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7、第 7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长情从来不知道,自己竟然那么眷恋龙首原无趣的生活。

夜太深了,城中只余零星的几盏灯火,每一盏都能给人带来莫大的安慰。巨大的宫殿群沿坡伸展,那是她坚守了千年的家。曾经她也不满于沉闷和庸常,可是如今连这沉闷都显得那么可贵。

闯了祸,不敢回家,怕被人逮个正着,只好远远站着望洋兴叹。她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究竟被谁坑了,莫名其妙就当上了无支祁越狱的帮凶。她这一生从来不做出格的事,如果让上面知道了,对她的评价可能是“老实人其实蔫坏,要么不作死,要么就作一票大的。”

大禹治水,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她十个手指加上十个脚趾都数不过来。区区毛神把上古水怪给放了,上面会怎么整治她?会不会削了神籍,下放顶替巡河夜叉?

长情不敢想,捧着脑袋痛不欲生。她连上去领罪的勇气都没有,手里捏着铃铛,盘腿坐在神禾原上,含着泪花呵欠连连。

好困,好想躺下,身上的伤也亟需诊治。可是她无处可去,这些年光顾着睡觉,出了事竟连一个能帮她避难的朋友都没有,实在失败。

忽然一道惊雷闪过,吓得她心头大跳。寒冬腊月哪里来的雷?可见是上界发现无支祁出逃,开始点将缉拿了。

她在原地团团转,气哼哼想要是抓住那个骗她的人,一定要把他碎尸万段!然而气愤归气愤,凶犁丘的际遇恐怕告诉别人,别人也未必相信。那地方是龙神庚辰的道场,什么人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一定是这毛神自觉难以脱身,胡编乱造出来混淆视听的托词。

长情一瞬间想象了所有最悲惨的下场,她向天顶望了眼,实在不行只好去自首了。拖着沉重的步子走了两步,蓦地听见有人细声唤她,找了一圈,才在小渠里找到一条盎堂鱼。那鱼晃着黄色的大脑袋,喊声像儿啼似的,直着舌头说:“不如下水吧、不如下水吧……”

“小小菜鱼,凑什么热闹。”长情郁塞地tsxsw.com嘟囔,想了想蹲下问它,“谁让你来的?”

“当然是我家主君。”盎堂愉快地说,“上神就要变成过街老鼠啦,人间呆不得。我家主君托小妖来传话,我们渊海地方大,可以让上神藏身,上神还在等什么,这就跟小妖下水吧。”

长情感动于危急关头,还有人肯收留她。但是这回的祸闯得有点大,窝藏人犯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触怒了天帝,渊潭可能会就此变成一个小水洼。

她满含悲情,大义凛然,“本座一人做事一人当,绝不连累局外人。”

盎堂摇着尾巴很不服气,“哪里有人?我们明明是妖!上神放心下水吧,这件事可以做得神不知鬼不觉。只要上神不露面,保证天界挖地三尺也找不到您。”

长情还是摇头,滔天的罪过不是一拍脑袋说没事就能扛过去的。她吸了口气道:“替我多谢渊海君,我哪儿都不去,就在这里等着坐化。”

结果天上的雷巨斧一样劈下来,就落在距离她一丈远的地方,把草地劈得一团焦黑。

“娘啊!”盎堂潜进水里,只留一张嘴在水面上大喊大叫,“雷神要劈死上神,连辩解的机会也不给!”

长情吓得蹦开了,还未等她站稳,第二道天雷紧随其后,劈在了她刚才站立的地方。

看来真的打算赶尽杀绝了,连陈情都不必,直接就定罪了吗?她不服,举起铜铃向上砸去,“我要见天君,我有冤情要呈禀!”

雷泽来的雷神公务繁忙,没时间代为传话。于是鼓点打得更急了,万道闪电破空而下,劈得神禾原寸草不生。

盎堂尖叫:“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上神再不跑,打成了灰可拼不起来。”

看来陆上确实没有立足之地了,长情还是惜命的,转身跳入小渠化成了一滴露水。盎堂摇尾游过来,大嘴一张,便将她含进嘴里沉下了渠底。

地下水源四通八达,其纵横之态,就像人体的脉络。盎堂带着她奋力穿梭,雷声越来越远,雷神找不见她,自然不能随意迁怒旁人,只好草草鸣金收兵了。长情心里只觉得悲哀,她一向以为上面至少应该是讲理的,没想到不问情由就要处决她。以后怎么办呢,躲在水下也不是办法,或者容她稍微休整一下,明天再出去说明原委。

不过鱼嘴里的味道不怎么好闻,一阵阵腥膻直往鼻子里钻。等到盎堂把她吐出来时,她都快晕过去了,趴在地上直倒气。

一只干净修长的手探了过来,那手的主人嗓音如清风,徐徐划过她耳畔,“没事了,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长情勉强撑起身,活了这么大年纪,居然会被一个少年的几句话弄得鼻子发酸。她知道他是在安慰她,小小的鱼,如何有能力对抗天地?但在她极度缺乏安全感的时候,这话也让她感到莫名安心。

少年的脸依旧如诗如画,他专注地看着她,碧清的眼眸,澄澈得足以倒映**。长情相形见绌,低头看看自己,真是狼狈不堪,不提也罢。

她捂住了脸,羞于见人,云月弯下腰,将她搀扶起来,“才分开一昼夜罢了,没想到会出这样的事。各方水族皆接到消息,说无支祁遁逃,天帝下令四海戒备。如今众神都在搜寻你,说是你放走了水妖……是真的么?你为何要这么做?”

内情说出来,不过徒增烦恼罢了。长情道:“我是受人蒙骗,并不是有意放走无支祁的。”

她显然不大想说,他便不再追问了,只是仔细打量她的脸色,“长情,你可是受了伤?”

先前经受了巡河夜叉一锤,那种震心的痛依旧在胸口盘桓。伤的是肩,但时候一久,半边身子早已经麻了。她不自觉抬手捂压,随口敷衍:“小伤罢了,不要紧……”

可是云月并不相信,牵起她的手道:“随我回水府,小伤不治也会要人命的。”

虽然他避开了她的左手,但那种牵扯的痛同样鲜明。长情倒吸了口凉气,云月凝眉看她,“你还瞒着我么?”

长情无可奈何,只得承认,“是被巡河夜叉用巨锤打伤的。”

云月听了微叹,指尖点于她的伤处,一圈圈碧色的芒从原点向她周身扩散,长情惊奇地发现疼痛比先前减轻了很多,没想到一条鱼,还能诊治上神。

“你的内力深不可测啊。”她直勾勾看着他,“当真只有五百年道行?”

他淡淡一笑,“当真。只不过被困五百年,比别人更勤于修炼罢了。”语毕依然来牵她,“走吧,外面人多眼杂,别让人发现了行踪。”

长情只得随他走,他穿轻薄的禅衣,柔软的丝缕绵绵流动飘拂,人像立在高山之巅,有从风化云之感。水纹撩起他鬓边的发,露出精秀的耳廓和半边脖颈,这鱼大大超出了一般水族的灵明,竟有一片道骨仙风的澹荡。

想不明白,长情歪着脑袋还在思量。他手上略用了点力,回身一顾,眉眼间尽是温和洁净的君子之风,“长情在想什么?”

他似乎很喜欢叫她的名字,那两个字从他口中说出,尤其醇厚可靠似的。长情哦了声,“想怎么脱身。”

他复一笑,掌心的温暖传送过来,一路暖和进心里。

引商早就候在水府大门前,看见他们回来,忙把人往内引。府里侍奉的一干水族都被调理得极有分寸,没有得到特许,眼睛都不敢抬一下。

“早知如此,上神在我们烟波府住上两日就好了……”一想不对,又添了一句,“啊不,昨晚和我家君上成婚就好了。新婚燕尔如胶似漆,哪里有空跑到淮水放走无支祁!”

长情不喜欢他提这种莫名其妙的事,拉着脸道:“早知要死,便不投胎了么?再说我为何要与你家君上成亲,你给我个理由?”

这话让云月很尴尬,引商当然要反驳她,但未等他开口,便被云月喝止了,“你去外面守着,若发现可疑的人,别擅作主张,即刻进来报我。”

引商无奈道是,领命出去了。云月向长情揖了揖手,“水族纯质,不知什么话当讲,什么话不当讲,要是触怒了你,我代他向你致歉。”

长情摆了摆手,“我不与鱼虾一般见识,何况现在我落了难,是你们收留我,我应当感激你们才对。”

云月笑着摇头,“种善因,得善果。要不是五百年前你救了我,今日也没有我在此等候你。”边说边抬手,引她进了大殿。

殿里前夜办过喜宴,现在那些大红的彩绸都撤下了,一砖一柱洁净得冰川一样。他带她往后去,重重鲛绡后是他的寝殿。长情进门环顾,琅\的高床,云母的环云屏,还有那些大到花瓶,小到棋子的摆设,无一不是用碧玉做成的。

“这么清淡的颜色,乍一看心旷神怡,时间久了不觉得单调吗?”

“习惯了,反正无人共赏,自己舒心便好。”他让她在长榻上坐下,牵起广袖,将手落在她的领上,“失礼了,我要为你查看伤处。”

长情倒也大方,不像那些小姑娘般扭扭捏捏。她坦然坐着,坦然看着他,云月略犹豫了下,轻轻揭开了她的衣襟。

整个左肩已经青紫了,可见夜叉下手颇狠。她也是个能忍痛的人,他原本以为像她这样的神,早就丧失了作战的能力,遇见一点伤便会小题大做,现在看来她比他想象的更果敢。

长情自己也低头看,这片淤青覆盖的面积甚广,从肩到腕,从腋到胸,边缘像发散的丝弦,随着血脉走向向外扩散。云月先前的救治可以减轻剧痛,但伤还在,也不知能不能消除。

她静静等了一会儿,却不见他有行动。纳罕地抬眼看他,发现他全无了平时的从容稳重,伸出的手停在半途,满脸都是羞赧之色。

长情有时候一根筋,她脱口而出:“脸这么红……这里的水上头啊?”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