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49、第 49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所以一切都在他算计内, 李瑶的虎落平阳就是他失势后的样子。他先让她体会他的不易,这样同她解释起来就不至于鸡同鸭讲, 她可以对他的艰难感同身受。

可是长情觉得累,是大难过后的身心俱疲。她在梦里耗尽了爱,已经再也没有力气去同他周旋了。

“少苍,究竟什么是你不能做到的?你仗着自己神通广大,把所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包括你口口声声说爱的我!”她推开他,撑着膝头才能勉强定住身形。回想梦里经历的种种,巨大的悲怆依旧擒住了心, 她痛苦地喘了两口气, 带着哭腔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你究竟对谁有过真情?你所谓的爱全都是以你自己为主,只要能达到目的, 你可以动用一切手段,谁让这天道尽在你手!你有没有想过,编织出这样一场梦, 对我的伤害有多大?我真是……我真是……把命都豁出去了, 结果李瑶竟然是你, 你让我情何以堪!”

他急道:“为什么不堪?你爱的明明就是我,即便没有李瑶,你也是爱我的,只是你自己没有察觉罢了。我与李瑶并无任何不同, 他的性情便是我的性情。人有很多面,当初我尚未登上天帝之位时,斗枢天宫中的我和李瑶一样,一样离群索居,一样无人惦念。是不是弱者才让你挂怀,一旦变强,你就觉得我不再需要你了?你看着我……”他强行捧住她的脸,让她望住他,“长情,在禁苑的那一年,你我同吃同住,你我相依为命,这是我生命里为数不多的快乐时光。我问你,若是李瑶有朝一日走出禁苑,不再病弱无力,甚至继承帝位当上了皇帝,你对他的爱可会削减?难道你只爱那个病榻上的他,不爱文治武功的他吗?我……”他眉头紧蹙,眼里有破碎的波光,抿了抿唇才咽尽哽咽,捉住她的双肩道,“我就不难过么?你的梦我参与了,梦里我没有翻云覆雨的手段,我就是那颗不堪一击的弃子。当你被他们拖出夹道,我想留住你,可是我无能为力。这场梦其实就是一段人生,梦醒了我愈发体会到权力的重要,我庆幸我是天帝,庆幸天上地下唯我独尊。这样我才能保护你,大难来时能将你护在我的羽翼下,不让你重走梦里的老路。你不觉得这是一场修炼么?不欢喜劫后余生么?幸好只是一场梦,梦醒了长情还在,李瑶也在,有什么不好?”

他总是大道理一堆,她说不过他,无法和他论长短。只是气恼自己一次又一次被骗,在他看来也许就像傻瓜一样。

她摇了摇头,“别说了,黄粱一梦,不必当真。你还是你,你变不成李瑶,李瑶已经死了。”

定定神,她四下张望,原来大壑的水底果然有玄机。上层万物不生,穿过那层浊流,底下是个中空的世界,道路四通八达,其中一条便是黄粱道。那么现在所处的位置应当就是黄粱道中,否则不会有那一场春秋大梦。伤情过后正事还是得做,她不能忘了此行的目的,没有那么多时间沉浸,她要找回混沌珠。

然而他会幻化,没有锦衣华服,他又变回了衣衫单薄的样子,形销骨立,满眼悲戚地望着她。

长情气哽不已,“你究竟想如何?非要我杀了你么!”

那纯白的衣衫上血迹点点,他哀恳叫她的名字,“长情……”

梦不能消散,黄粱道中的梦就如他说的那样,异于一般的梦境,是真实存在,如同前世今生般的人间行。她知道自己着了他的道,怔怔望着他。他怯怯移动步子,每行一步都有些踉跄,让她想起最后分别那天,他在禁苑大门前的身不由己。

她终于还是握住了他的手,他卑微地乞求着:“不要离开我,不要放弃我。好看的小说 tsxsw.com”

他的眼中泪、心上血,都让人无法把他和那个神气活现的天帝联系起来。这分明是李瑶啊,羸弱的,掌握不了自己命运的李瑶。

她捧上他的脸,深深凝视他,仿佛要把他的轮廓刻进心里。他微启着唇,无声地邀约,她颤抖着把唇瓣贴上去。但在他还未来得及品咂时,一柄利刃忽然穿透他的胸膛,他瞬间被重拳击中一样,身形摇晃了下。低头看,白色缎面上慢慢绽开血色的花,成团地,无尽向下蔓延。他满脸惊愕,仓惶抬起眼来,她就站在面前,神情冷峻,连眼里的光都是冷的。

“长情……”他捂住伤口,悲凄地问,“你的心是铁做的么?”

她冷笑了声,“这都是拜你所赐,我若再上你的当,就不配当麒麟玄师了。”

他跌倒下来,仰面躺在地上,只剩一点微弱的呼吸。她迈近一步,就那样垂眼看着他,看他身形渐渐变得模糊,一瞬迸散,化作无数发光的粉尘飞浮起来。缭乱的光瀑里,一颗萦绕着赤色流光的珠子缓缓升腾,她伸出手,将它攥进了掌心。

黄粱道中妖魅凝集,但再厉害也厉害不过天帝。也许混沌珠一直在他手上,他只是不甘心,以珠化形打了个赌;又或许取得混沌珠并不需要动用武力,只需突破心魔,便可以达成所愿。

她将那颗珠子揣在胸口,拔起身形往道口去了,没有再回一次头。晦明交替中时隐时现的人,望着她离开的背影长叹了口气。总是不死心,总是在自以为是地感动自己,其实在她眼里,他只是个小丑而已。

牵唇苦笑了下,他自言自语,“本君流连人间太久了,忘了身为天帝的职责。该回去了,自此再不踏足凡尘,若来,也只为征伐……这世上果然没有任何东西,值得本君倾注心血。”

他化作一道光,直冲天际,震得头顶浊水荡漾,如同江海中狂澜的前奏。长情咬住唇向前奔跑,心里紧绷的弦松下了,但转瞬又有巨石压喉。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彻底甩掉了那个讨厌鬼,应当高兴才对,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满心只有无尽的酸楚,如同一个落进江心的人,呛出了满眼的泪,也一刻不能懈怠,必须用尽全力挣扎求生。

黄粱道中巫妖巨万,这个传闻并不是玩笑。起先那些蛮荒巨兽蛰伏,是因为天帝在场。首神有肉眼看不见的光辉,譬如神佛背后的圆光,神圣不容侵犯。万年前的血战,早已领教了厉害,所以就算他只身进入黄粱道,也没有谁敢去碰这个钉子。现在天帝离开了,这大壑又是他们的天下,他前脚走,后脚四面八方便凝聚起了浓重的雾气。阴霾之中有各色妖物隐现,忽然一声怪啼惊起,雾墙后冲出了无数上古妖兽,以倾巢之势向她扑来。

无人助阵,只有浴血奋战。经历过无量量劫的人,并不怵真刀真枪的战斗。只是对方数量过于庞大,她唯有驱动驻电,才能解决这些穷凶极恶的妖兽。

四相琴并非只有单一的作战力,它还能迷惑心智,只要琴音不断,就能令众人听她召唤。她捧着琴,站上了夔牛的头顶。夔牛天生一足,体态大如山岳。原本隐于东海之下,但神魔大战时堕入了白帝划出的大壑里,从此弱水封路,再也没能踏出这里。

夔牛能发雷鸣之声,高高蹦起,重重落下,一震五百里,踏得脚下大地尽数龟裂。长情乘着它往地势最高处去,身后巫妖失了神魂般茫然跟随着。她回身望了眼,知道一旦结界大开,这些上古妖兽会重现人间。如果照着麒麟族目下处境来看,搅局的越多,天界越焦头烂额,局势对麒麟族也越有利。可是上古巨兽残暴,杀戮无度,若是将它们放出去,那三千红尘会变成什么样,实在让她不敢想象。

只有止步于此了,她终究不是个为谋私利颠覆苍生的人。

铮然一声,魔音破空,那些妖兽忽然回过神,纷纷骚动起来。庞然的大军,放眼望去遍布河谷,各色的嘶吼错落起伏,几乎要将这世界震碎。逐个对付是绝无可能的,只有令他们自相残杀。在长情还是龙源上神的时候,她并不通音律,伏城将四相琴交给她,她只会乱弹一气。但一朝回归本源,当初铸琴的细节与这琴的殊胜之处都在她心里,她知道怎样的音节能让它们焦躁,怎样的旋律能让它们疯狂。

足尖一点,扶摇而上,琴声余波在壑底回荡,乱战也不与她相干了。冲破上层弱水,便有逃出生天之感,落在大壑边上再回望滚滚波涛,心里升起一种难以言表的失落感。纵然混沌珠在手,似乎也不意味着成功。遗憾在何处,说不清,可能是遗失了人生最后一段纯真,也可能是真情错付后心有不甘吧。

她叹了口气,来时还有伏城,回时只剩她一个人,也不知大禁把他弄到哪里去了。受伤后落在敌人手里,总不是件好事,待把混沌珠送回月火城后,得想办法再探一探他的消息。

她在大荒边缘踽踽独行,走过岱海,走过甘渊,行至泪湖边时天色太晚了,便在那里停下,生了堆火过夜。

极地的气候一向不稳定,天上阴云密布,一丝星辉和月光都没有。及到后半夜开始下雪,她仰起脸承接,纷扬的雪沫子落在脸上,转眼融化。视线茫茫看向天顶,天是混沌沌的黑,只有火堆照亮的那片空间,看得见雪坠落的走势。千道万道,撒盐一样,忽然一阵风吹过,斜扫出去千万里,她收回视线抱住膝头,闭上了眼睛。

一动不动,任雪落满头,也感觉不到冷。麒麟不怕冷,本身就有纯阳真火。上阳宫时,不知是经历过了轮回,还是寄居进了某个宫人的身体,她第一次体会到冷是何物。现在想来这黄粱道真是有意思得紧,一辈子没接触过的东西,在那里尝了个尽够。少苍的话也不全然是错的,失去了现在所拥有的东西,你便什么都不是,还不及人间一粒沙。

唇角轻轻撇了撇,有点想哭。已经离开了那条大壑,也明白一切都是假的,心里还是沉重得灌了铅似的。脸在膝头辗转,以为睡一觉就好了,可是眼皮沉甸甸,脑子却睡不着。一轮又一轮地,翻来覆去都是禁苑里的树和水缸,简直莫名其妙。

草地上有沙沙的轻响,麒麟听力极佳,知道并不是大雪落地的声音。不管这时来的是谁,哪怕是一只兔子一只老鼠都好。过去的万年孤身一人也过来了,最近不知怎么突然害怕寂寞,尤其是雪夜,人像落进了窟窿似的。

心里隐隐升起一点期盼,她从裙上抬眼,看见一片赤色的衣袍到了面前。心头一惊,她猛地站了起来,对上一双漫不经心的眼。来人抱着胸,闲闲叫了声道友,“冰天雪地的,一个人在荒郊野外烤火,真是太有闲情逸致了!”

长情蹙起眉,袖下双手慢慢握了起来,“上神如何会来这里?”

庚辰哦了声,“天帝没有告诉你么,他派我剿灭迦楼罗一族,我和九天鲲鹏大战三百回合,一同摔下流波洞了。虽说鲲鹏在水为鱼,可那条鱼太胖,不及本座灵敏,被本座斩于剑下。迦楼罗一族吃了我那么多族人,一万余年的仇,今日终于得报了。”他说完,长出了一口气,“本座先前带着鲲鹏的脑袋,上凌霄殿复命去了,顺便把替我报仇的四海龙王召了回来。刚巧路过这里,看见玄师独自一人,就下来打声招呼。”

长情哦了声,“迦楼罗一族原属凤族,九天鲲鹏又是元凤之后,上神铲除了他,对龙族可说是大大有利。”

他嗯了声,摸摸下巴道:“天界原就想挑起三族内乱,不让我们结盟,暂且顺着天帝的意也无妨。凤同宴这回成了一只死鸡,据说涅槃没成功,凤族看来要完。”一面说,眼波一面在她脸上流转,“玄师,你无事不会平白跑到大荒边缘来,此行必定带着天同交付的任务吧?”

长情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当年龙汉初劫时,三大族群就是这样互相忌惮,互相算计和蚕食,如今万年一个轮回,同样的事很快又要发生了。

果然庚辰微微一笑,“玄师不是说过想令麒麟族与龙族结盟么,为了表示诚意……”他向她伸出了手,“将混沌珠交予本座保管吧。”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