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43、第 43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甘渊, 传说是月神的故乡。

万年前长情还是兰因的时候,巡视大地曾途经那里, 那是个明净无瑕的世界,没有太阳,但明如白昼。山也好,飞鸟也好,无论个体再巨大,数量再繁多,都找不见自己的影子。那里的一切都是无根的,触目所及碧波万顷, 人在水上行走, 脚下有涟漪,但低头只见天顶流云。所谓的人, 在这里和一缕风,一片空气一样, 没有实质的意义。

长情深深吐纳,“这里真干净,五气不能凝聚, 天帝便找不见我。如果可以, 真想一辈子留在这里……”她看了身边的人一眼, 心里暗暗又补充了句,只有我和你。

伏城的脸在这淡蓝的天地间,愈发显得苍白,然而头发和眼睛浓黑如墨。从色调上来说, 这人太过寡淡,黑与白组成了全部。可他身上总有一种忧郁的气质,生人勿进,令她格外着迷。他手里一直握着听雷剑,每迈进一步便用剑首探探水面。这是他多年的习惯,越是纯净无害的,便越值得提防。

“月神早就离开,甘渊在六千年前已经被废弃了。”他沉声说,“弟子曾经来过这里,这水下有蜃龙盘踞,座上不可掉以轻心。”

蜃龙是一种能制造幻象的龙,虽属龙族,但又不完全归附龙族。长情知道这种生灵的存在,自然也依他所说的分外小心。

透过水面试图向下看,但水波如镜,什么都看不见。脚下的水若不会泛起涟漪,简直会生出一种倒行于天的错觉。长情在世间缺席了万年,也错过了很多事,听他说来过这里,便问来做什么,“是领庚辰之命,收伏蜃龙么?”

伏城说不是,“我来观战,关于琅嬛君与齐光上仙的。当初齐光火烧琅嬛后逃出浮山,就是躲在这里。天界四处搜寻他,琅嬛君得知了他的下落,只身一人来这里缉拿他。夕日旧友,拔剑相向何等悲凉。当时我就在璧山上看着,从头至尾看得明明白白。”

关于琅嬛君和齐光上仙的事,她也曾有过耳闻,传说齐光是紫府第一任大司命,与琅嬛君是莫逆之交。可惜人心总是难以捉摸,后来齐光背叛旧友,放火焚烧天书,琅嬛君废了他的道行,将他送进了八寒极地。

“如果齐光的行踪被天界得知,以天帝的性情,应当会将他就地处决吧。”长情怅然道,“琅嬛君还是个念旧情的人,本座在想,要是白帝之后由他继任天帝之位,不知是否会有我麒麟族一线生机。”

伏城忽然顿下步子,定定望向她,“弟子也与座上有过一样的想法。琅嬛君相较少苍,更要良善得多。所以我曾对齐光暗中相助,指引龙王鲸助他走出八寒极地,甚至在他转世之后,鼓动热海王府为他建造众帝之台,让他当上云浮的武林盟主。”

长情很惊讶,“这么说琅嬛君和天帝因那个女人反目,都是你在暗中推波助澜?”

伏城苦笑了下,“可惜没成功,我本以为琅嬛君会直接反了少苍的,毕竟他出身显赫,又曾是白帝座下呼声最高的继任者。有贞煌大帝撑腰,联合四御、三十六天帝君,废了少苍自己登上天帝之位,也不是不可能。”

长情惊讶于他的筹谋,在她的印象里伏城是个寡言少语,性情耿直的人。他会一丝不苟执行最艰险的任务,从来不懂得为自己谋求半点私利。可月火城的覆灭,把一个毫无心机的人逼得去算计那些,更神奇的是,他曾经离成功仅一步之遥。

所以说老实人其实也不好惹啊,长情忍不住发笑,要是天帝知道他们师兄弟曾被人这样算计,更要将伏城大卸八块了吧!

她说:“司中,你真叫本座刮目相看。不过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人间改朝换代尚且震动寰宇,何况天道!少苍在位万年,他的势力早就渗透到乾坤每个角落,只要他不犯大错,就没有人能撼动他的地位。四御也好,三十六天帝君也好,他们其实都在他掌握之中。辅政的人越多,越会互相制衡,他参透了这个道理,所以连创世真宰也敢叫板。再说琅嬛君,志不在此是事实,可谁又能保证他若当上天帝,就一定会比少苍仁慈?人性会变的,那个位置太光辉了,为了权力和责任,再善的人最终也会面目全非。”

其实相较之下,原本就冷情的人,反而改变得最少。世上最悲哀的事,莫过于白壁蒙尘,好人变质。不带私心地说,若她是白帝,也会觉得少苍比聂安澜更适合成为继任天帝。

伏城叹息:“如果这世上真有能让时间倒转的神物就好了,没有龙汉初劫,没有无量量劫,各族共存,谁也不去侵犯谁……”

世界大同么?根本不可能。长情笑了笑道:“三大盘古种统御天地海洋,你让神族怎么办?那些目下无尘的神会甘愿住进归墟吗?即便没有他们,三族之间也会发动战争,最初的祸端,不正是龙凤二族挑起的么。”

是啊,谁都不愿屈居人下。如今的不平,是夹带着私怨的不平,毕竟阖族被灭,这个代价实在过于惨痛了。

无论如何,有机会无所顾忌地说上几句话,还是件很让人高兴的事。没有天帝的监视,连山水都变得分外明净。正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往事,忽然听见远处发出轰然巨响,一串龙吟回荡于天地间。两人俱是一怔,忙扬袖隐去身形。然后见一个细长的黑影被抛到半空,碧光一闪,瞬间被斩成了两截。远处水面上出现几个青衣人,俯首作揖向为首的人回禀。那景象不过短暂出现了一弹指的时间,又如镜像一晃,转眼不见了。

他们赶去查看,走近了才发现水下有凝固的血迹沉淀。那个被斩成了两截的东西头角峥嵘,身披蓝鳞,半浮半沉着,原来是条龙。

伏城垂手查验尸首,“正是弟子说的那条蜃龙,全身没有别的伤口,是一刀毙命。”

长情凝眸望向东方,喃喃说:“妖师诸婴……青鸟族果真在替元凤寻找混沌珠。我原以为要在大壑边上等他们两日,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伏城撑剑问:“座上打算黄雀在后?”

长情孩子气地一笑,“那条大壑葬送了多少上古妖兽,贸然闯入,我怕有鬼。既然青鸟一族要为他们的凤主寻找起死回生的良药,那咱们用不着跟他们争,等他们寻回混沌珠,再借来一用就是了。”

半路截胡,属于不太上道的做法,但大局当前,什么道与义,那是天帝才关心的东西。上古的几大族群,在万年前就闹得水火不容了,现在使使阴招,下下绊子都是说得通的。两个人议定了,都觉得这方法无懈可击,便加快了步子穿过甘渊,全力往大壑方向进发。

大荒外缘风云诡谲,和之前一尘不染的甘渊相比,这里是个令人感到恐慌的世界。没有太阳,也没有天然的光,所有照明源自一丛又一丛的地火。地火浓烈,从断裂的地表缺口错落喷涌,与天际赤色烟霞交相辉映,组成了一副瑰丽而又诡异的景象。

万年前的古战场,被天界视为不祥之地,这世上总有些地方游离于俗世之外,久而久之变成无人管理的荒地。

素履踏过直道,地皮万年没有人踩踏,落脚便是一阵脆响。天帝的神力果真大得可怕,这大壑是白帝为隔开神族与巫妖而创造的裂谷,本以为不过如此,没想到亲眼得见,气象竟这样磅礴惊人。

直道尽头,有一处伸展向大壑上方的临空露台,她走上去,满世界都是呜咽的挽歌。露台下方,是奔涌不息的黑水,水中星星点点的红光,像无数巨兽不瞑的眼睛。

忽然一阵狂风吹过,女人本来娇小,脚下趔趄着便往露台边缘倒去。幸好伏城眼疾手快,在她即将一脚踩空前,扬起斗篷将她裹进了袍底。

外面数不尽的鬼哭神嚎,一瞬像开闸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泄洪般,随风席卷而来。长情松了口气,斗篷支起的世界里安全温暖,一衣之隔,却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体验。她有些贪恋,只是不敢伸出手抱紧他,人虽依偎着,也只能握紧双拳。

“青鸟一族不知是否下了大壑。”伏城说话的时候胸膛震动,他无意识地轻拢她一下,“这里风太大,换个地方吧。”

长情说好,可是举步便一阵刺痛,她嘶地吸了口凉气,不好意思地抬头讪笑,“本座扭到脚了。”

其实扭到的轻重程度也分好多种,你想让它多严重,它就可以多严重。

那幽暗之处的脸庞,有种欲说还休的味道。伏城低头看她,离得太近,甚至只要微微再去几分,就能触到那丰艳的唇。

他有些慌,“座上……”匆忙想放开她,却发现她拽住了他腰间的衣裳。

“本座真的扭到脚了啊。”她眨眨眼,“司中说怎么办?”

姑娘甘香的气息,幽幽填满他的鼻腔,他脸上热腾腾烧起来,背过身半蹲下去,“弟子背您。”

她果然不客气,一跃便纵了上来。两条臂膀柔软地圈住他,脸颊就贴在他耳畔,“据说黄粱道在大壑里,但仅凭观望好像什么都看不出来。实在不行,我想下水试试,也许现在所见都是幻象。”

伏城背着她慢慢向下游走,心不在焉道:“如果当真是水呢?这大壑宽有三百丈,就算是蓬莱弱水,恐怕也不能将它填满。”

“我有避水珠。”长情说完,颇有些惭愧,“麒麟不通水性,带上了有备无患。可这避水珠,是云月给我的……”

“云月?”伏城迟疑了下,“天帝在渊海时的名字?”

她嗯了声,“本以为丢在阴墟了,没想到回城之后发现还在。”

其实任何不合常理的事,在天帝自由出入月火城后,都能解释得通。他嘴里说不欲她涉险,却知道根本无法阻止她。那避水珠可能是他送来的,究竟是他异于常人的体贴,还是暗中也想借她之手取得混沌珠,谁知道呢。

伏城却沉默下来,心里也有怅惘的感觉,也许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把云月和天帝分开了。憎恨天帝,但不讨厌云月,可天帝和云月本就是同一个人,这样的分割又有什么意义。

半晌之后他才问:“如果天帝不是天帝,只是水泽里的一条鱼,座上可会喜欢他?”

长情说不会,“我还是喜欢有男子气概的,渊底的云月太年轻了。”

所以每个女人骨子里都会更钦慕强者,天帝是绝对的强者,又那样不依不饶地纠缠她。他曾担心她私下会不会同天帝有过密约,现在想来也许是自己杞人忧天了。若当真如此,多少个月火城够他们设计的?麒皇就算再强悍,也绝不是天帝和玄师的对手。

不知是不是多心了,她说完男子汉气概,便轻轻向他靠拢了半分。他背负着她,她攀在他肩头,那轻俏的分量恍如压在心上。

待拿到了混沌珠吧,他悄悄想,拿到了便找个机会同她好好谈谈。自己并非无知无觉,只是因为地位悬殊,即便心念大动,也没有勇气迈出那一步。玄师是女人,女人总要含蓄些,自己是男人,男人若不主动,大概又要蹉跎上一万年了。

昏昏的天色,漫步在这世界,会忽然生出奇怪的感觉来,仿佛走在无尽的黄泉路上。可饶是如此,身边有人相陪,总也不觉得孤单。长情是犯懒了,让他背了一程,下到大壑边缘时,所谓的扭伤自然也好了。

水与岸相距有三四丈,要辨明究竟是幻觉还是真实存在,得亲自去试一试。毕竟这大壑不见首尾,如果黄粱道另有玄机,那么在这里干等,并不是什么上佳的选择。

她扬起广袖,飞身直下,大壑底部的罡风超出她的预料,不是水流席卷带起的,更像是崖底气流对冲形成的风眼。她伸出手,刚想去点触水面,忽然一声唳啸惊起。她惶然回望,见一只巨大的青鸟出现在她上方,如炬的利眼锁定她,扑棱棱拍动着双翅,尖喙利爪,向她直击过来。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