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68、第 68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这都护短到什么程度了!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受害者的名字, 管人家叫“这小仙”。当真是心里有了人,别的女人都是粪土。

所谓的致歉, 毫无诚意可言,这位天帝陛下和未来的天后娘娘真是蛇鼠一窝。炎帝觉得棠玥小仙有点可怜,被弄得三魂七魄都不全了,人家也毫无悔意,这世道就是这样,官大一级压死人。

他掏了掏耳朵,“知道了,我也确实不该和一个魔化的人计较, 毕竟她做不得自己的主。”说着仔细端详那张脸, 忽然冲口而出,“魔祖, 别来无恙?”

对面的两个人都默然看着他,两张完美无缺的脸, 两副看傻子的表情。还是长情先开口:“本座不是魔祖,但会成为魔祖之后最强悍的魔神。”

天帝直皱眉,“榆罔, 你想坑害本君?”

炎帝道:“臣哪里敢呢, 不过为陛下试一试, 看看这具躯壳里装的是玄师还是罗睺。若是玄师,这样形影不离倒也算美谈;要是罗睺……”他打了个寒战,“同你谈情说爱的就是个几万岁的老男人,你不觉得可怕么?”

天帝说一派胡言, “你以为本君分不清她是罗睺还是长情?”

炎帝撇了下嘴,“我怕你当局者迷。”

他们唇枪舌战时,棠玥又探过来问:“你是谁啊?”

炎帝答得轻车熟路,“跟你说过很多遍了,神功盖世,大爱无疆的赤炎帝君,就是在下。”

棠玥一脸懵懂,眼神飘啊飘,飘到了天帝脸上,“你是谁?”

天帝愣了下,学炎帝的方式介绍自己,挺胸道:“本君是无极无上玄穹天尊,你可以称本君天帝陛下。”

一直旁听他们对话的长情抱着胸,发出嗤地一声冷嘲。要不是中了他的鹦鹉链,她才不会留在这里看一群傻子玩你问我答。上次的困龙索她还可以借这小仙挣脱,鹦鹉链却难了,它隐匿进身体里,看不见也摸不着,想取下来,不知该用什么办法。

正暗自琢磨,打算运力试一下,没想到棠玥走到她面前,“你是谁?”

她眄起眼,倾前身换了个语调,有些暧昧地对她说:“仙子,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姑娘。”

棠玥一瞬像被冷箭射中,瞠着两眼,一副惊慌失措的模样,“不不不……”她发出似哭似笑的鼻音,回身躲进了炎帝怀里,“我以为玄师也是姑娘……”

炎帝横眉怒目,长情置若罔闻。她吞下混沌珠后,有了制造幻象的能力。少女情怀总是春,那天的细节差不多就是今天这样,这小仙踏入郁萧殿时,看见的是一个受尽屈辱的清秀少年。她对少年产生极大的好奇心和同情心,甚至还有那么一点一见钟情,所以她能迷住她的心神,然后以四相琴操控她的神智。

吃过一次亏,记忆会极端深刻,即便少了一魂一魄,当情景重现时,也会吓得她魂不附体。长情带着恶作剧的心态,看见炎帝手忙脚乱,她就觉得很有趣,幸灾乐祸地调侃着:“月火城以前有个学堂,但凡会走的孩童都可以入学。可惜后来被神族毁了,要是还在,炎帝可以进去带孩子,说不定能成为月火城第一保姆。”

她伶牙俐齿,气得炎帝直瞪眼。天帝不方便参与,便在一旁斡旋:“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追究那些小细节了。本君知道这小仙受了委屈……她叫什么来着?”

“棠玥。”炎帝道,“官号凌波仙。”说罢乜了彪悍的长情一眼。

她无动于衷,天帝有些失望,但情绪掩藏得很好,和煦对傻傻的小仙道:“棠玥仙子,待你三魂七魄归位,本君会对你另行封赏,以作补偿。你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或是喜欢的封号?”

棠玥的脑子目前是空的,她根本不懂得如何为自己求取利益。但她听懂了那句“喜欢什么东西”,立刻调转视线看向炎帝,伸手一指,“他。”

炎帝惊恐万状,“我又不是东西!”

长情哈哈笑起来,“赤炎帝君,你确实不是东西。”

炎帝怨她拆台,但此刻也顾不上和她理论,好言好语告诉棠玥:“你该和陛下讨要些有意义的东西,比如吃的穿的,或者要座府邸也可以。陛下对你有愧,你要什么他都会答应你,但你不能要我,我是个大活人,陛下也做不了我的主。”

棠玥呆呆听着,外来的一魂一魄又发挥作用了,仰着脸问:“你是谁?”

炎帝无奈地掖着手,保持微笑,“我是赤炎帝君,我们不熟,你玩自己的去吧。”

长情哼笑了一声,对他的推脱表示鄙薄。炎帝转过头来,横眉竖眼说:“始作俑者,没有资格挑剔我。”

天帝却发挥了想象力,意味深长地来回打量炎帝和棠玥,“这世上姻缘,很多都是机缘巧合促成的。这次聚魂失败,必须七日后重来,这期间朝夕相处,仙子会越来越依恋你。榆罔,你可曾被人强烈地需要过?”

炎帝怔怔思量,“我那老爹临死前强烈地需要过我,他想交代后事。交代完了还没咽气,顺便和我聊了聊生州的女人,说漂亮的不多,尤其是大食的,吃起盐来不要命,脸上毛孔粗大,一个坑能蹲下一只蚂蚁。”

天帝露出尴尬的表情,“前任炎帝真是风趣风雅。”

炎帝知道他爹不太着调,自己很大程度上遗传了他。不过他说的都是真话,“除了我老爹,没人需要过我,你问这干什么?”

“现在棠玥仙子很需要你。”天帝道,“你看她,眼巴巴看着你,唯恐忘了你是谁,不住地追问你。”

炎帝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需要我的表现?果然不同凡响!”

“你感受到了吗?”

炎帝说感受到了。

“如何?”

“很烦。”

“爱情有时候就是很烦。”天帝一副过来人的嘴脸,“本君很高兴,师弟,你终有回归正途的一日。”

在一旁撇着嘴、抖着腿的长情对他们的谈话内容不感兴趣,没有什么比看着死敌在自己面前谈笑风生更折磨人的了。她情愿去看棠玥,那小仙子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似乎还有点怕她。但怕归怕,最后还是忍不住问她:“你是谁啊?”

“我么?”她撑着腰说,“我是麒麟族大祭司,世上唯一可以与天抗衡的人。”

棠玥哦了声,似懂非懂,“那你为什么被绑住了?”

所以说孩子的天真有时最残忍,傻子的直率也让人招架不住。长情正了正脸色,“本座这是虎落平阳了,你懂什么。”

棠玥又哦了声,“那你说,你是谁?”

长情果然也像炎帝一样觉得很烦,但她没发火,因为现在发火也解决不了问题。她笑了笑,对她说:“仙子,你长得真美,是我见过最美的姑娘。”

不出所料,她又去找炎帝哭诉了,天帝抱胸看着,感慨良多:“她是真的很依赖你啊。”

炎帝心说你们闯的祸,却让我来收拾残局,现在我被缠上了,你们一个吓唬她,一个说风凉话,豺狼配虎豹说的就是你俩。

棠玥死命搂着他,大张的嘴贴在他耳畔,哭声震耳欲聋。炎帝觉得难以招架,“别哭了,你已经长大了,动不动哭鼻子太不像话啦。”可惜喊声淹没在她撕心裂肺的嚎啕里,真没想到,看似小巧的身体,能发出如此强大的音效,其实她不是什么仙子,是喇叭成精了吧!

炎帝求救式地看向天帝,“你们能不能管一管?”

天帝爱莫能助,“本君日理万机,如何能管?”

长情说:“本座可以管。”抬起手,牵连起了天帝的手,“你先让他放开我。”

说了也等于没说,天帝怎么可能放了她。就算真放了她,炎帝也不放心把棠玥交给一个入魔的怪物,万一七天之后尸骨无存,长生大帝会找天帝拼命的。

绕来绕去,重任还在他肩上。炎帝无话可说,努力把棠玥的脑袋按在怀里,这样至少减轻点噪音。一面含恨望向天帝,“我都是为了你。”

天帝点头,“本君心中有数,大恩不言谢。”

反正他们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怪里怪气的玄师还要来捣乱,炎帝乏力地摆了摆手,“你们走吧,让我们在这里自生自灭。七日之后若有缘,我们殿外再见。”

天帝说好,每一天都充满变数,谁知道七日之后会变成什么样。

他带着长情走出了郁萧殿,暖阳普照下兀自揣度:“万一出关的时候连孩子都有了,那可怎么办!”

长情笑他想得太多,男人家儿女情长起来,简直比女人更麻烦。她现在一心想摆脱他,吞了元凤和始麒麟,不能白白浪费了这些灵力。她还有很多事没做,蛰伏的魔族未召唤,三族一盘散沙还等着她去统领。当然,要是能解开鹦鹉链,先除掉天帝,那么天界群龙无首,届时再挥兵攻打,就要容易得多。

“天帝陛下可是很羡慕炎帝?”

天帝说哪里,“本君羡慕他做什么。”

长情的嘴角颇具讽刺意味地牵起,“羡慕他有棠玥仙子投怀送抱啊,否则你为何担心他们出关时会怀上孩子?”

这么一说,还真有些彷徨。天帝涩然看了她一眼,“那你什么时候能够主动对我投怀送抱?”

她冷笑着调开了视线,满脸“你连想都别想”。

天帝怅然叹息,低头问:“以前的事,你桩桩件件都记得吗?渊底的相处,我带你去赶海市,给你买小鱼发簪。还有月火城密会,黄粱道大梦一场……你都还记得吗?”

她当然还有印象,不过很多细节已经飘渺得像雾一样,没有费心回忆的必要了。

他把她困在身边,她觉得焦躁,无法挣脱束缚,百爪挠心般难受。那种痛苦来时排山倒海,她必须咬紧牙关支撑,等这片烧灼的心火逐渐散去,才能慢慢冷静下来。

御道上无人行走,空旷、不见首尾。隔着虚晃的流云,偶尔能见仙童仙娥逶迤而过,她站在那里定睛看,喃喃说:“你好好当你的天帝,不好么?刚才的棠玥仙子很漂亮,天界所有女人都长得很漂亮,你何必抓着我不放?”她摇了摇被他绑住的手,“这么做实在太幼稚了,这世上没有一个人能一辈子绑住另一个人,天帝陛下这份赤子之心,真是叫人叹为观止。”

他听得出这话绝不是夸他,但他并不生气。是啊,赤子之心,对她,他确实常怀一颗赤子之心。他不觉得这是幼稚的行为,他只是为了保护她,并且忠于自己的感情。如果他不在乎,根本不需要费尽心力控制她。她吞下混沌珠后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心很大,胃口也很大。真想铲除她,甚至不用再起兵戈,直接放她在外游荡就行了。

可是不能,他知道她现在处于不知好歹的巅峰,不管她听不听,都要告诫她:“我幼稚没关系,保住你的命才是最重要的。你不是饕餮,不能无休止地吸收别人的灵力,你的这具身体能够承受多少,连你自己都不知道。吃了元凤,吃了始麒麟,你知道自己究竟做了些什么?你还想吃螣蛇,我告诉你,螣蛇下肚,不消一刻你就会把自己撑死。为了管住你的嘴,你必须在我身边,因为除了我,世上没人管得了你。”

他疾言厉色,长情哑口无言。确实,在幻化出原形时,她无法控制自己庞然的食欲,她四处寻摸有道行的神兽,寻摸到了就想把人吞吃下肚。这是原始的本能,她只有通过不停吞噬,才会产生安全感。可能这就是和截珠相溶后最大的坏处,她不懂得节制,兽形时不具备人的思考能力。被他训了一通,虽然龇牙咧嘴很不服气,但暂时无法反抗,只好憋红了眼忍气吞声。

他斜眼看她,“怎么?还是不情愿,想出去胡吃海喝?”

她眼神恶狠狠地,锐声道:“我不能饿着肚子。”

“你可以吃素。”他十分体恤的样子,“我让tsxsw.com人给你准备。”

“你呢?”她从刘海后翻着眼看他。

他理了理冠上垂落的缎带,“我吃肉。”

她愈发不忿了,“为什么?”

“为了锻炼你的毅力。”天帝很无奈地叹了口气,“其实本君不爱吃肉,都是因为你。”一面说,一面伸手舒展一下筋骨。举得太高了,难免影响到她,她踉跄一步撞过来,他受宠若惊,立刻伸手接住了,“长情,你总算对我投怀送抱了,本君真高兴。”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