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55、第 55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万年之前的无量量劫, 神魔巫妖大战。通天自知不敌神族,分裂功元造就了都天、无极、鸿蒙、混沌、玄黄、盘古六大魔珠。这些魔珠神通不一, 各有所长,为了将他们串联起来,通天炼化自身形成截珠盘。只要截珠盘在,这些魔珠便不会四散,一旦珠盘召唤,不管是在九天还是在黄泉,截珠都会受命归位。通天身死后,罗睺曾试图再聚六大魔珠, 但因他自身没有实体, 最终以失败告终。现在若是换个修为深厚的血肉之躯,将自己锻炼成鼎再召唤截珠, 那么结果将会如何,几乎不言自明了。

为了一个女人, 把自己弄得六亲不认,这就是天帝这一昼夜想出来的好办法?他张口提及,炎帝心下不由打颤。先莫说他毁了自己之后, 三途六道能不能再接受这样的首神。就算救下了玄师, 她又会感激他几分?放弃一切后换来一句谢谢和一个飘然远去的背影, 光是设想,就让他感觉这老友的结局会可怜至极。

绝不能让他走到这一步,炎帝道:“爱情若让你昏了头,我负责一棍子打醒你。你敢动这心思, 我便杀了麒麟玄师,让你彻底断了念想。”

天帝愣了下,很快浮起难堪的笑,“我只是随口一提,你不必当真。”

炎帝却声色俱厉,“天帝陛下口中说出的话,几时儿戏过?刚才你和我谈及截珠盘时两眼放光,你敢说只是随口一提?我问你,现在入魔的究竟是她还是你?你可还记得自己的身份?什么小情小爱,过去不是嗤之以鼻么?如今就算动了凡心,浅尝辄止便好,你怎么能入迷成这样?”

炎帝的当头棒喝总算是有用的,他怔忡片刻,压住太阳穴喃喃:“我当真糊涂了……你放心,我还不至于昏聩至此,刚才那话,以后绝不会再提了。”

“提不提是重点么?重点是你分明动了心思!你我结交万年,我不愿意看着你葬送自己。当初师尊既然命我辅佐你,那我就算粉身碎骨,也不会辜负师尊的嘱托,不像你!”他气冲冲说完了,忙着去办事,走了几步重又折回来,两指比比自己的眼睛,又凶狠地比向他,“我会盯着你的,你最好不要乱来。”

天帝拉着一张脸目送他走远,此时才发现头痛难当。这一昼夜,几乎要把他熬干了。他天生神骨,降生以来就不知道什么是乏累,可从她吞吃混沌珠起,他就觉得喘不上气来,是身心俱疲的那种折磨,可以将人割肉拆骨,然后拍碎了,砸进深渊里去。

回头望,床上的人闭眼躺着,缠绕在腕间的铁链沉重,细弱的臂膀仿佛随时会被折断。可再多的不舍也只能硬下心肠,她的哭喊和求告都是假的,不能听也不能信,只有把自己的心凝练成铁,才能长久留住她。

门外传来仙官回禀,说诸天神君在玉衡殿求见陛下。他随口应了声,并未挪步。其实一时一刻都不想让她离开视线,可手上亟待解决的事必须去办。他没有办法,再深深望了她一眼,才转身走出郁萧殿。

天界事物冗杂,大到山川河流,小到蝼蚁草芥,但凡他们觉得要紧的,无一不向天帝奏报。他不得不耐下性子逐一处理,待事情办完,月已中天了。

从玉衡殿出来,姜央正掖手立在廊下静候,“臣看陛下气色不好,还是好好歇息一晚吧。臣为陛下准备了药膳,有益气补血之效,还是那句话,不管遇上什么难事,御体最是要紧。”

天帝道无妨,“把药膳端来,本君带进郁萧殿去。”

姜央统管天宫宫务,没有半点动静能逃过她的眼睛。她朝郁萧殿望了眼,弥罗宫一线就数这间殿宇最为高深雄伟,平常是用不上的。这次陛下带人回来安置,又不叫众人接近大殿,但里面间或传出的铁链拖动的声响,和兽一般令人惶骇的嘶吼,还是毫无遗漏传进了她耳朵里。

“玄师的起居交由臣来负责吧。”姜央道,“陛下公务巨万,不要因此累坏了身体。”

天帝神色淡然,也不觉意外,“你都知道了?”

姜央道是,“臣侍奉陛下六千年,天宫中一切事务臣都了如指掌。陛下也不当瞒着臣,让臣知道,臣可助陛下一臂之力。”

天帝听后不过一笑,“元君是本君膀臂,此事并非有意瞒你,实在是暂且不便。不过你既然已经知道了,也好。郁萧殿里所需的用度,你都替本君准备好,至于其他……元君不必过问,本君可以自行解决。”

姜央没有办法,只得将换洗衣物等送到宫门前。一个日常起居都需要侍奉的人,照顾起别人来不知能不能妥帖,她不放心,“若陛下周全不过来,随时命人传话给臣。”

天帝颔首,自己托着托盘进殿内去了。

先前他在玉衡殿理政时,她就已经发作过一通。每次邪魔攻心,都是一场痛苦的战斗,过后便半寐半醒,力竭欲死。

他进来,走到床前看她,她微微睁开眼,吃力地打量四周,“这是哪儿?”

他放轻了语调道:“在碧云仙宫,这是郁萧殿,是我弥罗宫的一部分。前面有排云殿和玉衡殿,再往前便是朝议的凌霄殿。”

她无意识地哦了声,也不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知听懂了没有。倒是并不抗议他又将她锁起来了,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囚禁的生活,懒懒闭上了眼睛。

“长情……”他叫了她一声,“我替你洗漱可好?”

她没有答,反正已然身不由己,那些事都是小事,随便吧。

他绞了手巾来,牵着袖子为她擦脸擦手。他是个细致人,做什么都轻而柔,唯恐弄疼了她。她的皮肉紧绷,有温热的东西贴上来,拂扫过后留下一片清明,似乎通体都舒畅起来。他为她擦拭手腕、臂弯,甚至肩颈,她不觉得羞涩,反而定定看着他。

天帝有些局促,但尽量装得平静从容。长情仔细研读他的表情,唇角飘过促狭的笑,“你心跳得很快吧?”

他手上顿了下,淡定地说没有。

她也不追究,懒散笑道:“我何德何能,竟能让天帝陛下为我擦身。”一面说,一面缩了缩肩,“这罩衣太硬了,穿着好难受,替我脱了吧。”

天帝的衣裳,即便是燕服也甚为华丽。两肩绣日月山河,绣活针脚细密,最软的丝线层层重叠,贴身穿也难免不适。

她轻飘飘的眼波飞过来,天帝却显得两难。有时她觉得他真的太会装模作样了,“我不是早就被你看光了么,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

他颊上发烫,只得定了定神,抬指一扬,把那件罩衣褪去了。

玉人皎皎,如明月一般,醒时和晕厥时是两样的。他本以为可以心无杂念,后来才发现做不到。湿润的皮肤在灯下泛出蜜色的光,原来女人的曲线和男人大不一样。他不动声色暗自欢喜,为她擦拭后背时,她轻轻靠在他胸前,那一刻星月俱沉,世界只剩他们两个。他手里的巾栉落下来,空出的两手无处安放便拥住她,小心翼翼地,像拥住了一团云絮。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习惯了他不时亲昵的动作。他喜欢她,身体的渴求是人之常情。她起先很是抵触,在经过了黄粱道的一切后,性格里泾渭分明的成分变淡,直到现在,隐约也很享受,也许是吞了混沌珠的缘故吧。

他身上有某种神秘的力量吸引着她,耳鬓厮磨后唇与唇几乎相贴,她深嗅他的馨香,天帝神力从那微启的唇瓣间缓慢溢出,被她吞咽进腹中。他当然察觉了她的小动作,但并不阻止。正道的神力能压制她身体深层的痛苦,就算事后自己元气受损,他也还是纵容她。看着她脸上蜿蜒的脉络隐退下去,一切都是值得的。

他伏在她肩上轻喘,她说不清这是种什么感受,只觉心头苦涩渐起,黯然道:“你会被我拖垮的。”

他直起身,撑着床帮笑了笑,“这点损耗于我来说不算什么。”缓过神来又去搓了手巾,上半身在他咬断银牙的坚持中有惊无险擦完了,下半身实在是个大难题。

他不敢上前,眼神闪烁。她一哂,“天帝陛下害羞得紧,你不是开口闭口称我是你的女人么,女人要来做什么用,你可知道?”

他十分尴尬,“本君是不愿趁人之危。”

她失笑:“你我这样的立场,不趁人之危,你可能永远没有机会得偿所愿。”一面站起来,一面向他伸出手。

他愣了下,她就那样坦然面对他,长发垂在胸前遮挡了大半春光,但身线玲珑,山峰谷底叠烟架翠,叫他脸上火一样灼烧起来。

天帝陛下也有掰不开镊子的时候,他那个模样,实在很难把他和呼风唤雨的天界首神联系起来。她不想再逗他了,勾了勾手指,“把手巾给我。”

他才明白过来,慌忙递过去,然后识趣地转过身。站了一会儿发觉之前的一切都说不通了,分明链子够长,她在小范围内的行动是不受限制的,那为什么还要接受他为她擦身?她是不是认定了他对她有所图,现在的长情又能不能控制自己的思想?

天帝心里七上八下,身后传来悉悉索索的声响,愈发让他感到茫然。半晌听见她嗳了声,“手绑住了,我怎么穿衣裳?其实我知道你是成心的,就是想看我不着寸缕的样子。”

对比泪湖湖畔将他骑在身下的玄师,现在能说出这番话来倒也还算正常。矢口否认有损天帝格调,世上误会他的人多了,他从来不需要辩解,只是问她:“替你解开了铁链,下一步你就会对我拔剑相向吧!”

她嘲讪不已,“如果天帝陛下不放心,欢迎你不错眼珠看着我穿衣裳。反正我在你面前,早就没什么尊严可言了。”

他嘴角微沉,这样的话说来总是很伤人心。他们之间的相处确实问题重重,他也希望她能对他放下防备,甚至他有时很羡慕伏城,羡慕她一万年初心不改,一本正经地对那条螣蛇心存好感。然而自己终究和伏城不一样,以彼此间的陈年宿怨,若他没有问鼎天道,恐怕就连和她说上一句话的机会都不会有,更别谈今日这般纠缠不清了。

他回身说好,广袖一拂,铁链松开,啷地一声砸落在地。他好整以暇抱起了胸,抬抬下巴道:“就依你所言,本君看着你穿。”

她没想到他会一副求之不得的语气,一气之下夺过那身禅衣,狠狠骂了句“不要脸。”

他心里打鼓,但绝不能退缩。她就是吃准了他脸皮薄,几次三番以此为把柄对他施压。若现在这套不起作用了,她还能拿什么来对付他?

反正彼此都在咬牙坚持,谁也不肯退却半步。当然天帝相对来说要更受用一些,毕竟美人更衣和宽衣解带一样,本身都是一件极端旖旎的事。

她一件一件把衣裳穿上,从心衣到亵裤,从长裙到上衫。举止袅袅,穿一件便看他一眼,大约在等着他服软。这世上男人,哪有一个会惧怕这样的好事,所以他除了脸红心跳外,并未打算移开视线。

她轻叹了口气,“陛下,你把我抓到碧云仙宫来,应当不会仅满足于看我换衣裳吧!刚才你替我擦身时可曾动欲念?天帝的欲念必定不同凡响……万一要是让我怀了孩子,那可怎么得了!”

她一向敢说,刚才从他身上汲取的神力,足可维持她两三个时辰的口齿伶俐。天帝不知所措,“你怎么……”

那凤眼婉转,瞥了他一眼,“怎么办?”

他被她问住了,赌气道:“怀上便生下来,本君难道还容不下自己的骨肉吗?”

“可你骨肉的娘是个半魔啊,天界诸神会不会害了我儿,再把你拱下台去?”她设想了一下,高兴得要命,“原来这是个兵不血刃就能战胜神族的好办法啊,我怎么到现在才想到!”

他隐约觉得不太妙,果然她冲他眨了眨眼,“天帝陛下,我同你商量一件事。”

他忙摇头,“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

长情很不满意,“浑身上下都不清不楚,现在要划清界限是不是晚了点?”她抿唇一笑,向他招手,“你过来。”

天帝不赏脸,摇头摇得毫无风度可言。她拉下了脸,“你过来!”

他反倒往后退了一步。她横眉竖眼的,既然他不肯过来,那只有她过去了。可是她刚举步,他转身便跑,这种反应实在太伤人自尊了,她边追边哼笑,“不是要死要活要我爱你么,如今我打算好好爱你了,你跑什么!”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