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6、第 6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撤了?”龙神庚辰的表情似乎很惊讶,“本座既然tsxsw.com画了结界,自然有画的道理。自己亲手画上,再自己亲手撤了,道友,你有点强人所难啊。”

其实也不无道理,人家是正统的大神,打破自己的规矩是件很失格的事。越是地位高,越是好面子。几百年了,没去特地加固一番就已经很不错了,凭什么说撤就撤?

长情的挫败感从脚底一直升到了头顶,但是为了渊潭里的少年,她还是决定继续游说,“人做错了事,总要给他改正的机会,何况渊中没有大奸大恶的水族,都是些小鱼小虾,连蛇都没看见一条。时间可以冲淡一切嘛,有些让道友大动肝火的事,隔个几百年回看,根本就不值一提。道友很久没有去过九州了吧?要是有空,上我那里坐坐?我让皇帝设宴款待你可好啊?”

庚辰显然对这种小贿赂不感兴趣,他熄下伞,用力甩了几下,甩得水珠飞窜,一面穷极无聊地瞥她,“如果本座没料错,渊潭里的某只鱼虾肯定和道友有匪浅的关系,否则道友身为上神,不会平白无故跑到我凶犁丘来说情。”

长情张了张嘴,“道友真是……料事如神。里面有我几百年前救过的一条鱼,我不忍心看他永世受困,所以特来求道友网开一面。”

如此听来还像句话,庚辰点了点头,“本座喜欢和老实人打交道,剖白一番就显得有诚意多了。”

长情顿时看见了希望,“那么道友,可否成全在下的心愿?”

庚辰说可以是可以,“但在此之前,道友得帮本座一个小忙。”

大神的小忙,恐怕再小也小不到哪里去。长情战战兢兢说:“在下虽然号称龙源上神,但也才千年道行而已。秦汉前的龙脉不是我看的,我是继任。上神差遣,我定然尽心竭力完成,只是我能力有限,恐怕有负上神所托。”

庚辰枯着眉头打量她,“本座不太欣赏还没办事,就先说推搪话的人。道友好歹也是上神,那点小事,难不倒道友的。”

长情啊了声,“如此甚好,究竟是什么事,道友请讲。”

龙神庚辰笑了笑,“万年之前的涿鹿之战时,本座打得忘我,遗失了一串铜铃。那铜铃对本座很重要,本座一直在找寻,直到三日前才得到它的消息。原本应当我亲自寻回的,但这段时间忙于治水,实在抽不开身,不知道友可愿为本座跑一趟,替我取回那串铃铛?”

长情因为在人间混得久了,有时候思想不太纯洁,龙神说起铃铛,她就想起了缅铃。那种东西后宫不少,昭质枕头底下就有,和角先生一同并称二宝……偷偷觑他一眼,自觉已经明白了,拱手道:“道友如此看得起我,实在令我受宠若惊。但不知这铃铛现在何处啊?”

庚辰抬手往东一指,“淮水龟山脚下,悬于两洞之间。道友去吧,取回来我就撤了渊潭的结界,放那条小鱼上岸与你团聚。”

长情尴尬地唉了声,“尊神误会了,不是团聚,是还他自由而已。那我现在就去了,尊神等我的好消息。”

她御风而起,临走低头往下看了眼,庚辰正仰首目送她,视线相撞,还十分和蔼地挥了挥手。

其实龙神人不错,长情边飞边想,除了爱插嘴,也没什么大架子。等价交易毫不含糊,比那些说着场面话,却让你知难而退的人强多了。

无论如何,渊海君上岸有望了。庚辰是远古时期的战神,他划下的结界,这世上也许除了天帝少苍,没有人能解得开。水族修炼ChéngRén形,总要出水吹吹风,晒晒太阳的。水下没有他喜欢的姑娘,等以后能够四处走动了,也许会遇上真正合适的人。

这么思量着,长情就很高兴,所以渊海君说五百年前是她救了他,现在一想可能是真的。她确实喜欢闲操心,自觉对别人好,自告奋勇就去办了。

淮水在哪里,她从来没去过,中途遇见一只白鹭问清了方向,一路闪电带火花地落在了龟山脚下。

龟山不大,形状确实像只巨龟,其上草木不丰,山石嶙峋排列着,远远看去像龟背上的裂纹。这只巨龟匍匐在河岸,山脚下苍茫的河水滚滚奔涌向远方,在日暮时分的天光下,幻化成一幅令人惊惧的景象。

庚辰只说铜铃在龟山下,却没有指明究竟在哪个位置。长情站在那里思量,想起他提到过悬于两洞之间,便刻意去寻山洞。绕着龟山飞了两圈,没有任何发现。天逐渐黑下来,北风开始呼号了,山野之地多鬼魅,长情虽然是神,但很多时候她也怕鬼。天顶一弯小月相照,她坐在陌生的山顶抱臂发呆,忽然余光瞥见水下金芒一闪,忙探身看,在山脚临水的地方,有成簇的光点聚集。那些光点慢慢随水波漾动,照得水底通明。她终于看清了,水下有玄机,大概是水深的缘故,一左一右两处阴影,正应了庚辰的两洞之说。

长情一阵欢喜,反正有避水珠傍身,她连想都没想,直接跳了下去。

轰地一声,耳膜差点震穿孔,所幸看见那串铜铃了,比她想象的大得多。铜环的半截掩在泥沙下,两掖横跨了水底洞穴,像架在天堑上的拱桥。她伸手直取,刚要触到,不知从哪里冒出两个夜叉一样的怪物,手里舞着大锤,不由分说向她砸了过来。

长情对于打架一向不擅长,但紧要关头也不会坐以待毙。她扬手幻化出o剑,剑气的冷光在水中也略显刺眼。两个夜叉晃神的当口,一股巨力纵贯而下,只见剑锋分花拂柳袭来,当当几声,便斩落了他们手里的大锤。

一战便败,夜叉的脸变得愈发凶狠狰狞。他们扬起泥沙,把河水搅得浑浊不堪,混乱中断了把手的大锤横飞过来,击中了长情的左肩。她吸了口气,隐约听见骨骼碎裂的声响。人一旦受伤脾气会变得很不好,有些连自己都未曾发现的性情会被催逼出来。浊浪之中她双目赤红,左手捏诀右手御剑。一声清喝震破河谷,有形的气流龙身一样,以横扫千军之势呼啸而过——那两个夜叉消失了,究竟是死了还是跑了,连长情自己也不知道。

浊流慢慢变清,她握拳的左手控制不住地颤抖。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实打实对战,到现在人还有些糊涂,但她知道自己胜利了,打败了那两个夜叉,可以从他们手里拿回龙神的铜铃了。

只不过这铃铛大了点,要扛到凶犁丘得费很大的劲儿。她走过去,粗喘了两口气,一手一边把住铜环,用力往上一提。那铜环像生根了似的,虽然拽了出来,却也牵扯出一片墨汁样的黑泥。

长情被迷了眼,偏过头避让,忽然感觉脚下震动起来。淮水再湍急,也是内陆的河流,不可能掀起多大的浪。可是她窜出水面临空俯瞰的时候,发现河面竟然有了江海般的气势。数不尽的漩涡,翻不尽的巨浪。几乎一霎,水纹的流向突然又终止,平静如一潭死水,再也不复东流了。

铜铃变小了,就躺在她手心里。水下似有怪物出笼,发出一声可怕的咆哮,脊背纵跃浮显,很快消失在河道的尽头。

她眨巴两下眼,“什么东西?”

对面蛇山上跳出了一群山精,吱吱喳喳大叫起来:“不得了啦,有个神仙把无支祁放跑啦!”

长情吓了一跳,仓惶环顾四周,“哪里有神仙?”

料想大事不妙,先隐瞒身份再说。她只是想不明白,龙神是大神,受他之托,能有什么过错。

低下头,拿袖子掩住脸,正想趁乱逃跑,对面群妖的首领隔着山头喊话:“上神别躲啦,你一出场就自带仙气,我等只是道行浅点,又没瞎。”

长情见状也放弃了,作为年轻的上神,她懂得并不多,还是得向这里的土著请教,“那个无支祁究竟是谁?”

蛇山的山君啊了声,“上神不知道无支祁吗?他是淮水水君,当年大禹神君治水,他兴风作浪扰乱进度,被龙神庚辰锁在了淮水龟山脚下。喏喏喏,您手里的神铃就是穿在他鼻子上,用来镇压他的。现在神铃一除,淮水自此不入东海,上神您捅了大篓子,想想怎么善后吧。”

长情脑子里嗡嗡的,思来想去觉得不可能,“这铃铛是龙神让我来取的,他说是他遗失于淮水的宝物……”

山精们集体耸肩,“上神你到底是哪一边的?如果是奉命而来,为什么要打死巡河夜叉?”

巡河……夜叉?长情猛然回头看,“那两个水族是巡河的?”

蛇山山君说是啊,“巡河夜叉轮班看守无支祁,这么多年都太平无事,没想到今天会有人劫狱。不过话说回来,上神真是能打,敢问上神是何方高人,现在何处任职呀?”

长情支支吾吾不肯说,心里慌得很,为今之计就是找庚辰问清原委。

她匆忙又赶去凶犁之丘,夜半星辰漫天,远山远水隔着云端。她在草原上奔跑,每走一步,受了伤的左肩就沉沉作痛。好不容易到了神宫前,宫门紧闭,只有月光照在雕龙的纹理上,发出峥嵘的寒光。

“开门!”她用力拍击门环,“请上神赏脸一见。”

凶犁之丘上静悄悄的,她的声音在大荒边陲回响,却如投水的石子,向下沉淀,一点微微的涟漪很快也消失了。

长情不甘心,拿铜铃去叩击,“上神所托,在下已经做到了,请上神出来相见。”

终于里面有了动静,宫门开启了窄窄的一道缝,有个小童露出半张脸来,仰首稚声道:“我家座上受南冥君相邀赴宴,已经三日未回了。上神有事,还请改日再来。”

神宫的宫门又阖上了,长情站在那里,手上的铜铃成了烫手的山芋。

已经三日未回了,那么今天遇见的那个撑伞的人又是谁?难道是有人想借她之手,放出无支祁么?

她打了个寒战,这下真得想想,该去哪里避难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