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5、第 5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世上有的人就是这样算无遗策,长情的心思一眼望得到底,因此对方的推算几乎十拿九稳。

她回到龙首原,东方熹微,长安城中的狂欢也在晨色里悄悄落幕,每一处墙角,每一道河流,到处是灯火燃烧后的余烬。空气里飘拂着淡淡的芬芳,是蜡油中加入了花精,在清冷的冬日黎明,散发出缠绵又清冽的香气。

巍峨的宫殿群,即使薄雾笼罩也气势非凡。她在城墙上站了一会儿,那个地方在她眼里是中空的,就像个容器,她躺进去,临空的复道会变成裙上的彩带,飞扬的檐牙会变成她的眉梢。

她一直不太明白,人间设立她这样的神位有什么意义,除了为无数帝王看守千年万代永垂不朽的龙脉,大概就是化作殿宇坚实的脊梁,昂着脑袋接受无尽凄风苦雨的催逼。

摸了摸脸,一口气活了一千年,皮都快糙了。这么下去不行,得问昭质要盒玉容膏来擦。

一步一步向大宫走去,每近一步身体就变高一丈。再好看的人顶天立地也会败尽美感,她不愿意让角落里那些眼睛看见,匆匆回去倒头就躺下了。

连绵的房梁屋脊发出轻微的吱呀声,每年上元后一天都是这样,这是大宫的宅神在抻筋骨。承香殿的直棂门后走出个穿明衣的美妇,袒领开得太大了,露出两个白胖的半球。她媚眼如丝,容光焕发,锁骨底下刚画了一朵别致的海棠花,花瓣上的彩墨还没干,拿巴掌大的小扇频摇着,挺胸一喊:“回来啦?”

长情掀起半幅眼皮,嗯了声。这是长公主李昭质,最近和倭国的遣唐使打得火热,看样子昨夜春风一度,餍足异常。

“殿下在和谁说话?”

门里追出来个俊俏的少年郎,十七八岁模样,生得白净细致,浓眉大眼随波顾盼,凝望昭质的眼神,简直像在看待女皇。

长情摸了摸鼻子,没吭声。刚过完四十岁生日的长公主,在少年领下的胸肌上摸了一把,笑道:“没谁,是你听错了。时候差不多了,叫人送你出宫吧,趁着天还没全亮。”

少年脸上显露出失望的神情来,恋恋不舍着:“那今晚澡雪再来拜访殿下。”

长公主说不必,“明日是驸马的忌日,我今晚要抄经,过两天再召见你。”

澡雪黯然应了,一步三回头被内侍送了出去。前一刻还摇手相送的长公主,转头就吩咐身边的婢女:“入夜把兰台的小郎君带进来,小心些,别叫金吾卫拿住。”

长情忍不住翻白眼,还记得二十五年前的中秋,昭质公主把两只眼睛哭成了桃儿,因为害怕男人,不想成婚,怕人家吃了她。如今二十五年过去了,当初纯良的兔子已经变成了狼,吃起年轻男子来连骨头都不吐。

昭质知道她又在腹诽,不以为意道:“我都四十了,没几年好光景了。现在不及时行乐,下去见了我那死鬼驸马,半点丰功伟绩都说不出来。”

长情哼哼了两声,声如震雷,她实在不理解,这种事算什么丰功伟绩。不过看见刚才的倭国人,就想起好看的小说 tsxsw.com渊底的白衣少年来,于是怏怏翻个身,屈起手肘垫在了颊下。

昭质问她怎么了,“一夜未归,必定有艳遇,说出来高兴一下?”

长情说没有,“我去了趟西北隅,遇见了一些人和事。”

昭质向来对他们的世界很好奇,那些灵异玄怪和无上繁华一起,组成了空前强大的盛世。这盛世因各族共存而欣欣向荣,所以她不排斥,甚至觉得没有妖魅,不成盛唐。

可惜长情这人慢热得很,要想从她口中套出点什么来,得花不少工夫。

“我要听你昨夜的际遇,这回又要我央求你多久才肯说?”昭质让人搬了张胡榻来,盘着腿,裹着被褥坐下了。

其实长情也想和她商议商议,所以没等她纠缠,便把所有事都和盘托出了。

昭质听得捧腹大笑,“爱恨纠葛,欲断难断。龙源上神,你的好日子来了。”

长情当然不承认,“胡说,我天天过着好日子,遇见这种事反而好不起来。”她嘟囔着,“难得下一回水,还搅了别人的婚礼。新娘子以为我是去抢亲的,其实我不过受邀证婚罢了。”

昭质笑了笑,“那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渊海君心里喜欢的是你。长情,我守了两年寡都觉得活不下去了,你一千年这么孤零零躺着,两腿间岂不要结蛛网?”说得长情老脸通红,又无法反驳,便长吁短叹着,连累百里兰宫嗡嗡作响。昭质捂住了耳朵,“别叹了,宫室该塌了。既然人家已经退婚,你干脆下嫁水府吧。”

长情哼哼,“我要是一走,你还想舒舒坦坦找小郎君?龙首原龙脉尽断,烽烟再起,又该改朝换代了。”

这么说来倒是个大问题,昭质问:“那你如何打算?看来不是不喜欢他,只是碍于肩上重担不敢放下。”

喜欢?长情忍不住发笑,“什么喜欢不喜欢,我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他。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有想起他所说的救命之恩,搅乱了他的婚事也非我所愿。如果五百年前真像他说的那样,是我把他放生在渊海,害得他被神龙画地为牢圈禁至今,那我是不是该做些什么,弥补今天的过失?”

昭质长长唔了声,一条细长的腿搭在另一条的膝头,从被褥底下探出来,在寒冷的晨色里勾挑摇摆着,吃吃笑道:“上神真是位周到的上神,如此急人之所急,我要是渊海君,今生就赖定你。”

长情懒得和她拢鹕泶雍晡暗慕ㄖ镎趿顺隼础

一道白光落在榻前,昭质撑起身看她,神果真是不老的,二十五年前自己和她看上去一样大,二十五年后菱花镜里的自己已现老态,而她却依旧秀色可餐。

她不由泄气,“那个渊海君生得如何?”

长情想了想道:“不错。”

昭质双眼放光,“比澡雪怎么样?”

长情没好说,水中的精魅根本就不是凡人能比的。那个年轻的遣唐使虽然已属人中极品,但同渊海君比起来,可能差了十个引商。

为了不打击昭质的信心,她只得说不相上下。毕竟几十年老友,让遍游花丛的人知道她的那些花不过如此,会浇灭她继续游戏人间的兴趣。人的一辈子太短暂了,大唐民风开放,得快乐时且快乐,比什么都重要。

长情开始盘算,“神龙的道场在凶犁丘,从长安过去有段距离。我人不在,先用神力固定龙脉,应该出不了岔子的。”她站在澄澈的天宇下结印,此时天已大亮,但那种有形的、丝缎一样的银光丝毫不受天色的影响,从她指尖源源不断地输出,笊篱一样扣住了重重宫阙。

昭质在一旁看着,早就见怪不怪了,只说:“快去快回,你不在宫里,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长情并不认为她这话有多少真实性,明明夜夜笙歌,哪里就缺她了。不过她还是应了,“至多三五天,一定回来。”

神不像人,不受肉身的束缚,他们可以化作流光来去自如。昭质看着她消失在天际,掖着袖子嗤笑:“分明老树开花,还不承认。”

她们相识虽只有二十多年,这里面大半时间长情又在睡觉,但昭质认为女人的天性是共通的。长情这样的神祗,也有她不为人知的小心思——为什么要解开结界?还不是方便人家自由行走,走出渊海,到她身边来么。

***

长情已经很久没有出过远门,昨夜走下龙首原都算长途了,现在御风,看着山峦在脚下飞速倒退,间关千里直达凶犁之丘,可说是降世以来从未有过的创举。

神龙庚辰,主宰云雨雷霆、沟渎河川。长情多年前曾和他赴过同一个众神宴,当时远远一瞥,连话都没说上。这次冒昧前来,她不确定胜算有多少,如果硬要套近乎,只好胡扯大家都和龙沾边,勉强算远亲。曾经骁勇的大神,一战成名后就下野了,据说如今钢火退了不少,好好央求一番,也许可以网开一面吧!

按下云头,凶犁之丘地势很高,景致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范围。身在九州时,觉得大唐盛世已是极致,但离开那片土地,方知不过沧海一粟罢了,这大荒的边缘,才是真正的无穷无极。

青草漫坡,气候适宜,她站在平原上向东北眺望,凶犁的半截山体离天只有一线之遥。云层是灰色的,似乎聚集了许多水气,随时会落下一场豪雨来。

掌管水泽就是这样,神之所在,特征愈发比别处明显。她走了一程,离山脚还有不近的距离,大雨果然泼天而下了。草底的水珠被激起,和雨水呈冲撞之势,仿佛天与地的一场交锋。长情被雨水浇得睁不开眼,朦胧间见有人执着一柄红伞,从百步远的地方缓缓而来。

漫无边际的青绿原野上乍然出现一抹红色,看上去既惊艳又诡异。长情抬手遮眉,那个人走得很慢,她等了半晌不见他发话,便扬声问:“来者何人?”

撑伞的人终于到了面前,上下打量她,“应该是我问来者何人,上我凶犁之丘有何贵干?”

长情很快明白过来,这人应该就是庚辰。

她仰面看,大神眼睫鲜浓,眉心火纹昭彰。手里的那把伞一点没有要借她避雨的意思,反而伞骨正对着她的脑门,上面的雨水聚成一线,滔滔泄在了她头顶上。

小不忍则乱大谋,她抹了把脸向他拱手,“尊驾可是龙神庚辰?”

眼前人面无表情,“你是何人?”

说实话这位上神很没有礼貌,但长情也能理解,一般著有战功的都恃才傲物目空一切,谁让人家是靠真本事吃饭的。

她又抹了把脸,“在下是龙首原看守龙脉的,叫宋长情。”多可悲,正统大神面前,她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也是神。

庚辰听后思量了下,“龙源上神?”

“不敢不敢……”长情连连摆手,“尊神面前不敢提‘上神’二字。”

庚辰的表情终于缓和了一些,“道友不远万里来我凶犁丘,必定有要事吧!我这地方偏远,道友可别说是来踏青的。”

长情说不是,“我此来确实有事相求……”

“喝酒吗?”他突然问,“要不要边喝边说?”

长情被这没完没了的雨浇得两腿发软,提起酒就觉得顶嗓子,“不了,我酒量不佳,多谢美意。”她搓了搓手,“我此来……”

“道友冷吗?”这位大神又发现了不妥,扬袖一挥,天上的雨顿时停了,他拱了下眉,“对不住,我这里的无根水,连避水珠都不起作用。好了,道友现在可以说了。”

长情再三被打断,简直没了脾气,确定他不会再开口,才小心翼翼说明了来意,“龙首原北隅有个渊潭,五百年前道友施了一道结界,不令水族登岸。五百年过去了,渊底的水精们都快长毛了,着实可怜得很。因此我特来讨个人情,想央求道友,可否把那道结界给撤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