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58、第 58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她想, 她可能遇到了世上最纯情的男人。

以前他在她眼里,一向冷静精明, 自控能力极佳。纵然惊涛骇浪心中流过,也可做到喜怒不形于色。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万年前初见时,他是眉眼冷厉的上神,手执利剑屠戮她的族人,眼里只有白帝的命令,天道即是吾道。万年之后重逢,他们都有各自的新身份, 那时她惊艳于他的眉山如黛, 秋水无尘,那少年模样一度深深镌刻在她脑子里。但后来神识恢复, 初见的心悸和恐惧,还是磨灭了清风明月的美好。所有的舒适都是可以被取代的, 只有痛会永垂不朽。直到现在,她还是认定天帝可以自如地控制自己的一切,包括他的情/欲。但当她坐上他腿根的时候, 她才发现这个解读, 好像来得没有任何依据。

他的反应与其说是少苍的反应, 莫如说是云月的。他羞怯不安,微微挪动身体,一直垂着头,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打招呼的动作显然有些吓到他了, 他眼睫一颤,似乎想要探究她这么做的用意,可惜最后还是放弃了,反而把头埋得更低。

薄薄的几层云罗,隔不断那种尖锐到几乎痛楚的感觉,他绷紧身体,扣住她腰的双手无措地松开,抓住了榻上的垫褥。

她看看那双手,“你很紧张?”

他啊了声,“没有,我不紧张。”

她的唇角隐约浮现一点笑,倾前身子,无骨地枕在他肩上。

所有感觉都凝聚到某个焦点,她的腰肢柔软,像起伏的水,曼妙来去。他气息混乱,她的呼吸也在他耳边咻咻,彼此给对方鼓励。原来两个人之间的游戏竟是这样玄妙,尚未真正到达那一步,已经让人目眩神迷。她在他身上撒野,像得了个有趣的玩具,简直乐此不疲。他有些癫狂了,狠狠捉住她的腰,隔靴搔痒的试探,似乎根本解不了他的渴。他用力将她拉近,她轻忽一声,被拽低了身子。

紧密贴上去,虽然依旧不能如愿,但已经足够了。她像朵野性的,猖狂盛开的花,长发凌乱覆于两颊,脸是潮湿的,眼睛也是潮湿的。遭遇变故以来,她的面色总显得苍白,但现在两颊红晕蒸腾,仿佛濒死前的回光返照,一瞬迸发出前所未有的艳丽。

他沉溺,却又感到惊惧,“长情……”

她细细研磨,绵长的鼻音敷衍式地嗯了声,在他耳边低语:“我想吃了你。”

那是糜艳又骇人的字眼,他艰难地吞咽,“你想怎么吃了我?”

她慵懒一笑,将身子往前递了递,“骨架熬汤,肉便生吃了吧。”

她原本比他高半个身位,仅仅一个动做,便让他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那声笑尤在耳边回荡,明月皎皎已至眼前。他脑子里嗡然如弦断,看见衣襟半敞下隐约的峰峦,在他还未回神前,她牵起他的手,覆了上去。

看不见彼此的表情,长情贴在他颈窝,闭上了眼睛。她能感觉到他的手指,他五指修长,她并不丰腴,恰盈一握。起先他大概呆住了,僵着一动不敢动,后来倒得趣起来,小心翼翼揣捏出样式,玲珑的一点,却永远在他掌心。

这算是悲极痛极后,丰厚的补偿么?那只手忽然顿住了,从交领下抽出来,温柔落在她脊背上。和她贴面相抱,哀声说:“不能趁你病时……待我们大婚……”

她茫然重复:“大婚……”一面说,一面嗟叹,“我们如何能有那一日!”

有时沉溺于幻境,人便快乐许多。一旦回到现实,人生凄凉无望,便什么劲都打不起来了。

她恹恹从他身上下来,依旧躺回她的枕上去,阖上眼睛说:“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你若不放心,还是把我锁起来吧,下一刻我会做出些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他默然站在她床前,不知道自己这刻这样理智究竟是对还是错。若从心来说,他恨不能抛开一切,与她成亲,甚至带她归隐。可这理想永不可能实现,他们之间必要经受无尽的折磨,待得血熬干了,枯骨上开出花来,才能修成正果。

他垂袖,握住她的手,“今夜我在这里陪你,以后每夜都是,我都会陪着你。”

她仰在枕上对他笑,“我一旦发作,你便割肉喂我么?你这一身骨肉,经得起多少次消耗?”说着缓缓摇头,“别再这样了,再多的牺牲都是治标不治本。今日的我还是我,明日就不一定了。哪天长情忽然走失了……你不要找我,放我自生自灭吧。”

虽然他也许做不到,但她还是应当嘱咐一声。从她个人的情感上来说,她希望他保重自己,不要因她的缘故,这样伤害自己。

他不曾反驳,替她掖了掖被角,“天界夜里有点凉,盖好被子,别冻着了。”

她的性子依旧倔强,不服道:“我是麒麟,麒麟怎么会怕冷……”

没想到,这是最后一次和清醒的长情对话。

天帝的灵力和血肉,可以暂时压制住她身体上的疼痛,但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种强大的供给为魔性提供了足够的养分,让混沌珠的力量更加放肆疯长。

她不能让他留下,到底把他赶了出去。长夜过得很快,似乎一眨眼的工夫天就亮了。她看见日光穿透门上云纹雕花,光的韵脚高低错落打在莲花砖上。细细感觉一下,似乎一切都还好,这次发作的时间相隔算比较久的了,越是惴惴等着灾难降临,越是会将时间放大,到最后生出一种错觉来,也许机缘巧合下混沌珠的魔力被清除了,她已经不药而愈了。

正庆幸,忽然一丝焦雷透体般的刺痛穿越她的大脑,她瞬间灰心,知道该来的还是来了。竭尽全力的对抗根本没有用,在她试图将截珠逼出身体时,她甚至听见挖苦的黠笑——你后悔了么?

为了全族上下,她不该后悔的,但果真不后悔么?不是的,她还有留恋,害怕此一去会忘记很多东西,包括无量量劫前不谙世事的纯真、继任祭司时的无上荣耀、穿州过府时的睥睨天下……以及万丈渊底澄澈的他。

可惜一切止于此了,混沌珠三日三夜的磨合,终于和她合二为一。撕裂般的痛不再,她像个新生儿,所有都是崭新的。她能听见风流动的声音,整个天宫每一处说话的内容。她的身体蕴含更强大的力量,只可恨天帝困住了她的真身,让她对这区区的困龙索无可奈何。只要有人能替她解开禁锢,让她回到月火城,到时加上始麒麟的内力,冲破真身的束缚应该也不是难题。

玉衡殿那头,炎帝不负所托回来复命,详细禀明了战事的经过,“庚辰本就负了很重的伤,看来和玄师一战中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还险些被她杀了。天界派遣他去镇压大壑里的上古巫妖,他疑心重得很,半道上就反了。”

天帝坐在那里,垂眼看殿上人头,那张脸弥漫了死气,几乎不敢相认了。血腥味浓重,他有些厌恶地抬袖轻掖鼻尖,半晌才将视线移到九皇真君身上,凉声道:“真君不徇私情,秉公办事,吾心甚慰。这天道原就如此,无量量劫中诸方大战,我神族损兵折将千万,才最终换得乾坤太平。如今这些上古巨兽蠢蠢欲动,本君执掌天纲,如何能坐视不管?别说真君,就是本君,壮士断腕亦不能容情。还望真君体谅本君难处,切莫怪罪本君才好。”

九皇真君刚刚割下挚友的头颅,一路咽了多少的眼泪,才把庚辰首级送进玉衡殿来。说不怨恨天帝,那是假的,天帝温和的表象下,一直藏着极端的大残忍,当初的白帝已经是玩弄权术的高手,这位继任天帝可说青出于蓝。但那又能怎样?谁也不敢对他的做法有非议。所以九皇真君除了白着脸诺诺道不敢,还得挖空心思说上两句,以表示自己对陛下没有任何不满,陛下的一切决定都是英明神武,无可挑剔的。

“臣原先并不知庚辰有不轨之心,就连下界传来龙族叛乱的消息,臣也觉得是不是弄错了,或者是一场误会……后来陛下派臣领兵,于荒原之上对战庚辰,臣才知道一切非虚。臣任职九司五千年有余,还是没有学会带眼识人,实在愧对陛下。如今陛下给臣将功折罪的机会,臣叩谢不及,如何还能怨怪陛下呢。”

天帝听他一字一句将自己撇清,也懒得计较他话里有几分真假。最后不过淡然一笑道:“不知者不罪,本君也知真君为难,但紧要关头大义灭亲,可见真君还是心怀天庭的。此番平定龙族,真君辛苦了,回去好好歇息两日吧。”

九皇真君躬身道是,捧着庚辰头颅欲退出玉衡殿,天帝却又出言道了声慢,笑道:“这腌臜之物不该留在世上,庚辰毕竟曾是上神,只怕灵识残存,再生祸端。”话说完,便抬手一拂,那头颅顿时化作无数粉尘,从殿宇正门飘散出去,消失在无垠天宇。

九皇真君双手还保持原来的姿势,待尘烟散尽,才颤巍巍向上拱手,慢慢退出了玉衡殿。

炎帝长叹了一口气,“有时候啊,你这人真的很招人恨。”

天帝说知道,“我就是要将庚辰赶尽杀绝,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这种恨应当是空前浩大了吧,如果没有庚辰插手,混沌珠现在应该被始麒麟吞下了,玄师还好好的。然后天界只要安心等天同将另两族收伏,到时候便可名正言顺解决始麒麟,接管三族残部。如今可好,计划赶不上变化,庚辰动了天帝陛下的心肝肉,结果可想而知,死都没个全尸。看看九皇真君的脸,都快臭得像粪坑了。

炎帝摇了摇头,别人不让他好过,他哪能让别人好过呢,天帝陛下就是这么锱铢必较。

“龙族的事暂且算是解决了,庚辰战至最后欲图开启大壑结界,把壑底巫妖都放出来,还好我眼疾手快剁了他的手,让他捏不成诀。他的尸身被我扔下大壑了,祖龙旧部也被斗部一力镇压,不管死活全赶下大壑和他团聚去了。照你的吩咐,收拢地维合并了天堑……下一步应当处置麒麟族了吧?”

天帝抬了抬手,并未回答他的问题,只道:“青鸟一族已经被天同全歼,元凤也落进他手里了。长情吞下混沌珠的消息让他慌了手脚,如今因查不出她的下落,正打算通过拿捏元凤号令凤族。”

炎帝蹙了蹙眉,“你是如何打算的?”边说边往郁萧殿方向望了眼,“她如今怎么样了?”

天帝提起她,神情便木木的,他只得看向大禁。一旁侍立的大禁缓缓摇头,“臣入琅嬛三日,查遍了典籍史料,也没有找到截珠的破解之法。本来这事就玄得很,罗睺直到身死,混沌珠才从他神识内剥离,后来万年哪里有人吞过截珠!结果上古三兽竟争相抢夺,丧心病狂到这地步……”忽然发现这话好像没把握好度,吓得赶紧瞧了君上一眼。还好他忙于伤情并未察觉,大禁松了口气,愁眉苦脸对炎帝摊手,“臣实在没办法了,这个问题送到天外天去,恐怕也是无解。”

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炎帝怕天帝又动截珠盘的心思,忙问:“你找琅嬛君了吗?他看了一万年的书,没准他有办法。”

大禁又偷眼瞧上座,摇头道:“琅嬛君带着紫府夫人云游去了,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臣去问了大司命,大司命也束手无策,不过脱口说了一句话,说生州龙脉能养神魂,实在不行就再放进去养个万儿八千年……”

天帝猛然抬起眼来,“大司命是这么说的?”

大禁颔首,一时殿内静得连针掉落的声音都听得见。

兰因战死后,仅剩的一缕残念被放入龙脉温养,足足养了一万年才缓过劲来。虽然龙源上神是麒麟祭司一事,几乎人尽皆知了,但其中内情除了当事人,只有那个养魂的人才知道。这么说来,当初收留兰因残念的人是安澜,给她取了新名字的人也是安澜。

天帝苦笑起来,“本君是该感激他呢,还是该恨他?”

炎帝也很苦恼,真是爱恨两难的事啊。该感激,因为没有安澜就不可能造就万年后的长情,天帝的这段缘分也无从谈起;可又似乎该恨,要是没他搅局,天帝现在还是清心寡欲的天帝,玄师不回归,便无人弹奏四相琴,始麒麟也不会苏醒。所以啊,世上一切缘起缘灭都有其定数。当年斗枢天宫唯一没参战的就是文职的安澜,他又是个穷极无聊爱管闲事的人,同情心一泛滥,随手做了件好事,埋下了天帝陛下遭劫的前因。

炎帝担心师兄弟间的大战又要爆发,忙翘着手指划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拉了下,“缘……妙不可言呐。冤冤相报何时了,相逢一笑泯恩仇吧。”

天帝倒没有发怒的迹象,“他掌管神籍,每个人的运数他都烂熟于心,也许早知我和麒麟族祭司会有这段纠葛,这么做也算顺应天命。”一面苦笑连连,“当真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人真沉得住气,我又低估他了。不过这回我不怨他,若没有他的多管闲事,我怎么有机会遇到长情!这段感情让我万箭穿心,可我不悔,这就是命……是命啊。”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