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66、第 66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他听后寥寥一笑, “不好打发?怎么个不好打发?今日不是听政的日子,本君不入凌霄殿。众卿要是有事回禀, 就宣他们进玉衡殿吧。”说罢转身,连招呼都未打一声,摇着袖子往云桥那头去了。

天帝向来我行我素,尤其在关乎个人情感的方面,从不欢迎任何人插手过问。果然很多事在自己未曾经历时,可以姿态清高指点江山,譬如当初对待安澜和岳崖儿的事上,现在回想起来确实过于死板了。人啊, 总要在懂得之后才能谈将心比心。彼时他根本不识情滋味, 也无法理解女人有什么魔力,能让办大事的男人们英雄气短。现在再看看自己, 什么万皇之皇,不过如此。

摸摸袖底, 知道她还在,即便是入了魔,六亲不认了, 只要没有离开他, 他也觉得心里有寄托。回到玉衡殿, 将她安置在云屏后的睡榻上,先前又是大战,又是暴饮暴食,看来是累坏了。现在被鹦鹉链锁着, 反而可以沉沉好眠。

接着睡吧,至少在他应付四御时不要醒来。垂袖在她面上轻轻一拂,她睡得愈发香甜。牵过锦被替她盖好,静静站在床前看着她,此刻内心充盈。直到廊下有脚步声传来,俯身在她额上亲了下,方才提袍起身,走出了云屏。

玉衡殿宽广,从一头走向另一头,至少也有百步距离。他走得澹定从容,袍上轻盈的玉色缭绫,如云似雾般随他的步子翩翩开阖。门上大禁引人进来,他偏过头看,年轻的天帝,侧身时依旧有少年般清俊文雅的气韵。人站得笔直,眉眼间带着一点笑,并没有统御六道时的气焰逼人,反倒如壁画上的神佛,吴带当风,道骨清像。

脚下未停,漫步走向东壁的书架,一面道:“四御今日怎么聚得这么齐?此时来找本君,想必是有要事吧?”

几位大帝是神族元老,道行自然高深。天帝没有刻意隐藏麒麟玄师,西边云屏后魔气冲天,他们都能察觉。一时目光来去如箭矢,面圣前的义愤填膺,在见到天帝后慢慢变淡了,就算有谏言,也得斟酌几番,找到合适的语气和字眼再慢慢陈述。

“陛下今日下界了?”紫微大帝道,“孤鹜山大战震动了三界,陛下可知情?”

天帝点了点头,“本君不光知情,还亲自参与了。四位大帝来,就是为了问本君这个问题么?”

从来活得旁若无人,当然也不会有闲心费力掩饰。他直来直去,弄得四御有点尴尬,太极大帝道:“陛下掌管万神万灵,上古三族作乱,交由神霄天府平定就是了,何必亲自过问……”

“因为本君担心麒麟玄师,不能看她涉险而无动于衷,因此不顾阻拦下界了。这事确实是本君做得不对,本君静思己过,现在也很后悔。今日向四御保证,绝不会再有下一次,请四御放心。”

谈话好像有点难以为继了,一般遇到这种大事,彼此都会有一定的交涉套路。结果天帝样样不打自招,简直让他们不知道怎么接话。

先前商量好的分工,这时也派不上用场了,青华大帝的脾气是四人之中最急躁的,他比较担心最后说不出所以然来,天帝一句“边喝边聊”又要坏事。于是决定自己来捅破这层窗户纸,两指向西一比,“敢问陛下,可是将麒麟玄师带进玉衡殿来了?”

天帝还是点头,“帝君好眼力。”

这根本就不是眼力的问题,这是原则问题!长生大帝道:“碧云天乃至清至静之所在,容不得半点污秽沾染。陛下身为天界首神,明知故犯,实在令臣等不解。早在几日前臣等便已经得知玄师入宫的消息,那时未曾过问,是相信陛下能够处理好。没想到一时姑息,后来竟铸成了大错。玄师魔性大发,重伤了宫中仙子,伤者眼下还未苏醒,陛下竟又将玄师带回来……她体内截珠不除,魔性一日强似一日,陛下到底打算怎么办?您把一个如此危险的人物安置在弥罗宫内,可曾想过如何向众臣交代?”

长生大帝这回是真的发火了,毕竟他送棠玥仙子进宫的初衷是保媒,结果好事没做成,倒害得人家丢了三魂七魄。他以前觉得天帝办事有分寸,谁知他说变就变,简直让人措手不及。看样子是真被迷得不轻了,要是再不悬崖勒马,这天庭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神魔混杂的景象,什么圣洁纯净,也会彻底变成一纸空谈。

长生大帝不留情面的话,说得实在不大中听。大禁心头骇然骤跳,只得硬着头皮出面打圆场:“请帝君息怒……”

可惜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青华大帝打断了,“大禁,仗义执言才是忠臣。若陛下做了错事,你只知一味袒护,那便是置陛下于万劫不复,是三途六道人人得而诛之的奸臣。”

这高度上升的,成功吓得大禁不敢再插话了。

天帝面上依旧波澜不惊,坐在案后,垂眼道:“自九黎出北海起,发生了那么多的事,上古三族欲卷土重来,神霄天出兵数次,四御应该都知道。本君权衡三界,统领十方内外,为了稳固天道,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此次下界,虽然以身赴险,但本君是斗枢天宫出身,并不在乎这点小小波折。如今三大盘古种中,元凤与始麒麟皆已伏诛,祖龙囚禁昆仑山下不得超生。庚辰反后,四海也收入天界囊中,三族之乱自今日起就算真正平息了,四御难道不欢喜么?”

于大方向上来说,天帝陛下的功绩当真很大,白帝时期留下的隐患终于全都消除了,就是报到天外天去,也是件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但功过不能随意相抵,始麒麟和元凤虽然被灭,更大的问题还存在,大到等同于把凶器直接抵在了脑门子上。天帝陛下治理乾坤时手段雷厉风行,怎么换到女人身上,就弄得黏黏糊糊,全没了个主宰的样子!

太极大帝摸了摸胡子,“陛下只要回答臣等一句,打算如何处置麒麟玄师。”

天帝脸上露出玄异的神情,“本君从未想过处置她,硬要说如何处置……大约就是娶她吧。”

这下惊得四御目瞪口呆了,纷纷拱手,请他三思。

天帝从案后走了出来,负手长叹道:“自师尊传位起,整整一万一千年了,本君深知自己肩上重责,时刻谨记师尊教诲,从不敢有一日懈怠。天道么,本就应当无情,本君是天,不该纠缠于小情小爱,本君明白。可万年如一日,独自立在荒无人烟的旷野上,这种孤寂,又有几人能懂?尔等……”他逐一看过去,“有神禄,修功德,本君图什么?本君不过想要个合心意的人,陪我走完这漫漫生途,这点要求过分么?”

是啊,天帝没人给发俸禄,细想想真的从头至尾都在付出,对于他这种不爱以权谋私的人来说,亏到没话说。现在人家就想要个女人,又怎么了?四御交换了下眼色,无论从人性还是道德层面,都无可指摘,天帝陛下要得对,毕竟早就过了婚嫁的年纪了。可是又有说不通的地方,紫微大帝眨着眼睛道:“陛下要选天后,任何身家清白的仙子神女都可以,何必非得是玄师呢。”

天帝的笑,有毛骨悚然的味道,“若是谁都能将就,也不会孤身一人到今日。师尊在时,曾同本君说了很多当天帝的好处,可惜本君在这宝座上坐了万年,连半点都没有体会到,看来是被师尊骗了。这些年来,本君火里淬过,水里浸过,大事小情可以精密计算,但本君不是圣人,本君也有血有肉。玄师身上的截珠,本君会想办法取出来,若天界不能容她栖身,本君可以带她另寻地方安置。至于天后之位,她一日不复原,便悬空一日,一生不复原,本君在位期间便索性不设。当然,若四御及天外天隐退的众帝,觉得本君难堪大任,另寻天选之人也可以,本君绝无二话。”说罢向外一比手,“四位大帝请回吧,待商量出了结果,再来知会本君。”

他这种极端的态度,实在惹得四御很是不快。太极大帝道:“陛下何必说气话,天帝之位不是谁想坐就能坐的,陛下重责在身,千万别为了一个女人,闹得天道动荡。”

反正现在他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了,冷声道:“为女人神魂颠倒,本君也不是第一人。今日诸位义正词严,当日怎么没见一人站出来说句公道话?看来天界与人界一样,也爱挑软柿子捏。本君素来好说话,所以四御不怕得罪本君,是看准了本君无人可诉吧?”

这么一说,顺利堵住了四御的嘴。谁敢拿捏天帝,谁又敢欺他没有靠山?一通自怨自艾的颠倒黑白,果然叫人再也没胆子妄议他的私生活,四御没有办法,只得拱手行礼,退出了玉衡殿。

大禁憋着一口气,到这时才痛快地呼出来,说好险,“四御施压,臣本以为……”

天帝看了他一眼,“以为本君会招架不住?四御的职责是辅佐本君,谁给了他们权力来监督压制本君?本君说了,他们若有这本事,另找天选之人来替代本君,本君即刻便将弥罗宫让出来。可惜……”他哼笑一声,“本君不死,这世上就不会有第二个天选之人,他们一辈子都得听本君号令,看本君胡作非为。”

唉唉唉,大禁苦了一张脸,“君上别这么说自己,您一言一行都合乎您的身份,连创世真宰都说您是最佳的天帝人选。臣是觉得,一个人活着,总会遇见另一个让你不知所措的人。遇见了不是罪过,成全自己也不是罪过……”说着顿下来,歪着脑袋品咂了下,忽然倍显惊惶,“君上,臣这几句话,听上去真的很像溜须拍马的奸臣!”

天帝不以为意,“你一直是这样,今日才知道?”

大禁捂住了嘴,“臣……并没有此心啊。”想了想又自我安慰,“臣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君上太过英明神武了,根本没有臣冒死谏言的机会。臣相信陛下能化解一切危机,就算再大的难题放在您面前,您也可以逢凶化吉。”

下属这么信任你,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天帝兀自点头,“怎么未见炎帝?”

大禁道:“回禀陛下,您不是命他召集棠玥仙子的三魂七魄么,帝君正忙于完成陛下的嘱托。”

“可有起色?”天帝走向云屏,边走边问了句。

大禁耷拉着眉眼,似乎很棘手的样子,“起色是有的,帝君以聚魄灯收集仙子散落的魂魄,箔珠发亮时本以为差不多了,便把魂魄引进了仙子玄门。结果……收集来的魂魄里好像有怪东西,仙子醒后要喝水,喝完了到处乱喷,据说是在吐泡泡……”

天帝呆立当场,炎帝当时的反应应该和他一样吧!

“这是变成一条鱼了?”他百思不得其解,“醉生池里有鱼丢了魂么?怎么会出这样的事?”

大禁说:“那些鱼胆子太小了,有鸾鸟飞过叫了一声,都能吓得它们四处乱窜。郁萧殿离醉生池又很近,说不定帝君召魂的时候混进去一魂一魄,也有可能。”

天帝啊了声,既像感慨,又像无意识的叹息,“这回炎帝遇上麻烦事了,他打算如何料理?”

大禁道:“刚放回躯壳的魂魄,必须七日之后才能重新取出,否则对仙子的仙体有很大妨碍。帝君这七日得熬着了,就跟带孩子一样,臣看着都觉得很惨。不过一炷香时候,仙子问了三十六遍‘你是谁’,这么下去恐怕帝君有危险,万一熬不到第七天就疯了,那可怎么办?”

这个问题真是太难了,连天DìDū不知道怎么解答。

大禁问:“君上可要去看看?”

天帝回头望了眼榻上的人,“本君如今有牵挂,还怎么去看他的笑话?”

大禁表示遗憾,“过了这个村,可就没这个店了。”

天帝也很无奈,坐在榻上缓缓摇头,“等她醒了吧……”如果她醒后不发狂,慰问一下炎帝也无妨。但要是自身都难保,哪里还有那闲心去凑别人的热闹。

大禁知道每个人都不容易,如今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的君上,简直比那时候的琅嬛君可怜万倍。但作为下臣,他什么忙都帮不上,只有退出去守住殿门,尽量为君上拦截那些烦人的琐事,让他有更多时间,好好处理自己与玄师的感情纠葛吧。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