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4、第 4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啊?”长情指指自己的鼻子,“说的是我吗?”

两双眼睛都向她望来,凌波仙的视线里满含愤懑,云月似有些慌神,尴尬道不是,“你不要听她胡诌。”

凌波仙惨然发笑,“是不是胡诌,渊海君心里最清楚。龙源上神不是你的救命恩人么?救命之恩自然要涌泉相报,所以你放不开,你惦记了她五百年。其实你想娶的人是她,根本不是我!”

再好涵养的人,被撕开伪装那刻都会恼羞成怒。他匆匆观察长情的神色,压声呵责凌波仙,“你给我住口!上神面前不得造次!”

“我说的都是实话,哪里造次了?”凌波仙冷笑着,一字一句道,“我一向以为渊海君敢作敢当,毕竟你同我袒露心声时,半点都没有隐瞒。是你亲口告诉我,你心有所属,即便与我成婚,心里也还是装着那个人。我那时年纪小,以为天长日久,你早晚会回心转意,没想到……”她直愣愣看向还在发呆的大神,“你日夜惦记的人,居然在我们大婚这日出现了。有了这一次,你还有心思与我好好过日子么?是否还要千年万年眺望下去?将来有了孩子,若问我爹爹为何总看着龙首原,你让我怎么同他解释?”

“疯了……”云月颤着唇道,“你疯了,我不知你在胡言乱语些什么……”

凌波仙却笑出了满眼的泪,“你真的不知道吗?看看你自己,你一紧张就握拳,如果没有被我说中,你紧张什么?”

长情立刻扫了眼他的手,果真双拳紧握,人也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她顿时头皮发麻,认识他才一两个时辰,长眠之后的一次突发奇想,谁知遇上了一场闹剧。原来他口中那个不愿去打扰的人,说的就是她?她继续晕乎着,觉得一切都来得太莫名了。自己也就喝了杯喜酒而已,怎么矛盾都集中到她身上来了?

“上神,”凌波仙向她欠身,“小妖知道这事不能怨怪上神,我和他的婚事,就到此为止了。从今往后他是自由身,他不敢说的话,我替他说了。他爱慕上神已久,上神若是也有此意,不必碍于小妖而诸多顾忌。”

长情一味摇头,“玩笑开得有点大,我是来证婚的,不是来抢新郎的,请凌波仙不要误会我。你们该成亲就继续成,风月之事与我无关,这次回去后我打算接着睡,你把渊海君让给我,才是真的耽误了他。”

云月的目光凄恻,但他依旧维持着风度,低声对凌波仙道:“好了,你闹也闹够了,不要将上神牵扯进来。这件婚事自此作罢,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就是了。”

凌波仙却百思不得其解,“我愿意退出成全你们,为什么你们还不在一起?上神,渊海君是真的爱慕你,难道你要让他无止尽地等下去么?”

长情实在不明白,这一切究竟和她有什么关系。就算报恩,也没有把一辈子搭进去的道理。

她笑得惶恐,“我本来打算当说客的,现在看来用不上我了。你们的情况……还是各自冷静一下再说吧!天色不早,本座告辞了。”

结果凌波仙拦住了她的去路,“上神进府坐坐?”

长情摆手,“不了,长安城需要我。”

“渊海君也需要你,上神不允,难道是歧视我们做妖的,觉得他配不上你?”

长情被她缠得头昏脑涨,逼婚不成还想给她扣顶大帽子,连歧视这个词都用上了,自己何其无辜!

“本座从来不存偏见,所有山精野怪一视同仁。”她很想教训一下这条口无遮拦的鲤鱼精,但又不好意思伤了云月的体面,只得不情不愿和她费口舌,“这世上的事,不是桩桩件件都必须有结果的,念念不忘没有回响,也是常事啊。”说完为了缓解气氛,故作大方地哈哈了两声。

话都到了这个份上,凌波仙也不再执着了,她十分同情地瞥了渊海君一眼,“反正上神已经知道了,你心里的人是她,今日你的婚事落空也全是因为她。我抽身事外,所有一切再不与我相干。你以后也不要来楹恿耍霾怀煞蚱蘧屠纤啦幌嗤矗饧赴倌甑亩髟梗袢找槐使聪!

长情看着凌波仙拂袖而去,水府大门砰地一声阖上了。河蚌懒懒吐了两口水,吹起零星的泥沙,然后扭动着长舌头,把自己埋了起来。

曲终人散?她转头望云月,他倒退两步,脚下趔趄,慌乱中扶住了一旁的礁石。似乎不好意思面对她,难堪地躲避着她的视线。长情追过去,他的耳廓慢慢发红,红潮逐渐蔓延,染透了半边侧脸。

长情忽然不知道应当说些什么了,见那单薄的肩背簌簌颤抖着,真是叫人心疼得很。她开始后悔此行,“早知如此,我今天就不该来……我不要你报恩,小事一桩也不值得你感激那么久。你回渊海去吧,我也该回龙首原了。”转身走了两步,又回头看他,他呆呆目送她,眼里盛满了忧伤。长情挥了挥手,“以后可能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渊海君多保重。”

他还想说什么,追了两步,终究没有说出口。

她随波去了,留他独自站在原地。凌波仙水府的门又开了一道细缝,那个红色的身影挤出来,到他面前摇身一变,从娇俏的姑娘变作了高大的男人。

“看来咱们的计划落空了……”引商无奈道,“龙源上神并不感到愧疚,也不想为您解燃眉之急。如果预先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反应,还不如直接邀她成婚。”

负手仰望的人恢复了平和气象,那片衣角去远了,终于消失于一望无际的长河,他轻轻吁了口气,“如果她不是铁石心肠,总会在心里留下点痕迹。年轻的神,再不解风情依然是神,只能旁敲侧击,不可莽撞冒犯。”

引商不太明白,“为什么?女人得知有人爱慕,不是应当很高兴吗?”

云月清浅一笑,“她才刚睡醒,我怕吓着她。若是不跟我下渊海就跑了,下次再想见她便难了。”

“可兜了个大圈子,她还是跑了。臣原本以为她会愿意解围,至少先同君上拜了堂再说,没想到她不上套,看来还需从长计议。”引商摇头晃脑,颇为失望,一番唏嘘后忽然探身问他,“君上,臣先前演得好不好?是不是把凌波仙爱而不得的痛苦,展现得淋漓尽致了?”

云月乜了他一眼,“淋漓尽致?急不可待地撮合未婚夫和情敌,大约只有鱼脑子能想得出来。”

引商嘀咕:“君上这世不正是鱼么……”

“大禁!”他略提高嗓音,成功喝止了引商的话。转头看向长情消失的方向,低声沉吟着,“时候差不多了,本君也该离开这里了……”

但天道是不能破坏的,像今天这样乔装凌波仙而不被识破,已经超出了普通水族的能力范围。引商迟疑着问:“君上可是决意打破龙神的结界了?”

他掖着广袖往回走,轻描淡写道:“暂且不急,再等一等,自然会有别的机缘。”

引商心里是明白的,这样费尽周折,绝不单单是为了向龙源上神示爱。他快步追上去,想起先前婚宴上的事又觉得好笑,“上神竟说君上看上去好欺负……”

值得玩味的调侃,招来渊海君一个飘忽的笑,“怎么?大禁觉得不是么?”

那笑容真如穿透海水的阳光,纯洁无害,连一点尘埃都不染。可引商还是结实打了个寒战,讪讪俯首,“臣失言了,请君上恕罪。”

他没再应他,独自一人负手前行。楹由畲t邪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涤浚碇喾鞫抨嫉幕ㄍ校湓谄渲械囊咨u鬯嬷籽锲低返钠疲缏祆幕ㄓ辍k谠禄落蜾伲窍滓律弦灿辛鞫墓猓谟陌档暮庸壬畲Γ鹁咭恢滞粞箜恋牧a俊

引商发了一回怔,忙又敛神道:“君上,臣接碧云天奏报……”

他抬了抬手,“一条鱼管不了那里的事,我不听。”

引商只得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有时他也看不透君上,君上心思深沉,即便常伴左右,也不能窥见其内心。也许这世,君上真的只想好好爱一场,一个人强大到一定程度,偶尔受人恩惠还是十分新奇的。被救了,咬牙切齿要报恩,如果那个恩人对俗物有玉望,解决起来很简单。但若是像龙源上神那样四六不问,没日没夜睡大觉的,除了想方设法陪/睡,大概也没有别的报恩渠道了。

所以毫无追求的人,真的会让身边发生联系的人很为难啊。不过刚才那场戏倒是十分酣畅,滚滚的热泪灼痛眼眶,是真的;君上时而绝情,时而绝望的眼神,是真的……配合可谓天衣无缝,直把龙源上神唬得落荒而逃。

他高兴得很,和君上一样心情颇佳。演戏也有瘾,他满怀期待地问:“君上,咱们看准时机,再来一出苦情戏如何?”

渊海君唔了声,“大禁下界日久,也变得婆婆妈妈起来了。再演,得看龙源上神什么时候接受我。若她没那心思,苦情戏只怕要假戏真做,到时候千疮百孔……”

引商悚然望着他,他忽而一笑,“便是本君真正的历劫之时到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