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44、第 44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是青鸟。

长情在对战上从不含糊, 只是一瞬,便幻化出兵器做好了准备, 准备同这上古巫妖好好搏杀一场。

这不是普通的青鸟,双目赤红,额生如意珠,翅尖有褐黄星斑,要是料得没错,应当是妖师诸婴的真身。当年龙汉初劫还未爆发,三族在所辖领土等事物上多少有些往来。凤族妖师和麒麟族玄师一样,都是族中大祭司, 不过叫法略有不同。她和诸婴打过几次交道, 对他没有任何好感,鸟族奸诈, 尤其这妖师最为甚。所以甘渊的现身是有意做给他们看的,知道麒麟族也在寻找混沌珠, 便想彻底铲除他们。

各自都在算计,双方都不敢轻易进入黄粱道。也罢,求人不如求己, 干脆解决了碍事的老对头, 再凭本事取混沌珠吧。

然而战斗就如预料的一样, 势均力敌的两股力量,要分出高下来并不容易。

妖师诸婴万年前就背离了正途,专心攻克他的旁门左道,万年下来内力精进, 真身有积尸气环绕。上古麒麟一族体态庞大,空中作战不便,因此在格斗时大多保持人形。诸婴很好地利用了鸟族的优势,试图将她逼进水里,她没了施为的空间,逐渐显出颓势来。

麒麟玄师,不过如此。青鸟的血眼里满含轻蔑,它挥动双翅,毒瘴随着气流向她排山倒海扑去。可是一道电光穿过积尸气,向它面门袭来,麒麟引火叱雷是拿手好戏,其技灵活,它还未定住身形,一个回马枪又到身前。它慌忙闪避,电光如剑,堪堪贴着头皮擦过,它惊叫一声,引来玄师的嘲笑——鸟族就是这么大惊小怪。

诸婴气极,舒翅一抖,化出更大的身形,几乎将大壑上方严实地罩了起来。那额上的如意珠也迸发出炫目的光彩,乍明乍灭间,空间开始出现扭曲。长情知道它的招数,妖师最大的特长就是吞吃战败者的灵力。先前在甘渊杀了那条蜃龙,那么蜃龙制造幻象的能力便也一并被它吸收了。

果真,半空中幻彩开始合围,长情将手指抵在剑脊上,曈昽狠狠一抽,神血便向长空疾射出去。也就是那一刻,只余寸许就要连接的幻境铮然碎裂,她刚松了口气,忽然一片刃气又向她扑来。她抬剑抵挡,不妨青鸟的羽翅紧随而至,泼天的一掌,直直将她拍向大壑。

唯一值得庆幸的,大概就是陷入困境时,身后有人相助。长情本以为落水无法避免,没想到蛇尾横扫,把她从水面扫向了天际。螣蛇擅飞,在解决了诸婴的护法后,才抽出身来助她一臂之力。然而诸婴毕竟不凡,它再次聚起鬼火磷气,那如雾非雾,如星非星的白絮拧成一线,光一般穿透了螣蛇的身体。

长情顿时头皮发麻,待去相助已然来不及了,只能眼睁睁看着伏城坠落。

恰在这时,一道柳色的身影出现,广袖一挥将螣蛇收进袖底。右手翻腕抖出一串剑花,剑气织经纺纬,交汇成锋利的网,从天而降罩向诸婴。诸婴闪避不及,血肉转眼四分五裂,脱落的正羽随风飘散,像浮世中忽来的一场大雪。

长情急急迎上来,抓着他的袖子问:“伏城呢?快把他放出来。”

天帝皱眉看她,要是平时也能这么主动热情就好了。没计奈何,抖抖袖子,将那条蛇抖落在地。他的广袖能装乾坤,半死不活的螣蛇脱离出来,还原成了本来大小。他瞥了眼,实在太大了,翼展十余丈,脖子能有最大的磨盘那么粗。长情踮起脚,刚够着它的鼻孔。他看不过,施了点神力,助它变回了人形。

长情自然是痛不欲生的,她抱着伏城探他的气息。诸婴的积尸气是巫妖之中最阴毒的一类,被击中了无药可解,她颤抖着双手为他输入神力,可惜就如泥牛入海,没有换得半点反应。

她吞声饮泣,拍拍他的脸,“伏城,你听得见我说话吗?”

虽说生死攸关确实急人,但在天帝看来也甚扎眼。他抱胸道:“原来月火城的战斗力这么弱,一个巫妖就把你们打败了。”

长情并未理会他,把伏城扶起来,不死心地继续为他加持。饶是如此,也不过从断气边缘,争取到了一点回光返照的迹象而已。

大蛇睁开眼,视线涣散地望了她一眼,重又闭上了。天帝旁观半晌,凉凉说了句:“伤得太重,要不然就让他死了算了。”

结果换来长情气急败坏的咆哮:“你在胡说什么!”

探他的脉搏,脉象越来越微弱,她急得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想起看热闹的人,仰起头问他:“你能不能救救他?”

天帝傲慢地调开了视线,这便是她有求于人的态度么?先前要不是他伸援手,这大蛇焉有完尸?现在强迫他救治情敌还大呼小叫,这女人,不过是仗着他爱她罢了。

长情看他的模样,就知道他有办法。要不是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她也不能向他低头。救命的当口时间紧迫,要是积尸气入了心,就算有天大的神通也救不得了。

她站起身面对天帝,因为泪湖边的事刚发生不久,两两相对实在不大好意思。彼此都很尴尬,长情的视线无处安放,只得落在他胸前,“算帮我个忙……”

天帝的目光左右飘逸,紧紧扣着两手道:“帮你的忙当然可以,但本君不救无用之人。”

长情吸了口气道:“对我来说他不是无用之人,他是我座下最得力的弟子,也是为救我才受了这么重的伤。”

“那你……”他伸出手,握住那柔荑,“答应本君,永远不会同他谈情。”

长情抬起眼怔怔看向他,很想唾弃他趁人之危,但以伏城现在的状况,根本不容她讨价还价。她强忍住抽回手的冲动,点头说好,“只要陛下能救活他。”

天帝心里有窃窃的欢喜,但欢喜绝不流于表面,他的神情依旧是淡漠的,既近且远。

很好,她总算没有踹他一脚,骂他想得美,也算是种进步。他握着那双手,极细地,极轻微地抚摩,生怕一个唐突又触怒了她。她低着头,难得温驯,他心头渐生怅惘,如果不是为了别人,而是心甘情愿地同他亲近,那该多好。

也许是不满于他的迂缓,她枯着眉回身看了一眼,问他:“陛下打算摸手摸到几时?若是因此耽误了救他,那我就把这双手砍下来祭奠他。”

天帝悚然松开了她,发现她拿自己来威胁他,竟然比对他喊打喊杀好用得多。

心里既惊且纳罕,也还是蹲下身,以自己的神力修复螣蛇所受的重创。主宰三界的首神,要救一条命不算难,指尖画出一面光盾,他轻点那盾面,神力以有形的波动,开始向伏城体内源源传输。

濒死的脸上逐渐恢复了一点血色,几乎已经停止的呼吸重又续上了,鼻翼微微翕动,看样子是没有大碍了。只是救人对施救者总有一点损耗,天帝收功时,紧握的双手在袖下轻轻打颤,脸上却是一派淡然。回首唤了声大禁,“把螣蛇带下去,挑个漂亮的女仙照顾他。”

长情大惊,不知道他想怎么处置伏城,跳起来问:“你要把他带到哪里去?又要关进阴墟吗?”

大禁忙伸手拦住了她,和煦道:“玄师莫急,陛下既然救了他,便不会为难他。螣蛇受了太重的伤,刚从鬼门关回来,还需静心调养才能恢复。陛下说了,会派个漂亮的女仙照顾他,让他养伤之余赏心悦目,这样有助于他复原。玄师就放心将他交给臣吧,臣一定好好照拂他,让他活到玄师平安归来。”

长情听得直瞪眼,养伤之余还要派个漂亮的女仙陪在他身边,这天帝简直蔫坏!大禁慈眉善目微笑着,就那样把人带走了,她再想反对,面前人广袖翩翩,隔断了她的去路,“你此去艰险,始麒麟只想利用你取得混沌珠,并不在意你的死活。你对他来说不过是登天的工具,只有本君才是真正关心你的人。螣蛇能力不足,保护不了你,还是本君陪着你吧,你有天帝作为靠山,量那些巫妖没有一个敢为难你。”

所以呢?她是一心一意要造反的,结果竟要在他的保护下完成任务,他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尊重对手?

长情咬牙看着他,“天帝陛下把我当傻子了?”

天帝说没有,“本君的天后怎么可能傻,你只是单纯了点,没有本君的深谋远虑。不过没关系,有本君在,你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天上地下,本君都陪着你。”

长情撑着腰,感觉五脏六腑都气得生疼,再这样下去她可能要被气死了。这算什么呢,自此打发了伏城,彻底讹上她了吗?

“你不是天帝吗,那么多的要务等着你去处理,你怎么会那么闲?”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

天帝道:“本君现在办的正是天界第一要务,再说炎帝你也认识,本君不在,他自会代本君理政。天帝是很忙,但若我想闲,也闲得下来,你不必担心大婚之后我没时间陪你。我兢兢业业一万六千余年,就算容自己做一场黄粱美梦,也不为过。”

确实不为过,只要不与她有关,他想怎么样都不为过。可现在他缠上她,连甩都甩不脱,那么多的恩怨如山重压,为什么他可以对过往毫不在意?因为他从未受到过切身的伤害。

“你可知道,我们找混沌珠是做什么用?”

他说知道,“无非是为对付天庭,对付本君。”

“那你同去的目的是什么?是想从中作梗么?”

如果换做别人,回答一定极尽婉转,至少说一句再行商议。结果耿直的天帝陛下毫不顾忌她的感受,直龙通道:“本君暗中监视也会作梗,既然无论如何都要作梗,就不必浪费你我共处的时间了。”

长情看着他,像在看一个怪胎。然后调头便走,边走边道:“我不想与你共处,你我各走各的,别再跟着我了。”

可是天帝哪里那么容易摆脱,她走到上游,他跟到上游,她蹲下观察水纹,他便挨在她身后一起探头往下看。

不过他的存在并不打搅她,他很识趣,即便她猛然回头或是调转方向,他都不会挡在她行进的路上。他只是一本正经地跟随,唯愿每一道视线都落在她身上。

长情起先很不习惯,当初在渊底,她和云月的相处并无这种奇怪的压迫感。那时的云月像水,无声无息,博广包容。她一度觉得自己同他很合得来,即便对坐无言,也不会感到任何不适。可是一夕之间云月变成了高高在上的天帝,他以一种睥睨万物的姿态俯视众生,他以雷霆手段横扫三界杀遍异己。长情知道这人不可能成为朋友,甚至因为太危险,一定要能离多远就离多远。

他亦步亦趋跟着,她沿着大壑边缘一去几千里,他也从容陪伴。她有时心烦,故意兜转试图躲开他,可是回头一看,他还在那里,不慌不忙,连头发都纹丝不乱。

她气恼,急起来想去质问他,他眉眼坦荡,张开双臂说欢迎,“你可以对本君为所欲为。”

一句话便把她打倒了,她别过脸,打算现在开始无视他。在大壑上下游来回走了好几遍,奇怪,并未发现任何关于黄粱道的线索。

前路茫茫,她坐在河岸上,对着滚滚流水发呆。他在边上趁机规劝:“混沌珠只是传说罢了,连本君都没见过,你要去哪里找它呢。还是放弃吧,跟本君回九重天上,那里没有尘世的烦恼,岁月无惊逍遥一生,有什么不好?”

他在她耳边念叨,她被他念得生烦,反唇相讥:“你过得很好么?当真那么好,为什么要娶亲,为什么还要拉另一个人陪你一起无聊?”

这个问题算是千古难题,他想了很久说:“本君一万六千岁了,男大当婚,没有什么错处。”

“那你听过轻仇者必寡恩这句话吗?”她冷笑了下,“我要是连那么深的仇都能忘记,将来必定给你戴绿帽子,你不怕?”

当真厌恶到那种程度,不在乎字字诛心。他不说话了,长风吹过,鬓云欲度。凌乱的发,白得发凉的脸,愈发显出一种脆弱的悲伤来。忽而眼里水波一闪,他很快转过头去,“你不会,我知道。”

这位天帝陛下城府极深,但在感情方面又似乎出奇天真,他固执地认为只要他喜欢的人,就一定会喜欢他;他愿意迎娶的人,也一定会忠贞于他。

长情对着天边飞速流转的极光哂笑,眼尾见密密飞扬的长发,那是天帝陛下的三千烦恼丝。

一点玲珑的指尖,落在她撑地的手背上,他轻轻叫了声长情,“若你将来嫁我,能不能不要背叛我?”

她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说不会,在他满以为她给了他承诺时,又补充了句,“放心吧,我不会嫁给你的。”

他眼里的一星余晖也消失了,怅然向后支着身,膝头撑起的袍裾随风飘摇,柳色轻罗拂动腰上玉珏,发出绵长的一片清音。

“你也知我无父无母,没有兄弟姊妹,一个人孤零零活个没完,是件很无趣的事。”他在昏黑的长夜里极慢地,一字一句说着,“我原以为自己早就习惯了,可五百年前我遇见了长情,那时起我就开始牵挂,发誓不管她是什么身份,也一定要娶她当我的天后。我这人眼光不错,尤擅识人,我知道她会择一人,忠一生,绝不会像我母亲那样,毁了自己也毁了丈夫。”

长情有些惊讶,天帝的出身由来是个秘密,有人说他是帝尧的儿子,也有人说他是东方精醇之气凝聚而生,然而确切的起源,谁也说不明白。亲耳听这世上最尊贵的人揭露秘辛,实在是种很奇特的体验。他像在描述别人的事,不关乎自己也不关乎她。娓娓地,云淡风轻地,说到最后一句,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