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52、第 52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手里酒杯当地一声落在桌上, 盏中残酒泼得满桌淋漓。他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吞了混沌珠?”

大禁说是, “如今迷失了本性,遭遇围捕时杀了一众天兵,天辅君也受了重伤。要不是天猷元帅及时赶到,恐怕连神君都凶多吉少了。”

天帝脸上神情复杂,一时呆在那里,显然不知该如何应对了。

炎帝站起身,很有些不可思议,“你为什么要把混沌珠给她?这回闯下了弥天大祸, 接下去你打算如何收场?”

死伤那么多天界神众, 可比当初岳崖儿闯琅嬛盗天书严重多了。他有时确实不懂这位老友的心思,虽说为了一统乾坤, 手段狠辣些也不是什么罪过,但城府过深也让人感觉无望。一面说爱, 一面又借她之手谋算三族,这真的是爱么?他只知道玄师会竭尽全力完成天同交代的任务,却忘了她执拗起来连自己的性命也舍得下?

“我没想到……”天帝失魂落魄, “我以为她会漏夜赶回月火城, 将混沌珠交给始麒麟。”

然后等着始麒麟吞吃混沌珠, 诛杀庚辰和凤同宴?谋算得是没错,如此一来一劳永逸,只需专心消灭始麒麟便可,但那一切首先得建立在“大道无情”的基础上。如今他对麒麟玄师生了情, 再继续按照原本的计划根本不可行,闹得的不好真要一辈子当孤家寡人了。

炎帝紧要关头很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人都入魔了,留着还有何用?让她效法当初的罗睺,把人间弄得民不聊生么?”转头对大禁道,“宣神霄天五殿帝君吧,召集天众合力解决此事。”

炎帝的解决无外乎杀,天帝站在那里,人都有些麻木了。脑子里架起了无数风车,巨大的轰鸣将他震得头痛欲裂,可他知道不能照炎帝说的做,大禁转身欲去传令,他冲口喝了声站住,“没有本君的令,谁也不得轻举妄动。”

炎帝讶然望向他,“你是打算徇私情,让三途六道陷入水火之中么?入魔的是你的女人,所以你纵容她作恶?”

天帝被他吵得脑子都快炸了,“她哪里作了恶,不过只是一时失控罢了。”

“你疯了么?她杀了天兵,打伤天辅君,你还要护短?”炎帝望了望四周,低声道,“你的那点事自以为压得好,其实早就闹得沸沸扬扬了。多少双眼睛正等着看你如何处置,一万年夙兴夜寐,别为一个女人坏了道行,对不起师尊最后的嘱托。”

天帝沉默下来,那张波澜不兴的脸上表情凝固,谁也看不出他此刻所思所想。半晌才道:“这件事是我失策,后果也由我自己承担。”

他说罢便要走,被炎帝拦住了去路,“怎么承担?你肩上责任重大,千万不要乱来。”

他勉强笑了笑,“你我相识这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么多年,几时看见我乱来过?她的事我不能不管,也许坏到了一定程度,反倒会出现转机。只是天界事务这两日要请你代为主持,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炎帝再想劝解他,可惜来不及了,他身形一杳便不见了踪迹。剩下大禁同他大眼瞪小眼,“帝君,这可怎么办?斗部大将还在凌霄殿等君上下令呢。”

炎帝两眼茫茫看向天际,“陛下都亲自出马了,还有他们显身手的机会吗?别凑热闹了,都散了吧。”

大禁很迟疑,“当真这样同他们说?”

炎帝捺着唇角说当然不能,“为了女人只身赴险,传出去不好听。就说陛下已另有决断,命九司暂且按兵不动,等候陛下诏令。”一面说,一面哭丧着脸开始同情自己,“本君也想过两天安生日子,他凡心大动,每回坑的都是我。三年啊,我替他守了三年,刚松散了两天,又来了……”

大禁耷拉着眉毛说:“帝君能者多劳,再说君上唯一信得过的只有您啊。”

是啊,就为这份信得过,他也得赴汤蹈火。炎帝拖着沉重的步子下了观澜台,颇有一唱三叹的惆怅,“走吧,去传令,先稳住四海八荒,再命人严密监视龙族动向。这个庚辰太不老实了,依我的意思,直接绑上斩龙台杀了算了……”

***

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名不周。

盘古初开天地时,这里人烟不至,因此并没有命名。后来共工和颛顼争夺帝位,把山拦腰撞出一个大口子来,自此山体残缺了,才有了名字叫不周。

不周山原本很高,几乎与昆仑一样,被视为通天之境。它纵向截断大荒东西,将寒流挡在山体之外,因此早前海内气候平稳,四季如春。但自从山体被破坏,人间便有了春夏秋冬之分。春暖花开是因海外朔气斜扫,寒冬料峭是因朔气直入。反正无论如何,不周山都是寒流必经的关隘,导致山脊终年覆盖积雪,山脚却因风沙侵蚀,呈现出赤红色的地貌。

两个极端的颜色,在同一座山上完整体现,远远看去形态诡异,却又有道不尽的美。美则美矣,穷山恶水,仍旧是一片被遗忘的大地。

一道银光落在山脚,像朱红世界里忽现的清泉。禅衣逶迤,慢慢走过荒野,触目所及都是犬牙鲸背般的土墩和沟槽。

这地方条件恶劣,藏身之处很难找。向北望,倒是有一条寒暑河,河边方山连绵,最高的也能有十几丈,勉强可以藏下一头巨兽。

一面寻找,一面觉得不安,迫切想见到她,又不知她吞了混沌珠后变成了什么模样。有时真恨自己,动情后逐渐丧失了独断的能力。始麒麟吞吃混沌珠,和她吞吃混沌珠又有什么两样?如果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待,很快便会传来龙族与凤族被降的消息。就算自己不忍心,派诸天帝君平息神兽之乱就好,这场变故很快会过去,三界也将迎来前所未有的安定与繁荣。

可计划推进到这里,他后悔了,有了牵挂,偏要亲自蹚浑水。明明黄粱道时打定了主意一刀两断,结果得知她出事又匆匆赶来,自己现在究竟是怎么想的,连自己都说不清楚了。

他茫然走着,茫然呼唤:“长情,本君来了,出来见见我,我有话同你说。”

可是耳边只有呼啸的风,偶尔参杂着石子在河床上滚动的声响。

她不肯现身,他知道她是有意躲着他,甚至可能潜伏在某个暗处,正伺机准备咬断他的脖子。他寸步留心,一片朗月照耀,山是巍巍的山,影是颤动的影。

忽然风里传来压抑的喘息,那是猛兽进攻前专注的准备,时断时续,仿佛这样能隐藏自己。但不巧得很,她在他上风,虽然预测距离不下百步,但微微的一点动静都传进了他耳朵里。

他站定了,月光皎洁,山色变作深蓝,他在玄异的世界里试探,“长情,你可在这里?”

巨兽的呼吸有轰鸣之势,在他听来恍如焦雷。他静静站着,静静听声浪越来越近。利爪放轻力道踩踏,石子却在脚下发出了互碾的声响。

余光瞥见一片足尖,他心头怅然,再也不是美人素履了,趾甲尖利如刀,在寒夜里发出凄清的光。呼吸声悬在头顶,若是没猜错,抬头就能看见血盆大口。不知她还记得他么?抑或是吞吃了混沌珠,愈发坚定了要杀他的决心吧!

他还是等,等她先出手,他想知道她的态度。很可惜,她口下并未留情,猛地一声咆哮,向他扑咬过来。

獠牙杀到,巨大的咬合力要是落实在身上,那半截身子恐怕就没了。好在预先有准备,他两臂交叉,拱起一道防御的光墙,她无从下口,反被气流弹出了好几丈远。

他终于转过身来,到这时才看清,变异的麒麟早就没有了流动轩昂的气韵。混沌珠是魔祖的法器,凝聚了魔道的恶与怨。五气入体后冲破桎梏放肆生长,如今的玄师眦目欲裂,獠牙有七八尺长,他这样的人形,恐怕连塞牙缝的资格都没有。

她一击不中恼羞成怒,足下烈火口中雷电,呼啸着向他横扫过来。他扬袖掀起狂风,双手结印大喝一声“破”,强劲波光穿火劈雷打散她的攻势,复狠狠向前推进,一下击中了她的璇玑穴。

庞大的身躯被震飞,重重砸在地上。可能摔得有点晕,她晃晃脑袋,很快起身再战。接下来的一轮奇袭,简直激发出了罗睺当年的力量。万年之前白帝与魔祖交战,当时他就在中天观战,那轮战斗当真打得日月无光,那时他还曾遗憾不能参战,如今一役重现了当年的激烈战况。

电光相交,一击迸散,麒麟刨爪压身作进攻状,巨大的身形上方隐约浮现出魔祖的影像。他暗暗吃惊,再这样下去,恐怕罗睺寄居在混沌珠里的残念会强行夺舍。他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控制住她,至少让她冷静下来,不再调动内力。

天帝自有混元神力,运足了气出手害怕会伤到她,总是要保留几分。只是这力量过于凛冽,即便留了余地,也还是将她打得五脏移位,骨节寸断。

他收回手,心里一阵发慌。混沌珠的业力暂且被封印起来,麒麟的真身也随即消散,只剩一个楚楚的身形蜷缩着,因疼痛抖作一团。

他匆匆过去看她,这刻顾不上什么男女大妨了,反正她没穿衣服的样子他不是第一次看见,虽然暗暗羞怯,行动上也未有任何彷徨。他想抱起她,但是轻微的碰触也引发她痛苦的呻/吟。他僵着手臂,一瞬竟不敢动作了。

亲手打断的骨,只有靠他亲手接上。他输了神力为她续命,可她醒过来第一件事便是向他嘶吼。眼里赤红的光没有散去,就算恢复了人形,神识也还是停留在兽的状态。

也许是长时间处于亢奋,一时难以回归本源,不要紧,过会儿总会好的。他还抱有一点美好的祈愿,在她试图攻击他时努力控制她。可她实在彪悍,他没办法,抬袖一记手刀劈在她肩颈处。

她晕过去了,到这时才算安静下来。他脱下罩衣包裹她,就近找了个山洞先安置,然后再另外想办法,看看能否逼出混沌珠。

不周山唯一的一点好处凸显在地势上,易守难攻,山腰有一处平地,倒像个天然露台。露台下地势陡峭,走兽上不来,天上呢,他不发话,也断然没有人敢出现打搅。

没想到真真实实和她单独相处,居然会是在这种情况下。他放她躺下,一遍遍看她的脸,她始终拧着眉头,他知道她现在一定很难受。

心里千斤巨石压着,脑子里乱得厉害,努力定下神,才悬掌试图把混沌珠吸出来。然而那魔珠仿佛生了根,明明就在那里,却任凭他想尽办法也岿然不动。他着急,恨自己为什么那么混账,会将计就计把混沌珠给她。早前受惯了她的冷眼,却在她举剑刺向李瑶时赌气,把她一个人扔在了黄粱道……后来她遇见了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会吞下混沌珠,他也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快要疯了,如果她醒来还是这癫狂的样子,他又该怎么应对这棘手的一切。

她长声吟哦,孩子般低泣着说疼。他慌忙替她揉搓四肢,“哪里疼?说出来,我替你治伤。”

她缓缓睁开眼,满目红光敛尽,收缩成一个小小的赤色的环,火光之下有种妖娆的美态。像刚认识他一样,定眼看了他很久,张了张嘴,哑着嗓子叫他少苍。

天帝一瞬感觉酸楚,记事以来除了师尊白帝,她是第二个直呼他名字的人。之前虽也曾叫过,但大多时候伴随咬牙切齿的咒骂,那两个字对她来说不具任何意义。反倒是这次,她的语调出奇地正常,他忽然觉得一切似乎不太坏,如果单单对于他的爱情,真的不算太坏。

他挪过去些,伸出手臂来揽她,“你还记得我是谁,你没有忘记我。”

她驯服地靠着他,大战一场后精疲力尽,鬓边的发汗湿了,瑟缩着说:“好冷。”

才言罢,一双冰凉的手忽然落在他手腕上,略停顿了下,顺着宽大的袖子扶摇直上,所经之处激起一串细栗。他有些惊讶,她却很贪恋的模样,唇角带着餍足的笑,喟然长叹着:“好暖和呀……少苍,你真暖和……”

如此软玉温香,是个男人都拒绝不了。他竟然恍惚了,任她和他肌肤相亲,甚至生出不枉此生的念头来。可是一切狂潮般涌来,又狂潮般褪去,残存的一丝清明强迫他回神,就在此时发现她獠牙暴涨,张嘴咬向他喉头。他横臂去挡,利齿穿透他的前臂,连切割皮肉的脆响都听得一清二楚。

血洒得到处都是,她还在疯狂叫嚣。他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狠下心肠,把她绑了起来。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