏着簪身,若没有咄咄逼人,应当是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儿。

她轻蹙了眉,“我在下界的一举一动,想必都在陛下掌握之中吧?你是从何时开始发现我的行踪的?”

天帝一派安然,“金刚轮山上空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本君如何能不知道?咒术是奔雷咒,但你只身入阴墟,可见那个施咒的人并非始麒麟。至于是谁……”他凉凉一笑,“不重要,反正最后都要清剿的。”

长情厌恶他的冷酷,可细想既然从那时起他便监视她的一言一行,甚至最后给她送来了衣物,那么……

她不自觉咽了口唾沫,“你可是偷看我洗澡了?”

此言一出,他的脸顿时红了,那份气定神闲的伪装一瞬粉碎,匆匆别过头道:“没有。”

“没有?没有你如何知道我缺衣,如何派人雪中送炭?”她气得浑身发颤,“没想到堂堂的天帝,竟是这样的无耻小人。你仗着自己神力高强偷看女人洗澡,凌霄殿上的众神知不知道?三途六道的众生知不知道?”

他也恼羞成怒,厉声道:“谁知道了本君都不怕,本君是天帝,你将来是本君的天后,事情捅出去,昭告四海八荒,本君娶你便是了。可你!你穿那条赖皮蛇的衣裳,你与他一路谈笑,一路纠缠,你可曾想过本君的感受?”

长情只觉眼前发花,这个疯子,做了亏心事一向这么理直气壮。她穿谁的衣裳和他有什么相干?她凭什么要在乎他的感受?

懒得同他争执,她吸了口气道:“不管我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就算你是天帝也无权过问。这簪子物归原主,反正我是不会收了,你拿回去,赏赐你的仙奴仙婢吧。”

天帝的唇紧紧抿起来,大约是气到了极致,眼圈都隐隐发红。她不收,他便牵袖强行插回了她发间,“本君赠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的先例。”

她大为恼怒,摘下发簪狠狠砸在了地上。铛地一声,琉璃破碎,球内的潆鱼化作蓝色的丝缕,随风一漾便消散了。

“天帝陛下,求你尽心扮演好敌人的角色,别再跑到月火城来装什么深情了。”她的语调如刀,极尽残酷之能事,“我不需要你的喜欢,甚至想起你,就让我觉得喘不上气。这场闹剧到此为止可好?你我阵营对立,你做这些若是只为离间,我劝你大可不必,索性拔剑决一生死,反倒痛快。”

她把能想到的难听话都说尽了,依天帝骄傲的性情,大概会拂袖而去。可她猜错了,他只是垂眼看着破碎的簪子,轻轻叹了口气——

“玄师从未对谁发过火吧?本君是第一个?不论好坏,总算是第一,也不错。”

长情愣住了,原本想好的应对之法也全然无效了。她瞿然看着他,他在她的注视下低头浅笑,“你我之间没有什么不好商量的,我想了想,若你害怕天同知道你我的私情,我们可以背着他。以后相见,还如今日一样,没有任何人会发现。”

长情回过神来,愤然反抗:“我不会再与你见面了!”

他恍若未闻,自顾自道:“总要多些相处,你才能喜欢上我。当初在渊底,我以为云月那样的弱者能让你心生怜惜,看来是我错了。既然如此,你我之间便不用伪装了,我喜欢你的心是真的,日后要一起过日子,莫如坦诚相见,彼此都自在些。”

天帝言之凿凿,让她陷入百口莫辩的境地,她发现之前的一切都是徒劳,便握着拳重申:“麒麟族最终会和你的天庭决裂,难道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你不明白吗?”

“那是麒麟族和天界的事,与长情少苍毫不相干。”他温煦道,“炎帝说我性情刚直,不会讨姑娘欢心,以后我会多加注意,不惹你生气的。以我的修为,来去月火城可以如入无人之境,你也不必为我担心。”

他一面说,一面垂手去捡那簪子。琉璃破碎,散落满地,他指尖微微一扫,小鱼簪子又恢复如初了。他放轻手脚,替她重新把簪子戴了回去,长情呆呆站着,他看她还是可爱得紧啊。

嘱咐她好好保管,“神力损耗太多,恐怕会影响身体。我往这簪子里注入了我的修为,至少保你在掏空自己后还有命活着。其实你只是玄师的一缕残念,算不上真正的她。龙首原的王气花了一千年方养出你的形,本君是天帝,这世间王气集于本君一身,你需要那个,我可以常年大量提供给你,你不妨考虑一下。”

威逼不成便利诱,她看他的眼神仍旧像在看一个疯子。

天帝抿唇微笑,“玄师诅咒我的那些话,似乎真的有些作用,这万年间我一直很孤独。现在你来了,替我破了这个咒吧,我也想身边有人陪,至少在我支撑不住时,身后不会空无一人。”

长情翕动着嘴唇,竟发现找不到可以骂他的话。气恼之余直指大门,“你滚。”

她恶形恶状也不能令他生气,向外看了眼道:“时候确实不早了,天猷君奉命平定九黎,这个时辰应当正入排云殿复命……那我这便回去了,只要一得闲,我一定来看你。”

他说完,像所有情人分别前一样,眷恋地抚了抚她的脸颊。那道温柔地力量还未消散,人便隐去了身形,剩下长情气得心肺生疼,腿颤身摇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