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56、第 56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为什么要跑, 这个问题背后掺杂了太多的无可奈何。人生好像专和他们过不去,永远处在你进我退的尴尬境地。如果她没有吞吃混沌珠, 想对他如何都可以。然而她现在目的明确,虽然有可能只是出于玩笑,但万一假戏真做,接下来又该怎么处理?

他逃跑的路径当然没有超出郁萧殿范围,因为她无法从这殿宇出去,他不能让她失望。她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边跑边要求他站住。单就体力上来说,她想追到他很难。他终于还是不忍心, 停下步子转回身, 张开了双臂。她脚下刹不住,一头便撞进了他怀里。

这一撞, 撞碎了一池碧波。若没有那么多的阻碍,她还是单纯的她, 那该多好。她扑进他怀里,他拥住她,身体像找见了遗失的另一半, 一朝重组, 满心悲怆, 只想掉泪。

“长情,现在的你,可还是原来的你?”他低下头,把脸埋进她颈窝, “你不要入魔好不好?永远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她大张着两眼,眼中赤色的光环时隐时现,“现在不是在一起么,你画地为牢,我走不出去了,你还想如何?”

可他需要的并不是一个躯壳,他希望她像个活生生的人,具备喜怒哀乐的情绪,高兴的时候会发自内心的笑,不高兴时会对着他哭闹……可惜都成泡影了,混沌珠一日不取出,她一日对他虚情假意。虚情假意……也许已经是最大的恩赐,一旦截珠从她身体里剥离,恐怕她连虚情假意都懒得施舍给他。

有时很矛盾,看她每一次魔性大发痛苦欲死,他就恨不得立刻救她脱离苦海。但一想到能够自主的长情不会再依附他,他又犹豫彷徨,似乎截珠的存在,也不算坏事。入了魔的她,他可以名正言顺挽救,正常的她,他又拿什么借口去强留?

垂帘另一端的黄铜镜里,倒映出两个密不可分的身形,他看见自己的可怜相,卑微到不堪入目。他闭上眼睛,把脸埋进她的长发里。乾坤大道唾手可得,唯有人心不可得。

忽然一个温柔的抚触落在他背上,轻而缠绵地挪动,调动起他全部的注意力。那双手像低徊幽咽的唱叹,在他心上栓了无数根傀儡线,随着她的轻拢慢捻,忽高忽低地荡漾。那十根灵巧的指尖穿过他敞开的大氅,划过腋下,落在薄薄一层缭绫上。待要去解他胸前金扣,却被他压住了手。

她抬起一双大眼睛,不解地望着他。他说不行,“现在……不行。”

她眼里泛起隐隐的泪光,“你嫌弃我了?”

他喉头哽了哽,“没有。因为你病了,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你真实的想法。我怕你将来不认账,我平白被轻薄了一遭,到时候无处喊冤。”

她听了顿下来,似乎很难理解他的想法。总而言之他不愿意,那也没有办法,她长吁短叹着:“过了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天帝陛下不要后悔。”说罢放开他,仍旧坐回她的床榻上,向他扬扬手,“该把我锁上了,免得我疯起来,踏碎你的凌霄殿。”

他没有照她的话做,只是垂袖悲伤地望着她。

她最受不了他这个样子,明明强到没有敌手,在她面前总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她含笑看着他,看久了眼睛酸涩,便调开视线道:“你束缚住我的真身,究竟要束缚到几时?你可知道,我的每一寸皮肤,每一段骨节都在痛,像有无数的蚂蚁在啃咬……你说爱我,原来你的爱会让我痛不欲生。”

他慢慢过去,弯腰握住她的手,“你且忍忍,我会找出救你的办法。”

她很暴躁,霍地甩开了他,“我不需要你救,只要你撤走禁咒就能停止这种痛,你为什么不答应?看来你所谓的爱,还是抵不过大局为重,那又为什么要假惺惺,装作用情至深?”

他无法回答她,她的问题确实让他惭愧。他对吞噬了混沌珠的她还是有忌惮,入了魔的麒麟并没有想象中那样容易对付,截珠的威力还会继续滋长,如果不困住她的真身,最后除了杀掉她,恐怕没有别的选择了。

他说:“我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你。”

她听后大笑起来,“让我那么痛,居然是为了保护我,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知道央求他也无用,她放弃了,怏怏叹口气,背过身躺回了床榻上。

他束手无策站在那里,理智与情感不断撕扯,最终还是锁住她的双手,推开殿门走了出去。

天顶星辉闪烁,他独自在漫漫神道上前行,不知走了多久,从半道遇见司夜星官,走到日神遥遥向他施礼。猛然抬眼,红霞遍布,他看着日轮缓慢升起来,大荒边缘的深壑方向传来兵戈之声。算算时间,这刻应当是龙族与壑底巫妖交战正炽的时候。

掖着袖子站了会儿,意兴阑珊,顺着原路折返。走了几步又见中天云海奔涌,向下看,二十二天乌云密布,雷电在云层交接处奔走,他轻轻蹙了蹙眉,转身往凌霄殿去了。

静静坐于首神台,殿中浩大无垠,只有两掖神兵侍立,但也距离甚远,人影在袅袅香烟中恍惚。他拢起广袖下的双手,入定般等待前方的消息,终于有斗部将领入殿回禀,说庚辰早有防备,还未下大壑便反了。此时龙族正与斗部混战,炎帝也已遵法旨,全力平定叛乱。

神霄天九司三省四府的上神都来了,下界大战自然惊动了他们,入殿后九皇真君便极力陈情,“应龙在无量量劫时功不可没,且前不久剿灭九黎与鲲鹏两桩战事中也不负陛下厚望,如今……”

“如今本君命他镇压上古巫妖,派遣炎帝助他一臂之力,没想到他倒戈一击对抗天庭,如此重罪,真君竟还敢为他辩驳?”天帝一怒,拍碎了神座的扶手,盘古石顿时化作万千流火,向下界飞坠而去。他站起身,目光泠然扫视过众人,寒声道,“尔等好大胆子,眼中只有应龙之功,忘了这煌煌天道谁为主宰!”

众神见状不敢造次,忙俯首叩拜,“臣等并无此意,请陛下息怒。”

天帝过去执政万年,从没有过这样的疾言厉色,这一震怒惊住了在场众神。天界不容上古三族,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但鉴于庚辰平时也算循规蹈矩,遭遇变故时,总有人会站出来为他求情。原本九皇真君不过是想替他说两句好话,求得活命的机会,但以天帝目下的态度,看来是不能够了。众神也怪他不识时务,入凌霄殿是为讨得天命平定战事,没想到被他一搅合,弄得大家是来为应龙求情一般,于是眼风嗖嗖,只差没将九皇真君射成筛子。

天帝暴怒是下马威,待得众人宾服,便又换回了平和面貌,缓声道:“大壑下巫妖巨万,龙族既反,巫妖冲破结界也在弹指之间。本君须防患于未然,不令战事扩大殃及三界。着令……”带着冷嘲的目光落在了那个斗胆求情的人身上,“九皇真君统帅曹院子司兵骑,助炎帝平定应龙之乱。还望真君莫念私情,剿灭祖龙余孽,带庚辰首级来见本君。”

天帝并不是个良善人,他会记仇,且睚眦必报,九皇真君要是聪明,干脆闭嘴不语,这件差事就不会落到他身上。现在上令已下,众神都向他投去爱莫能助的目光,九皇真君无法,只得领命下界去了。

浮丘大仙揖手向上呈禀:“臣观下界,麒麟一族正向五凤山进发。始麒麟有不臣之心,恐怕此时与鸟族交结,不是欲结盟,便是有吞并凤族之心,还望陛下早作决断。”

天帝沉默了下,冷冷望着浮丘大仙,“依卿之见,此事当如何处置?”

浮丘大仙不由忐忑,大家隐约知道天帝与麒麟玄师关系匪浅,因此提及麒麟一族时,多少都有些顾忌。现在天帝直接将问题扔回来,愈发让人进退维谷。浮丘大仙摸了摸脑门上的汗,小心翼翼道:“臣以为麒麟一族乃上古瑞兽,且始麒麟之子拜在玉清天尊门下万年,与龙凤二族还是有区别的……”

上首的天帝笑了笑,“有何区别?始麒麟有不臣之嫌,大仙方才不也说了么。这些年龙族与麒麟族不安分,倒是凤族因元凤涅槃无望,还老实些。麒麟族既然已经前往五凤山,暂且不必打草惊蛇,先看看天同此行的目的吧。本君也不瞒诸位,上古三族并非不可留,本君容得下臣服天道的神兽,但绝不姑息胆敢挑战本君权威的祸首。天同之子拜于玉清天尊门下又如何,本君留他一命,不表示本君要看他的面子,纵容他父亲兴风作浪。”

所以天帝陛下终究还是万物主宰啊,不因私情默认麒麟族的裙带关系,这样事情就好办多了。

众神松了口气,云雷大将拱手:“麒麟玄师吞噬混沌珠,臣随天猷元帅下界缉拿,但玄师逃入不周山,臣等于海内巡视,至今未发现玄师踪迹。混沌珠为魔祖罗睺法器,由通天教主分裂而成,魔性无比,若任由玄师在外……”当然后来的话,在天帝面无表情的凝视下,消散在了广阔的殿宇里。

“玄师的事,诸君不需过问。本君主宰三界九州,何事为重何事为轻,本君自有一番道理。”他目光如水,流淌过在场的每一张脸,“本君知道,关于本君的私事,三十六天向来非议不断。今日开诚布公也无妨,如果一切进展顺利,本君的天后人选就是她,且绝无更改的可能。玄师是玄师,始麒麟是始麒麟,万年前的种种随着兰因的死,都已经烟消云散了。如今的玄师与其说是麒麟祭司,倒不如说是龙源上神。她于本君有救命之恩,他日就算麒麟族湮灭,本君也会保她安然无恙。”

这么一说,不明白也明白了。天帝的意思很清楚,他们只管去对付麒麟族,只要留下玄师就行。天地总主要保全一个女人,当然算不得大事,但麒麟祭司将来可能成为天后,那么他们这些对麒麟族下过手的人,日后见了天后娘娘岂不尴尬?

众神面面相觑,觉得这件事难办的程度,不亚于当初琅嬛仙君和龙伯后人的纠葛。为什么这些大人物都喜欢给自己制造难题呢,难道是彪悍的人生所向无敌,自己找自己麻烦,才能让活着更有意义吗?本来和自己过不去也并非不可以,但他们这些陪练的人何其无辜,要经受如此可怕的里外不是人,这还让不让人尽忠职守了?

大家左右为难,大家很彷徨,天帝说完这通模棱两可的话就走了,剩下他们对着被拍碎的宝座直发呆。

“陛下的意思是,要灭了未来天后的族?”

众人纷纷摇头,风火元明君最为乖觉,他看着那张宝座,喃喃说:“我在蘅皋北岸见过仅存的盘古石,诸位商议着,我去去就来。”

一人落跑,剩下的人大觉无趣,反正也商量不出个首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尾来,最后摇着头草草散场了。

先前天帝还为龙族公然对抗天庭而恼怒,后来一思量,发现庚辰此举反倒让他抓住了把柄。若龙族在剿灭巫妖时被封印,四海八荒会传言天帝不容人。但若是庚辰按捺不住自行反了,对上界来说也是成全名声的有利时机。

他颇有邀功的心思,急于把好消息告诉长情,庚辰对她的欺辱叫他拿命来还,她听了一定欢喜。

他匆匆推开了郁萧殿的大门,前一刻还带着笑意,后一刻那笑意便如琉璃破碎,消散于一弯仰月的边际。

触目所及的一切令他几欲发狂,他看见拖拽着铁链的人气若游丝,两条臂膀已经看不出本来面目,满地都是指甲剃下来的肉,成片地,血肉模糊地沾满了床榻前的金砖。

他腿里没了力气,跌跌撞撞到她面前,跪下捧起她的脸,颤声问她为什么。

她的头发都湿透了,睁着一双猩红的眼,茫然重复着:“我疼……我疼啊……”

他泣不成声,一瞬心被凌迟殆尽。她的痛他缓解不了,甚至为了驯服她,他束缚她的真身,雪上加霜。现在他还能怎样?彻底败了,只有无条件投降。

颤抖的双手几乎凝聚不起神力,他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勉强稳住心神,开始一点点为她复原千沟万壑的双臂。可饶是如此,依旧留下了深浅不一的伤痕。

她的双眼被血色浸透,分辨不清瞳仁,只是不声不响疯狂拽动铁链。他走投无路了,将手臂递到她嘴边,轻声说:“咬吧,吃了我的肉,你会好受一些的。”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