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37、第 37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天帝觉得不可思议, “你说本君丑?”

她哼了两声,“不单丑, 还坏。”

话说到了绝处,接下去就可以老死不相往来了吧!

或许她的一时气愤会引得天帝震怒,当真挥师直指月火城。如果为了族众,她应当忍气吞声,但这种姑息最后会纵容事态变成什么样,她无法预料。上古神兽至少都是有气节的,若为偷生,便不会一心回来, 一心重振月火城。

早晚终须一战, 她也预备将生死置之度外。袖下双拳紧握,她挺直了脊梁, “要是你觉得可以用我族人的性命威胁我,那你就打错了算盘。我是麒麟族大祭司, 我的族人不会牺牲我的名节,求得一隅偷安。”

她应当还是担心的,如果真的置之度外, 便不会说出这番话来。

天帝知道如何能够刺痛她的自尊心, 递到嘴边的话, 他却选择了忽略。言语上伤害她有什么意思呢,万年前已经那样对不起她,万年后就尽量让自己仁慈些吧。

“本君同你说过,你杀不了我。但看你这样子, 今晚似乎是势在必行了?”他向前迈进半步,“长情,你想对本君做那种事么?像在渊底时一样。”

他满含期待,长情悚然让开了,“别以为你的信口雌黄能骗得了我,你给我站远些,靠近了让我恶心。”

天帝很纳罕,抬起广袖嗅了嗅,袖笼中有清爽甘香的气味,何至于让她恶心呢。

他嘟囔了句:“我来前新换的衣裳,并没有不洁的味道啊。”

她说:“让我恶心的是你的人,我永远不会忘了你执剑刺向我的样子,那时候的天帝可不像今日这样婆婆妈妈,倒还有几分阳刚。”

她的意思是如今他已没有了阳刚之气么?原来对她和蔼,还会造成这样的误解。

那些先不去管,“本君如何让你恶心了?你还说本君丑,本君哪里丑?”天帝一面说,一面偷偷瞥了眼镜中的自己。分明与往常没有分别,众神之主,万皇之皇,他有一身风流秀骨,也有皓月千里的清正坦荡。若论人才长相,这世上恐怕只有琅嬛那个看守书库的,能与他一较高下。天帝向来对自己的容貌很有信心,今天在这里碰了壁,实在让他感到难以接受。

“要不然……你再看本君一眼?”他张开双臂在她面前慢慢转圈,“你不是很喜欢云月么,云月是本君少年时的模样,其实与现在也没有多大差别。”

长情调开了视线,“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再看也没有用。”

天帝陛下气涌如山,垂着袖子站在那里,憋了半天开始质疑:“你确定自己的眼睛没毛病?”

长情说自然,“麒麟族天生貌美,在我看来个个都比你长得好看。”

这下他果真气着了,普天之下还没人敢质疑过他的长相。她到底是什么眼光,竟会觉得他不好看?他原想和她认真计较一下,他到底哪里长得欠缺,转念一想觉得这一切肯定是她用来气他的说辞。针锋相对时能有什么好话,当然是什么叫人不舒坦就说什么。

天帝想开了,抱着胸,闲适地踱了两步,“本君统御万方,靠的是翻云覆雨的手段,又不是好看的脸蛋。你们麒麟族倒是生得俊,可惜技不如人,照样是本君的手下败将。”

长情被他挤兑得干瞪眼,他脸上有得意之色,她咬牙切齿看了半天,忽而哼笑:“战场得意,情场失意,还不是应了我的咒,要一辈子光棍打到底。”

各自都挑对方的软肋攻击,最终是两个人虎视眈眈,互不相让。

空气很紧张,仿佛随时会爆发一场恶战。似曾相识的情景,倏忽重回万年之前,月夜的牧野上,银衣银甲的上神少苍,与玄衣金甲的麒麟祭司各据一方。神兵在手中熠熠生辉,血也依旧滚烫……

他忽然激灵了下,想起先前劝解她的话。每个人都有不堪回首的往事,她不能正视的是曾经拿於滇生祭了海眼,而他不能回望的,是流失于他剑下的生命,还有她临终前憎恨的眼神。

他伸出手,把她的眼睛蒙上了,“长情,别这么看着我。”

“怎么?陛下也有害怕的时候?”她拽下他的手,讥嘲道,“其实你不用怕,只要你杀心不改,就什么都不用怕。”

是啊,不对任何人动情,便没有软肋。他本以为自己不需要那种无用的情感,可是就像命中注定,曾经有多唾弃,现在就有多沉迷。他已经搞不懂,究竟是爱情迷惑了他,还是她对他来说是劫。缘起缘灭无药可解,她还没有入局,自己已经病入膏肓了。

他有些自暴自弃,怅然说:“我对你,恐怕再也下不了手了。”

她的眼眸在灯下璨然,“为何?万年前陛下可毫不手软。”

“我杀的是祭司兰因,不是你。”

他自欺欺人,她偏不让他如愿,“我就是兰因,哪怕只剩一缕残念,我也是兰因。你杀我前世,就不该来奢求今世。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天帝陛下为什么会喜欢我,究竟是你太天真了,还是一切都是在做戏?”

所以在她眼里,即便一腔真情也会曲解成骗局。你如何同一个恨你入骨的人说爱呢,看来他真的给自己制造了个大难题。他站在天道的最顶端,这世上没人能为难他,只有自己为难自己。

再说下去又是不欢而散,他转头看了眼窗外,“时候好像不早了。”

长情说是,“你该走了。”

他点点头,“那你歇着吧。”

天帝来去只在一瞬,话刚说完,人就杳杳不见了。

室内终于安静下来,紧绷了半天的肌肉到现在才得以放松,她回身躺在榻上,长出了口气。

窗口月色泠泠,洒下的光也是冷的。她闭上眼,不多会儿听见沙沙的雨声,便支起身子,关上了槛窗。

***

九天之上,宫门洞开,大禁抽了个空,和勾陈星君讨论戍卫轮班事宜。正商量得热火朝天,猛看见一道银光落在度仙桥上,人影在云海中如一道虹,御虚乘风往玉衡殿方向去了。

大禁眨了眨眼,“是陛下吧?”

勾陈星君迟疑地点点头,“好像是……这么晚了,陛下去哪儿了?”

大禁心道还能去哪儿,平时不发生大事绝不出门的天帝陛下,如今一人风里来雨里去,可见爱情这东西是个催人勤快的利器。事实虽如此,但他却不能不为君上遮掩,抹了抹下巴道:“肯定是上斗部视察星象去了,陛下勤政,从不虚掷一日。”

勾陈星君小眼中精光一闪,“大禁,若将来仙宫内忽然多出一人来,我等也不必追查吧?”

大禁扭头看他,发现这门神还挺有先见之明。当即向他丢了个眼色,也不同他多言,快步往度仙桥那头去了。

玉衡殿中灯火通明,天帝坐在御案后翻阅简牍,从那一脸肃穆的神情,就可以看出今天出师不利。作为下属,一定要知情识趣,需要你的时候你在旁分忧,不需要你的时候你闭紧嘴巴,老老实实站在一旁听令就是了。

向外看,云翳遮天蔽日。三十六天上是不会下雨的,但照这情景推测,下界少不得一场豪雨。大禁掖着手暗叹,忽然听见君上叫他,忙一凛,“是,臣听陛下吩咐。”

座上的人视线依旧落在竹简上,手里的朱笔如常圈点,启唇道:“天亮后你传本君手谕,降旨龙神,命他率领龙族入五凤山捉拿元凤。青鸟一族藏匿元凤,其罪当诛。待元凤就擒后,将此一族悄悄控制起来,我要请君入瓮。龙神旧伤未愈,恐其力不从心,派翊圣君从旁协助。本君倒要看看,这些上古神兽有多大的本事,敢与天庭叫板。”

大禁心下彷徨起来,请君入瓮,请的是谁?必定是麒麟族吧?可他不敢细问,拱手长揖,“臣领君上法旨。”一面说,一面狐疑地向上觑了觑。

也正是这一眼,被天帝逮了个正着,“你瞧本君做什么?”

大禁讪笑,“没什么,臣是在想,既然君上派翊圣元帅出面监督,索性命北极四圣齐出,一举攻破月火城,岂不一劳永逸?”胆敢直捅灰窝子,当然引来眼风如刀。

显而易见,因为玄师的缘故,君上在对付麒麟族时,不得不放轻手脚了。凤族有九天鲲鹏,那是龙族的克星,生来以龙为食。庚辰早就想铲除他,只是苦于找不到机会,这次既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然领旨办事,必定全力以赴。龙和鲲鹏的战斗,最后输赢很难论断,反正对天界是绝对有利的。龙凤两族你死我活,剩下一个麒麟族孤掌难鸣,便可耐下性子来消磨,一点一滴蚕食。

爱情啊,真是个熬人的东西!大禁作为御前第一智囊,千万年来也算吃透了君上的习惯。上半晌欢天喜地,入了夜如坠深渊,料想此行必然吃瘪了。

“君上见着玄师了?”

座上的人满脸阴霾,良久负气地自言自语:“本君以后再也不去了。待龙凤二族平定,本君要踏碎月火城,手刃那条螣蛇。”

天帝怒火中烧,但发泄的方向好像发生了一点偏移,居然不是手刃始麒麟,而是手刃螣蛇。大禁感觉品咂出了一点玄妙滋味,壮胆问了句,“难道君上撞见玄师与伏城在一起了?”

天帝又沉了沉唇角,“你觉得他们敢?”

大禁搓着手道:“那君上是为何啊?先前还好好的……玄师又惹君上不高兴了?”

天帝不语,狠狠盯着面前的竹简,盯得眼眶发酸。

要高兴起来恐怕很难了,自从她得知了他的身份,便再也没对他有过真情实感。他费尽心机的努力她看不见,只纠结于过往。那个死去的玄师像一个噩梦,无时无刻不在缠绕着彼此。他坚持认为她和兰因不相干,难道真的不相干么?他心里明白,这只是他用来自我排解的手段,这种逃避近乎狡辩。

大禁掖着手,慢慢阐述了他的观点,“君上不再去月火城,臣以为如此最好。您终究不是寻常人,下达九幽,上至三十六天,没有一处不以您为尊。月火城是始麒麟巢穴,浮城四周仞气厚如壁垒,您出入城中,万一发生纰漏,那可是改天换道的灭顶之灾,千万儿戏不得呀。臣有一句肺腑之言,或许君上不爱听,但臣就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拼死向君上谏言。大丈夫何患无妻,不过是个女人罢了,根本不值得君上花那么大的精力。臣记得,当初琅嬛君因情徇私,君上恨铁不成钢。如何想在换成了自己,这份心性便全然没有了呢。”

天帝被他说得无言以对,半晌之后才冷冷抛出一句,“听说大禁与大司命交情不错,你这是代大司命向本君发泄怨恨,来为琅嬛君鸣不平吧?”

大禁噎住了,脸红脖子粗地辩解:“臣并无此心,臣是为君上着想,还望君上明鉴。”

御案后的人走出来,在空旷的殿宇中慢慢踱步,仰首道:“乾坤一统,是历代天帝的心愿。本君遵循天道,清剿那些蛰伏于暗处的混沌巨兽,不是为本君自己,是为天下苍生,为后世万代。可是再了不起的人,也会有私心,本君的私心就是她。若没有她,本君就要受永世孤寂之苦,麒麟祭司的诅咒,会伴随本君一辈子。你知道寂寞有多难受么?尤其在你尝过有人作伴的滋味之后。”

说实话,大禁不明白,“臣不是一直陪着君上吗,君上不是孤身一人。”结果又换来天帝一个大大的白眼。

“本君喜欢女人,不喜欢男人。大禁能与我同床共枕么?能为我生儿育女么?”

大禁啊了声,有点为难,“理论上是不可以的,但君上若坚持,臣可以想想办法,勉为其难。”

天帝的脸都绿了,“你再胡说八道,小心本君将你罚进畜生道。”

大禁立刻捂住了嘴,呜呜咽咽的声音从掌心里传出来,“臣只是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君上何必动怒呢。臣知道您心里只有玄师,可如今不是遇到阻碍,无法继续了吗。”

天帝转头望向殿外浩淼云海,“无论如何,本君初心不变。”

“那您又说再也不去月火城了……”

这分明是抬杠吧,天帝没有心思看夜色了,转而抱着胸定定看他。他脸上没有喜怒,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把大禁看得一分一分矮了下去。

“你是在提醒本君,亲信用了六千年,该换人了?”

大禁摆手不迭,“不不不,臣绝没有这个意思。您是知道臣的,过于耿直,不懂得转弯。反正臣已经明白了,以后君上说的任何关于玄师的负面言论都是气话,不可当真。那麒麟一族……君上可是有意,容他们存于世间了?”

天帝负手,斟酌良久才道:“本君怜恤万物,并非没有容人的雅量,但一切不能超出本君控制的范围。这乾坤寰宇,只能有一位主宰,上古三兽自恃为盘古种,称霸天道的心从来不灭,本君不能将天界神族置于水火之中。祖龙、元凤、始麒麟,还有那些隐匿八方的巫妖,本君一个都不能留。若天同愿以身殉道,那本君倒可以考虑一下,留麒麟族一条活路。”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