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47、第 47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真像个梦啊, 一切都恍恍惚惚的,一切都不真实。

阳光从外面照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进来, 在门前投下菱形的光。浮尘翩翩翻飞,暗处看去尤其明晰。她捧着脸坐在案后,手上痛也顾不得,只是定定出神,不知自己在慌什么。来禁苑有些时候了,与李瑶朝夕相处,也算彼此熟络,像今天这样心烦意乱还是第一次。心悬在半空, 一阵阵收缩痉挛, 即便他不在视线内,那种痛苦的余韵也没有消散。

是喜欢上他了吧, 大约是的。年纪相当的男女,每日相依为命, 有些感情顺理成章便发生了。苦难剪不断情愫,在这恶劣的环境里,不带任何世俗的眼光, 也不去计较他的困境, 反而庆幸他不再是天潢贵胄, 让她有这胆子,敢去对他动心。李瑶这样的人,似乎有一种让人对他一往情深的魔力。他像一道微光,一片嫩绿, 无声无息妆点着凉透的人世。公子虽失去了光芒万丈的出身,但依旧既清且贵,看待事物更有超然的悟性。有时你去观察他的眼睛,那双眼眸是鲜活的,没有庸常也没有沉沦,在他一方小小的天地里,自由丈量自己的天性。

向外看,槛窗洞开着,能看见半个身影。他在原地站了很久,身影清浅却清晰,想凿子一样用力刻进了她脑子里。

她闭了闭眼,慢慢冷静下来,开始反省自己刚才的反应是不是过激了。他应当察觉出什么来了吧,那道身影逐渐移过来,窗下响起从容澹定的足音,他走到门前,走进那片光晕里,笑着说:“手上不疼了便吃饭吧。”

长情赧然看他一眼,那飞扬的眉梢下,有青春一夜舒展的蕴藉。他永远是一副柔和的面貌,轻声道:“我饿了。”

他饿了啊,长情立刻跳起来,除了准时的一碗药,最要紧的就是他的温饱。

她匆忙奔出去准备碗筷,发现廊下的小方桌上已经摆放妥当了。两双筷子两碗米粥,一碗照旧只盛了一点点,另一碗满满当当。

长情不喜欢他吃得那么少,“你应当多吃一点,身体才能更加强健。”

他摇了摇头,“我胃口不好,吃多了会不舒服。”一面说,一面悄悄瞥她,“你多吃些,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吃得越多我越欢喜。”

长情哈哈大笑,“我都二十……”二十多少,她忽然想不起来了,一时愣在那里无语凝噎。

“哪里二十,分明十八。”他笑着替她把话续完了,“不要饿肚子,还会再长一些。”在自己肩头比了比,“起码长到这么高。”

长情嘟囔了句:“每日的口粮都得算好,否则不到月底便断炊了,哪里能多吃。”

他沉默下来,脸上显出失落的神情,半晌才道:“如果将来有机会恢复爵位,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你吃饱。”

这是个悲伤的话题,恢复爵位大约永远没有可能了,她不忍心让他失望,便笑着说好。往院子西南角一指,“那块空地荒废着太可惜了,我明天再去闹一闹,问他们讨些菜籽来,开春种下去,交夏就能吃了。”

他靠着椅背,眼睛望向那块空地,沉沉眼瞳中有希冀的光。可是他脸颊酡红,过于鲜焕的气色,对他这样的病来说不是好事。

长情起身去摸他额头,掌心滚烫,她讶然低呼:“殿下发烧了,怎么不同我说?”

他倒是满不在乎的样子,“不要紧,歇一歇就好了。”

不要紧的话她听得太多了,其实到最后都很要紧。她把他掺进屋里,扶他躺下。没完没了的寒冬,床上被子总是太薄不够用。她把自己的被褥拿来给他盖上,仔仔细细替他塞严实。好在禁苑里别的没有,就是药多,清热解表类的都是现成配好的,打开一剂煎上就是了。

药吊子里咕咚咕咚冒着泡,她蹲在他床前,不时探探他的额头,再对比一下自己的。热度下不去,药也没煎成,她担心他坚持不住,只好去绞热手巾,不停给他擦拭手心脚底。

好不容易药能用了,她端着碗送到他面前,“殿下,起来喝药。”

他病得糊涂,嗯了声,却没有睁开眼睛。

长情很着急,拿勺子喂他,一大半都顺着嘴角淌到脖子底下去了。没办法,她跑去漱了个口,自己含口药,俯身贴住他的唇,一点一滴渡进了他嘴里。

唉,嘴唇是真软,这个时候照理说不当有旖旎的心思,可脑子里乱蓬蓬的,她自己先鄙视了自己一顿。

他咽下药,知觉总算没有丧尽,微微睁开眼,见她口对口给他喂药,慌忙别开了脸,“不……会把病过给你的。”

他的病药石无医,活着全靠运气,长情心里苦涩,豪迈说无妨,“我底子好,扛得住。”

他眼里波光微漾,到底还是撑起身,自己把药喝了。喝完粗喘了两口气道:“我能活到今日,全赖你照应。如果没有你,我两个月前应当已经死了。”

两个月前正是老宫奴老死在床上,他也病得神识不清的时候,便和死尸同一屋檐下住了好几夜。长情很为他难过,一位帝裔,竟沦落如斯,她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嗫嚅道:“殿下过誉了……”

他说:“别叫殿下,我如今不过是个庶人,就叫我李瑶吧。”一面说,一面躺下来,未几又昏昏睡过去了。

还好,每一次病症大肆发作,都当成最后一次来对待,结果每次都能侥幸逃脱。子时前后热度退下来,她坐在脚踏上庆幸不已。他茫然看着她,夜半的屋子里愈发阴冷,她裹紧衣裳,还是冻得嘴唇发青。

他往床榻内侧挪了挪,“你把被褥都给了我,要坐一夜么?上来吧。”

长情忙摆手,“我天亮再睡不迟。”

离天亮至少还有两三个时辰,熬到什么时候是个头?他笑得惨然,“我这样的身子,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别怕。”

长情呆呆的,从他神情里看见了无能为力的绝望。她哪里是这个意思,忙麻溜上床抱住他的脚,笑着说:“我给你捂着。”

他没反对,压实了被褥,把她的脚也搂进怀里,低声说:“老天待我不薄,让我还能热乎着,可以来温暖你。”

这寒冬腊月,互相取暖才觉得漫漫长夜不那么难熬。这夜过后心贴得更近了,李瑶在床上躺了四五天才下地,四五天没有洗漱,唇上胡髭渐生。揽镜自照喟然长叹,闹着要刮胡子。长情便在檐下搬了张躺椅,让他仰天躺在那里,自己蹲在一旁调皂角膏,絮絮说:“快些娶亲吧,娶了亲就能蓄胡子了,像伽蓝神那样,一定是个美髯公啊。”

年轻男子,胡髭细软,她小心翼翼替他刮,刀刃过处寸草不生。他眉眼弯弯看着她,什么话都没说,可是那专注的眼神里已经包含了很多。

有病的人,冬天最难熬,到了春暖花开就像捡着一条命似的,至少可以无惊无险度过立冬前的日子。

长情在院子里开荒种菜,裙子别在腰间,除草浇水忙得蓬头垢面。他身上不好,拎着装菜籽的口袋,步步跟随着。长情直起身擦汗,回身笑问:“当初梨园一枝花,如今可是半点姿色也无了啊?”

他说不,“粗服乱头,不掩国色。”

姑娘总是喜欢听人夸奖,她扬眼笑得灿烂,感慨道:“有学问就是好,寥寥几字,意味深长。”

意味确实深长,很多细腻的心思不去道破,彼此心中都有一本帐。有时想,不道破很遗憾,但这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很多事早就算不明白了。

后来菜长出来,洗净清炒,虽然没有荤腥,但有归隐田园般的闲适和淡然。

夏天来了,院中树木愈发茂盛,月出东方时坐在廊庑下赏月,厚重的枝叶承托着玉盘,长情说:“你看,像不像莲叶上托着个胡麻饼?”

他只是笑,仰身倚在圈椅里,将她拉过来,让她靠着自己,慢悠悠说:“明日我去,问他们要些胡麻来。”

内侍省的阉人都不是好东西,同他们开口必没有好脸色。李瑶在门内说话,门外的寺人满腹牢骚,“整日要这要那,瑶庶人,你如今已经不是皇子了,留在这禁中是陛下的恩典,还不知足。”

李瑶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曾经不可一世的鄂王,沦落到讨把胡麻都要受阉人腌臜气的地步,心里究竟是怎样惨然的况味!

长情气得要叫骂,李瑶轻轻拽了她一下,转身对门外人道:“高丑奴,当初你向我哭诉无钱安葬老母时,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口气。”

提起往事总能戳到软肋,那个寺人无话可说,不久送了半包胡麻来。李瑶把布袋递给她,自己一人进了屋子,半天没有再出门。

长情知道他心里难过,胡麻也没拿来做饼,傍晚时分站在台阶下说:“我将那些胡麻都种了,到了秋天就能结出好多来,再也不必和他们讨要了。”

屋里静悄悄的,静得有点可怕。她忐忑不安,正想破门而入,里面终于传来脚步声,隔了一会儿见他神色清冷站在门前,自嘲道:“人不可失势,一旦光辉不再,那些不入流的东西都会跑来踩你一脚。”

是啊,这种痛只有亲身体会过,才能最大程度理解。长情怕他沉溺,忙故作轻松岔开话题,指了指紫藤架子方向,“我种的豆角开花了,你可要去看看?”

小小的豆角花,只有人的指甲盖大小,整排只开了这一朵,看上去又弱又孤单。

李瑶蹲在那里轻叹:“我就如同这豆角花,今日不知明日事。如果夜里暴雨突来,明天也许就落进泥里了。”

长情说不会,“要是变天了,我会出来替它打伞的。”转头看着他,笑吟吟道,“你也是,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的。”

那张愁苦的脸上终于又浮起笑意,他笑的时候非常好看,轻轻展颜,满城花都开了。

原本长情还在等着,等到胡麻结籽,外壳风干,挑个好天气把籽敲下来,她要给他做胡饼吃。可是那天禁苑的门忽然大开,白胖的内侍抱着拂尘进来,看见她,笑得满面春风,“宋宫人,给你道喜了。”

长情迟疑着回头看李瑶,台阶上的李瑶脸色惨白,一手扶着抱柱,才勉强支撑住身体。

她向内侍拱了拱手,“不知喜从何来,还请中贵人明示。”

内侍笑道:“以前就听闻你长得像贵妃,今日一见,果然有几分神似。”说着上下打量她,“只是瘦弱了些……不打紧,大鱼大肉养上两个月,自然就丰腴了。”

这个多事之秋,即便身在禁苑也知道,杨妃已经成了众矢之的,恨她的人从朝野到民间,早已数不胜数。他们要把长情带走,又是看中她气韵和杨妃相似,一个宫人无论在什么时候和贵妃长得像都不是值得高兴的事。贵妃盛宠之下容不得你,但贵妃要是有了麻烦,你便是挡刀的最佳人选。

长情说:“我不去,我要留下伺候鄂王。”

内侍看了李瑶一眼,“这里没有什么鄂王,若你说的是瑶庶人,你只管放心,你走了自然有人代替你。”

长情惊恐地望向李瑶,“我不去……我不去……”

李瑶从台阶上急急下来,伸手要去拉她,却被胖内侍隔开了。另两个寺人上来压制她,强行将她往外拖,李瑶身弱,被那个胖内侍用力一推,推了好大一个趔趄。

长情被架出了禁苑的大门,过门槛时她死命扒住门框,但是没用,还是被他们用蛮力拽了出去。

夹道很长,深秋的寒风从领口灌进去,冷得她抖作一团。她被人拖行在青砖路上,前途未卜的惶恐也比不上和他分开的痛。她回望,禁苑的门渐渐远了,也许自此再也见不着了……她有点失望,罢了,李瑶是个随遇而安的人,就算她不在了,换个人也是一样伺候。

可就在这时,门内有人跌跌撞撞跑了出来,羸弱的身形,像狂风中逆行的蝴蝶。也不知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他推开了那些拦阻他的寺人,用尽全力奔向她。

她狂喜,重又燃起了斗志,奋力挣扎着:“李瑶……”

被废的庶人迈出禁苑是弥天大罪,两个寺人拦不住他,很快便来了四个。他们七手八脚拖拽他,他摔倒在地,他们在混乱中对他拳脚相加。

长情大哭:“不要打他!不要打他!”

李瑶口中的血染红了身下的青砖,他努力向她伸出手,夹道里响起他凄厉的绝叫:“长情……”

留不住,终究留不住,她来不及再看他一眼,被拖出了腰子门。这辈子纵然到死,也忘不了他绝望的眼神,和最后那声泣血的呼唤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