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64、第 64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同玄师一心的, 可能只有伏城一人了,因此麒皇临走点伏城随行, 已经充分说明了态度。

一切都在向前推进,每个人的立场到这里便要分个明白了。至多就是拼死一战,哪怕赢面再小,也得尽力试试。伏城暗暗握住了听雷剑,可是正待拔剑,却见她向他望过来。他在她座下多年,很多东西早已心照不宣,哪怕她不发一言, 他也能明白她眼里的含义。

被吊在半空中的人, 早已经雪染了满头,可她的眼睛是活的, 他看得见里面警示的意味,才知那两支定魂针, 并未对她造成实质性的伤害。她应当有她的计划,他们这类人,没到生死攸关的地步, 一般不太欢迎自作主张的救助。伏城放开了袖中的剑柄, 拱手道个是, 随麒皇一同离开了天垒。

在寒离看来,定魂针是上古法器,法力绝对靠得住。妖魅一支毙命,两支已经到达极限, 就算玄师再厉害,也经不住织天的业力。这个时候处决她简直太容易了,只要当头暴击,一万年重塑便如梦一场。早知如此,还不如留在龙首原看守地脉。那种纯质的岁月也不错,至少比刀口舔血强多了。

对插着袖子仰首看,高高悬在那里的玄师,此刻就像个无用的废物。他很想知道她现在在想些什么。他最恨那种道貌岸然的人,明明满手鲜血,却又装得悲天悯人。现在好了,入了魔,终于为三界所不容,最后还会死在她最看不起的人手上,命运真是会开玩笑。

如果她的魂魄还有转世的机会,那么在去往黄泉的路上,可会感到悲愤?悲愤自己死得窝囊,明明具备了祸乱天道的能力,却以这种潦草的结局收场。如果可以,是不是情愿当个普通的卒子,老老实实过完她的一生呢?

成功总会叫人欣喜若狂,寒离趾高气扬地向前走了两步,摇着头说:“玄师大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下错了一招棋,庚辰抢夺混沌珠,你应该顺水推舟把珠子给他。这混沌珠不是好东西啊,并非因为它会扰乱心神,是因为它会招人嫉恨。你看看,多美的姑娘,本该有光明的前程,结果竟落得这样下场,真是叫寒某好生心疼。如果换作我是你,既然上了天就不回来了,反正天帝对你是真心的。如今你是靠山山倒,靠水水干,天帝自身都难保,连他也救不了你了,看来这回你是真的完了。”

长情漠然垂眼看他,“寒离,你这是什么意思?主上只命我做饵,引天帝上钩。现在天帝被擒,主上的目的也达成了,该为本座取出定魂针了。”

寒离被她的天真逗得发笑,“我以为玄师吞下了截珠,心智会变得成熟些,没想到还同以前一样。主上早就不信任你了,若非如此,做个幌子就行,何必匀出两支针专门用来对付你?天帝倒是真的喜欢你,只束缚了你的真身,没舍得杀你。可这么做帮了主上大忙,若没这层,那两支定魂针还真奈何不了你。”

长情惨然发笑,果然不出所料,真可惜。

“主上命你杀了我么?”

寒离嗯了声,“是这么吩咐的。定魂针三日之内没有取出,反正也是个死,还不如现在就了断,可以少些痛苦。”他说罢,遗憾地叹了口气,“玄师素日有威望,最后一程竟无人相送,实在可怜。你看你以往瞧不起我,没想到临死只有我在你身边,这也算山不转水转。我这人长得是黑了点儿,其实我的心很好,你不必担心还像万年前那样暴尸荒野,我会为你收尸的。你喜欢什么花?等我得了闲,好好给你坟头妆点一番,让你死也死得漂漂亮亮……”

没曾想她并不领情,冷冷说了句:“你的废话太多了。”然后一眨眼,人就到了面前。

寒离脑子里嗡然一声,迟疑地看了看拴在桅木上的铁索,那腕子粗的铁链不知什么时候断了,一头还如故,一头却已经坠入了山涧,看来还是不够结实……可不对啊,她有定魂针封印灵力,究竟是怎么逃脱的?

眼前的这张脸,显现出异乎寻常的玄妙,冰天雪地里也充满绮罗脂粉之气。她靠近一点,眼梢含情,红唇丰泽,那双血瞳曼然一眨,简直明艳不可方物。

“想知道为什么?”她笑着问,一只冰冷的手落在了他脖子上。

寒离被冻得一激灵,这时才忽然想起应当防卫。可她周身散发出穿魂夺魄般强大的念力,牵制住了他的四肢,他瞠大了眼睛,看着她像毒蛇般吐出阴冷的气息,慢吞吞说:“我吃了元凤,大补的。他的灵力加上我自身的修为,足可以解开禁身咒。以前我觉得麒皇很有头脑,也很有王者高瞻远瞩的眼光,结果和你这个鸟族败类厮混在一起,连他也变得像鸟一样蠢不可及了。既想擒获天帝,又想杀了我,天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都是你这小人怂恿的,你不光脸黑,连心也是黑的。”

她一面说,一面松开了扣住他脖子的手。指尖一点猩红,顺着他的衣襟向下,停在了左边的胸膛上。她眨了眨眼,“我想验证一下,看看自己猜得对不对。”话方出口,五指便化作利爪,穿透了他的皮囊。

身体被另一个人强行入侵,原来是这样的感觉,寒离茫然想。胸口破了个大洞,她的手在他胸膛翻找,带来的不是寒意,是种热腾腾的酥麻感。皮开肉绽那刻确实疼,疼过了便只剩庞大的来源不明的喜悦。他甚至等着她把心掏出来,当她惊呼一声找到了,他竟也松了口气。垂眼看,看她拽着一个血淋淋的肉团递到他眼前,十分嫌弃地说“不是黑的,不过很小”。陷入黑暗前的一刻他还在腹诽,哪里小了,明明尺寸正常。上次他在生州吃过一个汉子,那汉子身长八尺,心脏也不过这样大小。玄师到底是个掏心的新手,见识太浅薄了。

那厢麒皇的大殿上,火盆里的炭正烧得熊熊。天帝的境遇其实并不比寒离好多少,曾经给人的威慑力有多大,现在反馈回来的痛苦就有多大。

马鬃拧成的绳子横穿他的手腕,高高悬在殿顶上。他的腕子本就细,鬃绳狠狠勒过,创口又被扩大了几分。皮肉翻卷下,几丈长的绳子被血染红了,他握着拳,蜿蜒的血线随着手臂曲线流淌,在肘尖汇聚,滴落成小型的血泊。他咬紧牙关一声不吭,只有急促的呼吸,才能窥出他此刻正忍受多大的折磨。

麒皇站在他面前,看着这位夕日的天帝陛下狼狈不堪,心中溢满大仇得报的痛快。越痛快,他的眉拧得越紧,他问他:“为了一个女人自甘堕落,值得吗?”

汗水浸透的发贴在脸颊上,天帝低垂着头,唇角隐约还带着笑。他说值得,“我欠她一条命,现在把命还给她,我就能问心无愧和她在一起了。”

麒皇觉得不可思议,“她是魔,你是神,你们两个永远不会有结果。”忽然顿了顿,想起了第二种可能,“不过也许再等一等,你们还有重逢的机会。”

他的意思,是黄泉路上重逢吧?天帝慢慢抬起眼来,仔细端详面前的人。很好,硕果仅存的盘古种,年纪比他还大。就像越老的人参越珍贵,越珍贵,提炼出来的药性便越大。来前他算过了,始麒麟的寿元应该和通天相当。当年通天能够将自己练成截珠盘,那么始麒麟绝不会比通天差。

多珍贵的好塑材,简直让他欣喜若狂。观尘君把长情被押赴天垒的消息传进玉衡殿,他起身便要下界,不明所以的炎帝横眉怒目拦住了他,“明知是坑,你还往里跳?”

他的语调里却满是庆幸,“天同要杀了她。”

炎帝愣了下,终于明白过来,“难道她逃出碧云天,是你暗中成全的?你料到天同会因混沌珠猜忌她,有意放她回去,就是为了让她看清?”

他理了理广袖,说是,“我无路可走,只有孤注一掷,否则这死局怎么破?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办法吗?我要炼化截珠盘,把她体内的混沌珠吸出来。”

炎帝的目光依旧惶骇,“只要不是拿你自己喂刀就行。”

他说不会,“始麒麟是现成的好材料。”

所以一切到目前为止,都在他预料之中。他们演戏,他可以尽力配合,顺水推舟助他们反目虽重要,在她面前自证更重要。但愿她看见他的真心,即便被截珠控制了思想,本性也不要完全泯灭。他的要求不多,只要在清明乍现时心里有他,这就够了。

被封住了神力,依旧有震慑人心的力量,这世上也只有天帝能办到了。麒皇竟会因他专注的凝视感到不安,衔怒问:“你究竟在看什么?”

自然是衡量他的根基,这些年化崖的经历,是否让他的灵力有所退化。不过以那五支定魂针入体时的力道来看,他还算对得起自己的名号。天帝轻轻牵了下唇角,重又垂下了头,“长情在哪里,本君要见她。”

麒皇调开视线,心头有牵丝般的牵痛,“天帝陛下还是多担心自己吧,本座留你一命,可不是为了让你追着问我要女人的。”

天帝长吁了口气,沾满血污的衣袍簌簌轻颤,“你把她杀了。”

应当已成事实了吧,麒皇心里五味杂陈,但很快他又高好看的小说 tsxsw.com兴起来,一个女人而已,对复兴大业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蹙起的眉又平复下来,他甚至带着一点骄傲,用唏嘘的语调对他说:“天帝陛下觉得自己上当了吧?此时此刻痛彻心扉吧?本座也有过这样的时候,当年月火城破,我看着自己的族人一个个倒下,还有我的麟后……那场大战后我一无所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活着。万年前我所受的苦难,今天加诸在你身上的,还不及万分之一,天帝陛下不会经受不住吧?”

天帝不再开口,低垂的发丝上有冷汗淋漓而下。虽然是一场戏,痛却也是真的痛,不过这时反倒放下心来,就怕麒皇中途改变主意,不能逼得长情反目。既然他的计划没有改变,那么自己的筹谋便算完成了一半。

闭上眼,还差一点,他在等着她回来。这大殿因杀气弥漫而阴寒入骨,他生而为神,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凡人的困顿,无奈地打了个寒颤。

麒皇开始从他身体里搜寻神魄,神魄相当于精魅的内丹,如果能顺利取出,那么躯壳便是一个中空的容器,对麒皇来说大有用处。神力扫荡吸附,他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搅动起来,如果当真是**凡胎,恐怕早就被折腾死了。很庆幸,泥丸宫中百神汇聚不散,因此冲击再大,除了痛楚很实在,别的倒也没有妨碍。

麒皇遍寻未果,失望又不解,“天帝陛下造化高深,看来要提炼你的神魄,非得毁了这肉身才行了。”

天帝欲抬头,中途又无力地垂了下去。披散的头发遮住了脸上表情,麒皇看不见他唇角浮起的快意,只听见他悲凄的喃喃:“有什么怨恨,你只管对本君下手便好,为什么要杀了长情!”

为什么呢,他也仔细问过自己,“因为道不同,她不能再为我所用了。”

天帝嘲讪地嗤笑,“可是她对麒麟族忠心耿耿,从没有半点对不起你。”

麒皇说不,“今日不反,怎么能保证明日不反?混沌珠是魔物,就如当年的罗睺一样,她的野心会越来越大,将来吞天噬地,莫说是本座,就是你那凌霄殿只怕也要颤上一颤……所以天帝陛下应当感激本座,壮士断腕,图的是长远之计……”

他话还没说完,殿内忽然长风过境。燃烧的蜡烛全都熄灭了,只余铜鼎之中炭火摇曳,发出幽微昏暗的蓝光。

一双素履踏上织锦的毡毯,来人笑得很玩味,“主上防患于未然,果然是成大事者。可你这样对待追随多年的旧部,是不是太无情了?”

麒皇一惊,猛然回头看,本以为已经被处决的人重又出现了,着实让他意外。

该死的人没死,想必那只猫头鹰是凶多吉少了。麒皇惊讶过后倒也坦然,“玄师的修为果真精进了,两支定魂针竟未能奈何得了你。”

幽幽蓝火映照着那张精致又诡异的脸,明寐之间如鬼魅窥人,“我也很庆幸,若是没有混沌珠,我这刻恐怕已经死在寒离手里了。”她说罢微微偏过头,眼梢有泪莹然,“我只是很失望,这些年我为麒麟族殚精竭虑,从未想过自己会落得如此下场。混沌珠是你让我去找的,我何错之有?麒麟族经历过灭族之灾,我以为历经磨难后重聚,会团结得比以前更紧密,看来我错了。”

也许是有些伤心的,但这伤心并不破坏她的好心情。看了眼半死不活的天帝,麒皇没杀了他,办事效率真是低,所以一切还是得靠自己。

震震衣袖,徒手划出一个巨大的结界。深紫色透明的光膜笼罩住新城最高处的一切,她顿地化出原形,张着獠牙森森的大嘴,向麒皇扑了过去。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