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42、第 42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恨一个人能恨到这种程度, 就算赔进自己也在所不惜。

长情在龙首原的那些年,看惯了昭质遍览花丛, 从个人情感上来说不赞同,但真的抛开了顾虑,其实那种事也不过如此。与其畏畏缩缩被人占便宜,还不如破罐子破摔,闹个两败俱伤。

名誉这东西,对于死而复生的人来说,是毫无作用的累赘。如果用它能将高高在上的天帝陛下拉进十八层地狱,她非但不觉得吃亏, 反而还赚大了。天庭那种虚伪高尚的地方, 能容许他们的首神做出伤风败俗的事来么?天帝虽然统领众神众仙,但也未必能够肆无忌惮做一切想做之事。他的言行有四御约束, 他必须保持所有人心中那个圣洁的形象屹立不倒。一旦不名誉的事玷污了他,他还如何立威?如何再在那个象征着最高权威的庙堂生存下去?

“这可是陛下的第一次?”她恶毒地笑, 俯下身子,嘴唇停在离他唇角一指宽的地方,“天帝的房事大白于天下, 明天你就会成为三途六道的笑柄吧?”

如果她的诱惑令他血脉喷张, 那么她的话则在激情上悬了一把刀。天帝冷冷向她一笑, “玄师的报复真是不择手段,你曾说我无所不用其极,如今你自己还不是一样!”

这是耍勇斗狠的时候,反正已经如此了, 还有什么可忌惮的。

她捏住了他的下巴,“陛下不必说风凉话,你明明受用得很,否则以你的修为,早就将我掀开了。”

他说是,泠泠的一双眼睛望住她,“本君就是想看一看,你究竟有多少手段。事情既然已经开了头,就别想停下。宋长情,不要让本君失望。”

彼此之间的对垒进入白热化,谁都不肯退让半步。有些折磨因爱而起,发展到极致后便呈现出残忍的一面,无路可退,无药可解,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胸怀大开的天帝笑得悲悯,他两手抓住她的腿,蛮狠地将她向下推动了半尺,“看来你真是没有经验,坐在腰上能成什么事?”

湖水里浸泡过的脸,终于从苍白一瞬变得酡红。那两片晕如胭脂飞上面颊,将身上的女人勾勒出了妖娆的况味。

天帝很满意,这种场景他曾悄悄肖想过,如此悱恻的暗涌下满含杀机,像蘸了蜜的砒/霜,极具致命的吸引力。他不是没有顾忌,是因为到了这种时候,纠缠变成较量,两个同样强势的人,谁都不会轻易服输。

她说:“你不怕身败名裂?”

他冷笑,“身败名裂也是我的事,用不着你来操心。玄师如此在乎本君,莫不是爱上本君了吧?”

她说你做梦,垂首贴上他的耳畔,在他耳廓上重重一啮,激得他打了个寒战。她示威式地哂笑,“陛下可要憋住了,别三两下破了功,那可是会笑掉人大牙的。”

果然天帝不说话了,这个雏儿,在她那双浸泡过无数不堪入目画面的眼睛里,连个屁都算不上。

好得很,架势摆上了,她知道接下来应当怎么做。一手往下探,交领掩不住春光,她的指尖在他胸前画出了一道蜿蜒的轨迹,“天帝陛下打算隔靴搔痒?穿着裤子怎么办事?”一面说,一面恶意抬臀往下坐了坐,惊出了天帝一声低呼。

这次和上次大不一样,渊底那次不过是浅浅的试探,这次却随时可能真刀真枪。两个都没有实战经验的人,都要装得比对方老辣,交锋起来倒也很像那么回事。只是天帝的羞涩仅凭咬紧牙关,反而有了欲盖弥彰的味道。他没有试过青天白日下衣冠不整吧?那不时从唇角掠过的羞愤,泄露了他此刻内心的彷徨。

长情看他的眼神充满不屑,仿佛自己夺人贞操如探囊取物。支起身子,往下移了移,正要伸手去解他的腰带,余光忽然瞥见个人影。她吃了一惊,转过头看,只见雾气缭绕中站着引商,他哭丧着脸,拱着手,正不住向她作揖。

长情傻了眼,愣在那里忘了动作。天帝发现没了下文,正打算趁机讥嘲几句,结果顺着她的视线看见了大禁,一时三人大眼瞪小眼,气氛变得极其诡异。

还是大禁先开口,他都快哭了,哀声乞求长情:“玄师大人,这时候……不宜啊。斗部神将都在上面候着呢,君上的情绪与天道相通,万一有点大的波动,届时铺天盖地全是人,大家都不好下台。您高抬贵手,无论有何恩怨,不能在这时……或者臣立刻回去准备好碧瑶宫,玄师随君上一同上九重天吧。进了天宫不管玄师想要如何,都随玄师心意,但现在……您不能对君上下手啊。”

长情面红耳赤,只得从天帝身上下来。回头看了眼,天帝默默穿戴好,垂着眼连一句话都没说。

她摸着额头难堪至极,不明白自己怎么会脑子一热,做出这种事来。瞥了引商一眼,“其实……是你看错了。”

沉默的天帝终于转头望向她,“你刚刚做下的好事,人还没离开就打算抵赖?”

大禁也掖着手叹气,“臣说句公道话,刚才玄师所做一切,都是臣亲眼所见。臣当时俯瞰,吓得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忙下令斗部不得擅自妄动,才匆匆赶来制止。玄师,天帝陛下万余年一向克己自省,从未有过任何逾越之处。他是清清白白的人啊,没想到竟遭您……您不负责也便罢了,千万不可否认,否则让我陛下情何以堪呢。”

他们君臣一唱一和,确实让长情十分心虚。这种事做得好便好,做不好常会偷鸡不成蚀把米,她心里稍稍愧疚了一下,但转念一想又不对,照他们这个态度,恐怕是打算讹她一票了。

于是惭愧一扫而空,她整了整领口道:“承认也好,否认也罢,以你我的立场,计较有意义么?天帝陛下什么时候见过敌对双方谈负责的?生死都可以忽略不计,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又算得了什么!”

她说完,气定神闲转身走了。天帝望着那道窈窕的身影在晨雾中越去越远,握起拳哼笑:“真是耍得一手好无赖!”

大禁不敢应话,只是暗自吐舌。天帝陛下当然不好糊弄,很快那两道眼神便杀到了,寒声道:“大禁真是越来越有眼色了。”

被打断了好事,任谁都不痛快,大禁盯着足尖嗫嚅:“臣知道臣来得不是时候,可臣不是得向君上回禀龙族的战况嘛……庚辰与九天鲲鹏鏖战,双双坠入东海流波洞,下落不明了。”他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请君上恕罪,臣绝无窥探君上与玄师‘那个’之心。说实话,臣没想到您二位竟已发展到了这一步,快!实在是快!君上苦尽甘来,臣也为您高兴,可刚才那事……实在欠妥。您是乾坤之主,大日头底下‘那个’,有辱身份,要是捅出去……”

他左一句“那个”,右一句“那个”,让天帝脸上有点挂不住。他知道他的意思,天帝毁了名声,对于天界可算是震动八方的大事。其中利害他心知肚明,可他现在的心情,大禁又能真正理解几分?

“欢喜?”他轻轻撇了下唇角,弧度里有苦涩的味道,“她不过是想以此,让本君颜面尽失罢了,何来的欢喜!”

所以这回受的刺激又大了,大禁噎了下,歪着脑袋分析:“臣倒并不这样认为,以玄师的脾气,分明可以拔剑相向,最后却用了这种手段,难道就没有私心作祟么?她毕竟不是铁石心肠,君上对她的一片情,她岂会感觉不到?臣觉得她多少有些动摇了,只是不肯承认,或者说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到。”

天帝听了这几句话,忽然可以静下心来好好思量一番了。

也许大禁说的不无道理,她一反常态是从水下那一吻开始的。上岸后气不过要报复,没有拿出兵器来拼命,反而打算侵犯他,这种心态不奇怪么?当时他大为惊讶,受宠若惊之余又隐隐失望,但现在重捋,还不是只剩风月无边,回味无穷!

果真是开始对他有感觉了,只是不自知。他想起那张脸,想起她坐在他身上热情奔放的样子,唇角便忍不住要上扬。可大禁还在跟前,他不能失态,于是负手言归正传,“你刚才说庚辰与鲲鹏跌进东海流波洞了?”

大禁道是,“翊圣元帅在东海搜寻了两日,也没发现他们的踪影。”

“如此……”天帝斟酌了下道,“庚辰之下有四海龙王,让翊圣君对他们稍加点拨吧,龙族自会调转枪头,直取金刚轮山。”

金刚轮山是迦楼罗一族的圣地,迦楼罗很好地传承了鲲鹏的习性,专以龙族为食。不管庚辰和鲲鹏在玩什么把戏,只要将此二族之间的争端挑起,天界便可不费一兵一卒,将这两族一网打尽。

大禁领命,踅身正预备去传令,走了两步重又退回来,“君上,过了甘渊就是大壑。黄粱道在大壑之中,妖魔巨万,怨气冲天,君上还是不要靠得太近,以免冲撞了圣体。”

天帝自然懂得大壑的厉害,颔首道:“本君自有分寸,你办事去吧。”

大禁驾云知会翊圣君去了,天帝又在泪湖边独自站了很久,才慢吞吞回到碧云仙宫。

君上外出,一夜未归,想必风尘仆仆,很是辛劳。仙宫里的仙婢专侍天帝日常生活,眼尖的女官姜央在玉冠下发现了一片水草,忙上前来行了一礼,“陛下,臣已派人准备好香汤,陛下移驾飞花殿祛祛乏吧。您归位之后过于操劳,臣看您气色很不好,这两天还是在宫内养着,外面的事物让九府四司承办就是了。”

姜央同大禁一样,很久以前便追随天帝,大禁掌外朝朝议,姜央统领仙宫宫务。姜央作为首席女官,对天帝的照顾可算尽心尽力。也因为女人本就和男人不同吧,见了天帝每常有些唠叨,年纪轻轻的,喜欢管头管脚。

天帝和大禁属于男人与男人的交流,三句不对横眉立眼习以为常。对待身边女官倒还温和些,姜央追在身后规劝,他听了也不反驳,将手里玉扇一扔,举步往飞花殿去了。

飞花殿建在醉生池边,是个不甚大的精致去处,专供天帝沐浴之用。他褪了衣裳入池,蹚水倚在朱红的栏杆前,外面是接天的碧莲,水底是稀有的鱼品。有时想,如果自己真是醉生池里的一尾潆鱼,和长情没有隔着那么多的仇恨,也许现在已经双宿双栖了吧。

人生无奈,品咂过感情的滋味之后,才知道文人的那些酸话不全是废话。以前他心无旁骛,以一己之力操控天道,翻云覆雨酣畅淋漓;现在呢,忙到晨光微亮,走上空空的露台,举目无亲,四顾茫茫,那是种什么悲凉的况味!

一个人开始渴望爱,先学会的就是体会孤独。他侧过头枕在臂弯上,心里空荡荡的。刚回宫一盏茶工夫,就开始惦记她,不知她在下界怎么样了,有没有背着他又和伏城纠缠不清。

垂帘那边的姜央端端正正站着,殿外的光线远远照过来,在屏风上投下一个美好的剪影。她说陛下,“今日长生大帝来了,向臣举荐了一位女仙。臣看那女仙姿容清丽,与雪神姑射倒有几分相像。大帝的意思,大概是想做媒。”

天帝听了很淡漠,“做媒?用不着。”

姜央犹豫了下,“可是……陛下的婚事,在陛下万岁那年四御就提过。如今又过了五千年,天后之位一直悬空,您不急他们都急。”

天帝沉默了,隔了会儿有划水声传来,云絮垂帘自动向两掖分开,他穿着明衣,披散着长发走到了妆台前。

殿外宫人托着托盘鱼贯而入,姜央在一旁伺候梳妆,一面从镜中观察天帝神情,“陛下,要是长生大帝再来,臣该如何回复他?”

长生大帝是四御之一,面子还是要给的。天帝随口道:“大帝举荐的女仙,找个合适的位置安排了吧。至于天后人选,待上古神兽之乱平定后便会昭告四海八荒,你转告四御,请他们莫急。”

姜央道是,为天帝梳好发髻,戴上了金冠。心里还在揣度,忍不住道:“臣听大禁说起过,说陛下与麒麟族祭司之间…tsxsw.com…陛下的天后人选,就是那位吧?”

大禁这人什么都好,就是嘴不严。天帝站起身,整了整衣冠曼声道:“你和大禁在本君身边效力多年,可算为本君操碎了心。如今本君婚事有了眉目,元君和大禁也为自己考虑一下吧。本君看你们俩很相配,有机会多亲近亲近。天界生途漫漫,找个志同道合的人作伴,活着便有趣多了。”

天帝陛下一向不愿轻易提及私事,忽然这样说,倒叫姜央一怔。果真动了情的人,心会比以往柔软一些。不过大禁那张脸她看了六千年,早就看得不胜其烦,因此陛下的好意,她也只有礼貌地婉拒了。

手下有小仙来问那位凌波仙子如何安排,姜央抽空查阅了下宫册。天帝所在的弥罗宫一线早就满员了,只有碧瑶宫南北因天后未定,尚能安插进人手。

“先入北辰殿吧。”她阖上册子道,“将来要是别处有空缺,再调过去就是了。”说完四下张望,“陛下呢?上玉衡殿去了?”

捧册小仙往宫门方向指了指,“陛下跑得匆忙,好像又下界去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