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69、第 69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长情说:“高兴你妈。”

她很讨厌自作多情的男人, 就算这男人是天帝也一样。爱情这种东西,是温软日子里催生的产物, 她和他的仇在始麒麟被吃了之后,似乎有所淡化,但很快又催发出另一种新的玉望,就是她想弄死他。这种玉望时刻在她脑子里翻滚,甚至每次见到他,她都会控制不住露出獠牙。可惜不能吃他,截珠魔性彻底发挥前,她还尝过他的一块肉。但在完全入魔后, 这些神族的肉与剧毒无异, 靠近便让她倒尽胃口。

他搂着她的腰,她愤怒至极, 使劲推开他,把自己拉成一根弓弦, 绷着脖子冲他嘶吼:“你再敢动手动脚,本座要你的命!”

她半点没给他留情面,这天宇看似宽广, 其实穹窿尽头还是有结界的。她那一嗓门, 巨大的空间隐隐有震颤, 八方一呼应,整个碧云仙宫都响彻了她的警告。

人人都知道天帝陛下对玄师不老实,南天门上巡视的金甲神听见了,蹲在鹿苑前喂鹿的仙童也听见了。

勾陈君啧地一声, “一个人啊,不能压抑得太久,太久了对身体不好。”

小象星官说对,“刚才卑职看见大禁拿着一只金盅往西去了,一定是去接鹿血,给陛下补身子。”

这个补身子的说法,是男人都心照不宣。虽说神不需要像凡人那样利用鹿血积养精气,但过场还是要走的,形式很重要。

御道上,陛下和玄师手牵手过来了。真奇怪,明明吼得震天响,走路却还是这亲热样,可见女人有多心口不一。看看陛下的神情,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他迤逦而行,发带翻卷飞拂,人如一道静水、一片月光,深稳而气柔。就算万丈波澜在心,面上也是一派平和气象。

勾陈君忽然对他肃然起敬,不是因为他的地位,是因为他对待女人的态度。男人就该这样,不谄媚不纵溺,用不着和她较真,就这样静静看她发疯,疯完了还得跟着走——天帝果然就是天帝,不论哪个方面,都可以做到完美无缺。

御道很长,一头连接紫微垣,一头连接南斗天府。南极有五色的云彩升起来了,天帝驻足,眼里带着点点笑意,“长情你看。”

身边的人根本没有他那样的好兴致,天界的每一刻,在她看来都是浪费生命。她不耐烦地调开视线,隔着轻纱般的云雾,可以看见长桥那头戍守宫门的人。两个身着甲胄的武将向她遥遥行礼,她愈发觉得无望,像猛兽入笼,每一处都让她感到烦躁不安。

“两个人绑在一起很不方便,睡觉怎么办?如厕怎么办?”

天帝很惊讶,“为何要如厕?神仙不必如厕。”

长情气急败坏,“你不要我要,而且一天很多次,所以不方便,快松开我。”

可是天帝觉得不成问题,“本君不会嫌你臭的,你只管自便。至于睡觉,玉衡殿设有床榻,你若不觉得清冷,就随我在玉衡殿过夜www.tsxsw.com好看的小说;若是喜欢别致一些的环境,本君可以随你去碧瑶宫。你知道碧瑶宫吧,就是渊底时我为你准备的殿宇。那座宫殿在玉衡殿以西,是天后的寝宫。我日常理政一般在玉衡殿,偶尔在排云殿,你要是想我了,想见我,穿过云桥就能到我身边来,好不好?”

他一递一声,仿佛对未来充满了希望。长情漠然看着他,启了启唇道:“别费力气了,你对我再好,我也还是想杀了你。”

他说没关系,“说出来比闷在心里好,我知道你想杀我,联合始麒麟布下陷阱时就想杀了我。可惜不能如愿,本君是天帝,哪里那么容易死。”

她阴狠地盯着他,简直像在宣誓,“我总有一天会让你求死不得。”

他说好,“我等着那一天。”说罢换了个低哑的语调,凑近她道,“其实你真的有办法让本君求死不能,只要你对本君好一点,再爱本君一点……”

她呸了声,“别拿这么下流的语气和本座说话。”

天帝的一腔热情泼在了沙漠里,愕着眼直愣神。她懒得同他废话,转过身拖着他便走。

大殿东首的长案上摆满了珍馐,金杯银盏摆放精美。两个人对坐,两只被捆绑的手搁在桌面上,天帝举箸吃得优雅,因为他用的是右手。长情就比较吃亏,面前全素之外,还只能用左手。

天帝很会使坏,含笑看着她问:“怎么不吃呢?不合胃口?”一面夹开了金丝糯米搓成的小丸子,里面夹裹的馅料汁水横流,他看见她怨气冲天,却只是别开头,冷冷说了句没有。

没有就好,她能控制住自己,也算一桩好事,至少让他有时间找到炼化截珠盘的合适人选。但嘴上说没有,心里还是很不高兴,当地一声,她把手里的银箸拍在桌上,恶狠狠质问:“本座又不是马,你凭什么让我吃草!”

天帝抬眼看她,“你也想吃荤?”

她虎着脸不说话,半晌还是忍不住,点了点头。

天帝从精瓷的荷叶盏里夹起了一片晶莹剔透的肉,晃了晃道:“想吃可以,不许板着脸,你要对本君笑。”

为了吃肉还得卖笑?而且天帝本身的逻辑很有问题,灵力是吸收进玄门,肉是进胃里,两条路径互不妨碍,他有什么道理虐待她?她是那种比较有骨气的人,怎么可能为了一片肉折腰。不屑地移开了视线,但眼梢有自己的主张。那片肉看上去很诱人,她先前吃了两口草,嘴里淡出鸟来,亟需油腻的东西调剂……

不情不愿掀唇笑了一下,天帝大惊小怪,“这是笑吗?本君以为你想吃了我。”

笑得没有诚意,对方不接受,她只好调整情绪重来。这回显然好多了,唇似蜜,眼生钩,他看得怔怔,肉片也飘摇着,飘进了她嘴里。

不得不说,入魔后的长情更具备万种风情。她像经过长夜之后彻底苏醒,把藏于深处的东西挖掘出来,最大程度加以利用,美与恶都做到了极致。可惜,这不是真实的她。他虽然喜欢她恃美扬威,心里还是眷恋那个倔强但柔软的长情。自她吞下混沌珠起,仿佛暌违已久。人还在面前,但他的长情呢,现在飘零到何方去了?

一顿饭浑浑噩噩,肉到底让她吃了个饱。吃完了她擦擦嘴,一脸厌恶的表情,“下次别这样了,本座毕竟不是你的狗。”

他笑了笑,“我到现在才看明白,有些事不是因为你太固执,是因为我不够坚持。”

她没有兴趣听他感悟人生,吃饱了有点犯困。三途六道所有事物,一般都在玉衡殿处理,天帝用过膳,便要不时召见臣属。让他解开绑带,他又不情愿,长情只好就地一躺,卧在他身后的毡毯上。长案遮住了头,遮不住脚,只见一双雪白的脚丫子从案后露出来,下面回事的人惊讶不已,嘴里喃喃呈禀,目光游移,脸上写满尴尬。

“九司之外另设三省,司制邪破狱,收摄群魔之事。数日前本君与紫微大帝商讨过,神霄府公务巨万,需要分司领治。如今五雷飞捷使人员未定,依卿所见……”天帝从卷犊上抬起了眼,刚要提名,发现堂下人神情有异。他忽然明白过来,扭头一看,她合着眼,不知是真睡还是假寐。再看另一头,那双莹莹玉足慢慢扭动,粉色的甲盖娇俏,很有童稚的况味。天帝叹了口气,牵起罩衣盖住了那双脚,复正色道,“人选本君还得细思量,九司也可议定,再具本呈玉衡殿。”

底下诺诺答应,但天帝身后卧着一只入魔的麒麟,总让人有立于危墙下之感。

后来奏议的滋味就有些寡淡了,不是天帝心有旁骛,是盖在衣下的脚还是不安分,一会儿扭扭,一会儿又搓搓,渐渐从他衣摆下重又探出来。手执笏板的仙官们说话都有些磕巴了,天帝见朝议难以为继,知道再说下去也是心不在焉,便摆了摆手,让众人散了。

各路金仙从殿内退了出来,彼此交换一下眼色,唯有怅然摇头。陛下是吃了秤砣铁了心,四御的劝谏都被顶了回去,有人觉得陛下不该这样,“毕竟执掌乾坤,将来上行下效,人人弄个入魔的妖物回来,天界岂不乱套?”

有人不以为然,“世上□□,哪有一帆风顺的。遇见了就去解决,怕什么!琅嬛君当初还不是无人看好,最后怎么样?如今更不应当如临大敌,那是谁?天帝陛下!世上哪有陛下做不成的事!”

大禁站在屋角,听他们边说边去远了。其实这事确实不太乐观,四御的劝阻,陛下固然可以驳回,但若是天外天插手,到时应该怎么应对?

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尽快找到适合炼化截珠盘的人选。可这事不容易,珠盘一成,五毒攻心,这辈子就再也回不来了。虽然救玄师要紧,但陛下不是个滥杀无辜的人,找不见大奸大恶之辈,计划只有搁浅。

大禁慢吞吞迈进殿里,向上看了眼,耷拉着嘴角说:“回禀陛下,臣四处查访,收效甚微。上古三族被收拾之后,四海八荒从未如此安定过。臣在半路上遇见了肥遗,问它最近下过太行山没有,去过人间没有,想着他要是把生州弄得赤地千里了,臣就把它押回来炼盘。可它说没有,它哪儿都没去,老婆生了孩子,一窝孵了七八条小肥遗,它照顾孩子都还来不及,没时间出去瞎晃。”他摊了摊手,“您看,这事儿可怎么办?臣思来想去,只有……”

他话没说全,向昆仑山方向指了指,意思是想打祖龙的主意。天帝并未答应,“他的业障,用尽余生在偿还,没有临时拉出来凑人头的道理。”边说边揉太阳穴,一筹莫展,“容本君再想想,你先退下吧。”

身后发出轻促的一声笑,“你为什么那么执着,非要打造截珠盘?”

他说:“为了救你,不让你继续疯狂下去。当初你吞下混沌珠是情非得已,既然不是自愿的,我就一定要想办法替你把这珠子取出来。”

她哦了声,一条腿挑在另一条膝头,小腿像秤杆似的摆动着,足尖若有似无在他背上撩动,“你只记得当初的长情,不在乎我现在的感受。我要是说不想取出混沌珠,你也不会听吧!”

他回头看了她一眼,“不取出混沌珠,我们就不能名正言顺在一起。我的荣耀你无法分享,你的痛苦我也无法替你承担。”

她悻悻然,“什么情情爱爱,真是麻烦。既然如此,就应该听取大禁的意见,把祖龙抓来。”她对祖龙实在太有兴趣了,猛地翻身起来,从背后抱住他,“天帝陛下,把他抓来吧。你不想救我么?不想与我成婚么?只要有他,一切难题就迎刃而解了……”她不由自主舔了舔唇,“把他抓来吧,好不好?”

她摇他,前胸贴着他的后背,把天帝摇得骨头都酥了。只不过这招没能奏效,天帝软玉温香尝了个尽够,脑子却并不糊涂,“只怕祖龙出了龙泉洞,等不及炼化截珠盘,就被你吃了。”

她被戳穿了,虽然知道不可能仅凭三言两语就达到目的,但天帝这种一针见血的点题方式让她深感不满。她一把推开了他,“离本座远点儿。”

天帝很无辜,“是玄师大人抱上来的,本君什么都没做。”

“你以为什么都没做,就不关你的事了?”她凶神恶煞道,“你绑住本座了,本座的手无处安放,知道吗?”

天帝被她说得发怔,怔完了又觉得好笑,这天上地下,从未有人敢在他面前“本座、本座”地自称。她果然是有底气的,他也实在拿她没办法。看看殿外,华灯初上,最后一抹天光也沉入长夜,他呀了声:“天黑了,长情,我们该睡觉了。”

也许这一整天,他盼望的就是天黑吧。那一声惊呼真是蕴含了无穷的欢喜,他匆匆拉她出殿门,站在廊庑底下引她看漫天星辉。

“我一直想这样,带着你,站在碧云仙宫前看星星。你知道首神台么?那是只有天帝才能登上的高台,离天顶也最近。待你我大婚了,我遣走看守的神兵,带你上首神台去。那里能看清日月星辰的走势,每一颗星都有属于自己的星轨……”他嘴里说着,眼睛也明亮如天上的星,“我真的别无所求,唯愿你平安康健。以后就像今日一样,能并肩陪我看星看月,如此就足够了。”

她没有说话,不知是不是被这夜色感染了,不再像先前那样暴躁冒进。他听见她幽幽的叹息,感觉她抱着他的手臂,温驯地依偎在他肩头。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