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73、第 73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水溅起来老高, 不偏不倚全灌进了他领子里。冰凉的一线往下蔓延,他打了个寒噤。再看水面, 忽然平静下来,连涟漪都慢慢消散了。他四下张望,不见长情身影,时间一久便有些慌。

脑子里嗡嗡的,身体对这种不时的打击有习惯性反应,他向前走了两步,担心她会溺水,打算跟着一同跳下去。恰在这时, 又是轰地一声, 她从水下探了上来,湿漉漉的长发, 湿漉漉的脸,在水里载浮载沉着冲他笑。

他松了口气, 看见她的笑脸,那颗饱受摧残的心也可暂时治愈。他蹲在岸边,伸手探了探水温, 问她冷不冷。她说不, 偏过身子以指代梳, 梳理长发。湿透的中衣贴在身上,曼妙身姿如出水莲花般婷婷而立。他怔了下,忙调开视线,心头一阵急跳。

可是他的小动作, 她全看在眼里,不明白摸也摸过,亲也亲过,有什么可不好意思的。但他越矜持,她越有恶趣味,抬手从领口往下狠狠/撸了一把。绸缎下的气泡被挤了出去,薄薄的一层中衣紧贴皮肉,几乎和不穿无异。她说:“天帝陛下,你看看我,和先前有什么不同没有?”

他以为她说的是火毒,便仔细看了她两眼。结果看着看着,发现不大对劲,迟疑问她:“你让我看什么?”

她笑得很无赖,挺了挺胸道:“看看本座身材怎么样。”

这下他果然不好意思了,视线飘忽着,喃喃说:“好不好本君早就知道了……再说你是来治病的,不是来表演美人出浴的……老老实实找个地方坐着,别胡思乱想了。”

她嗤地一声,“胡思乱想的一直是你,本座心如止水,不像你,脸那么红,衣冠楚楚下藏了颗男盗女娼的心。”

他恼羞成怒,“你的爱好就是肆意诋毁本君?”

“本座说的都是事实,否则你刚才为什么会想起泪湖?”她看见他脸上浮现尴尬的神色,慢吞吞游到岸边,两手搭在池沿,眨巴着眼仰头叫他,“天帝陛下你来,我同你说句话。”

天帝狐疑地打量她,“不知玄师有何指教?”

她招招手,语调极尽诱哄之能事,“那天你同我说的问题,我想了很久……”

他好奇是什么问题,不自觉蹲了下来。

她眼里精光四溢,含笑说:“就是那个手指和石臼的问题,你说如果往里面加点水,痛得是不是就没那么厉害了?”

他张口结舌,趁着他闪神的当口,她一把将他拖了下来。

天帝乍然落水,十分惊慌,但是不用怕,长情稳稳抱住了他。他站定后听见她桀桀怪笑,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然后哎哟了声,“这化生池能荡尽业火么?不会对陛下御体造成损害,将来生不出孩子吧!”

很奇怪,两个人竟同时想到了这个问题,不同之处在于天帝的关注点在化龙上……如果把持不住和她在池子里做下什么事,天帝的精元非同凡响,会不会化出一池龙来?到时候天上地下乱窜,场面该有多混乱!

他迟迟把视线转到她脸上,“生不出孩子又不是好事,你高兴什么?”

她说没有,“我只是担心陛下身体,随口一问罢了。”

结果他猛地扣住她的腰,狠狠压向自己,“本君对你太过君子了,所以你觉得本君好欺负。既然你说石臼加了水便不会痛,那不妨来试试。还有这池水能不能让本君生不出孩子,顺便也可以验证一下。”

天帝陛下是被自己的欲/火折磨疯了吧,竟然打算在化生池里行苟且之事!长情一脚蹬在他肚子上,“别弄脏了人家的地盘。你不是有醉生池么,等我治愈了火毒,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两个只会嘴上过干瘾的人,约战约得煞有介事。天帝道好,“你若一意孤行,本君奉陪到底。”

长情点头,“先前天尊说了,少则七日,多则八十一日,陛下公务巨万,就不必陪着我了。反正我哪里都不能去,待你有空时来看看我就行。疗伤应当清心寡欲,你总在这里撩拨我,我会走火入魔的。”

天帝一脸无语问苍天的表情,什么叫他总是撩拨她,分明是她硬将他拖进水里来的。不过她说得也没错,时间不定,他很难做到由头至尾陪着她。想了想道:“本君不在时,命姜央来陪你,要是有什么变故,也好第一时间通禀我。”

她嫌他啰嗦,“这是太清天尊的道场,会出什么变故?本座泡澡不愿意别人看着,你把姜央弄来,本座魔变弄死她,你可别后悔。”

棠玥的例子在前,她这么一说,确实让他犹豫。他站在水里思量,看了她一眼道:“你的性情太暴戾了,得改改。”

她掬起水淋在肩头,慢腾腾道:“我入魔了,你不知道?”

真是个直来直去的人,他无奈地点头,“入魔前爱上本君,入魔后再一次爱上本君,可见本君魅力无穷。”

她听了一阵发呆,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天帝陛下,你每天都靠自我安慰活着吧?本座怎么会爱你呢,入魔前没有,入魔后更没有。”

没有么?这种否认分明是自欺欺人啊。天帝自然不屑和她争辩,反正公道自在人心。他从水中跃出来,在一块凸起的岩石上打坐结印,闭上眼道:“身静心静,什么都别想。这段时间就在化生池里修身养性,但愿你出水那天少欲无为,重得清净自在。”

他说了一通禅语,便缄口不再理她。长情见他不走,心里焦躁得厉害,在水里游了两个来回,发现他早就入定了。她浮在水上百思不得其解,天帝不是天定的么,怎么也需要修行?使坏朝他泼水,可惜他身前结起了透明的结界,水顺着界壁流淌下来。他毫发无伤,大概很得意,唇角勾起了狡黠的弧度。长情觉得无趣,扭身沉进了水底。

这池子对她有没有用,一时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心头的那团火逐渐消弭,四肢百骸的燥热也开始得到平息。

缓缓舒出一口气,咕咚咚的气泡在面前串成透明的菩提,她终于相信了,这地方确实是个改造性情的好去处。不过神族也真虚伪,其实世上哪来那么多心无尘埃的人,不过通过各种强制手段创造,所以那些上神上仙们基本都六根不净,到最后大动凡心,就像天帝一样。

隔着水幕,向上望了眼,他还端坐在那里,这个大麻烦,真是无法摆脱。他究竟对她有多少感情呢,她合上眼愤懑地想。记忆狂潮般袭来,某些情景像擦拭过一般,变得空前清晰,连同一些若有似无的情愫也跳出来,一寸寸攻占她的识海。

忽然憋闷得慌,仿佛看见以前傻乎乎的自己。她心里一阵乱,匆匆浮上水面,睁眼第一件事便是找他。但四海八荒的琐事由来多,大禁找来了,他们站在池边的紫荆树下,大禁拱着手,正向他回禀归墟最后一条龙王鲸的情况。

他必须回玉衡殿了,她听得一清二楚。所以转回来找她,她一面庆幸,一面又感到失望。

“有件事亟需本君处理,暂且无法陪你了。”他蹲在岸边叮嘱,“你在池中好好的,待我办完了事便回来找你。”

她仰着头望他,目光楚楚,“多忙一会儿,不用急着回来。”

他噎了下,又气又无奈,这神情和语调严重不相符,应该是脑子进水了。

他拍拍袍裾站起身,“我可能会忙上一阵子,天黑前一定回来陪你过夜。”

她点点头,一手在水面上摆了摆,“去吧。”

目送他渐去渐远,他走后繁花落了一地,紫红色的小小花蕊层层铺叠,铺成了两三寸厚的毡毯。

转过身去,背靠着池壁发了会儿愣,才想起该试试能不能解开鹦鹉链了。嘴里嘀嘀咕咕抱怨着,到了这个地步他都没想过放开她,可见所谓的喜欢爱都是空口白话。

炼神返虚,凝结五气,然后徐徐发挥,看看能将神力提升到什么程度。她知道单靠自己的力量,想打碎那件法器的希望很渺茫,但她不信邪,偏要试一试。

神宫内气海如浪,不断汇聚,向周身扩散。她能感觉到无形的枷锁钳制得越来越紧,也许再加把劲,就能把它崩断。

快了、快了……她心里升起期盼。然而嗡地一声,看似撑开的锁链忽然收缩,那一瞬骨骼遭受前所未有的挤压,她甚至能听见肋骨折断的声响。

剧痛铺天盖地袭来,险些疼晕过去,之前他的告诫她没放在心上,现在后悔好像有点晚了。这鹦鹉链就像一面镜子,你对它施以多大的力,它就反馈给你多大的伤害。她压着胸口大咳,迸出的血落进水里,轻飘飘地,烟雾般消散了。

落花铺就的地面,这时传来清越的足音,她勉强定住心神望了眼。本以为来的是天帝,发现她把自己弄成这副鬼样子,又得狠狠臭骂她一顿,结果竟不是。

天上日头晃眼,化生池上水雾却不散。那人从雾霭迷离中慢慢走来,颀长的身形,清雅的面容,是她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他走到池边垂眼看她,眼里有硝烟弥布的况味。目光含着薄刃,一遍遍剐过她的脸,半晌过后才道:“麒麟玄师,别来无恙。”

长情轻喘了口气,莫名有不好的预感,“阁下是谁?”

可惜他没有应她,忽然出手擒住了她。眼前顿时一片黑暗,她像被装进了某种容器里,连呼救的声音都传不出去,只能在这小小的空间回荡。

能从化生池里把她劫走的人,必定不是等闲之辈。她没能挣脱鹦鹉链,刚才又受了重伤,想逃跑基本不可能,还不如省下力气快速调息复原,至少从这桎梏里放出来时,她能够有力气操控自己的身体。

不知过了多久,反正外面风声飒飒从未停息。忽然一个顿挫,她知道落地了,又是天昏地暗一通颠倒,她被扔在了地上。巨大的冲击无异于雪上加霜,她撑住地面咳嗽,一片袍裾又飘进她的视野,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还是先前的样子,乜斜着她,满脸讽刺的味道。

长情飞快打量了下四周,不知名的山,不知名的山洞,看样子是从三十二天下来了。洞外天色渐暗,最后一道余晖照在洞口的岩壁上,这人的脸一半在明,一半在暗。

“你究竟是谁?”她咬着牙道,“竟敢对本座不恭!”

玄师的怒火,并未吓退这个年轻人。他蹲下来,微微低头,脸与她的距离不过一尺远。他两眼猩红,唇角却挂着笑,讥诮道:“玄师好大的威风啊,在我的印象里,大祭司是个温和的人,没想到……真是没想到,原来是我看错了你。”

长情怔忡着,努力回忆这张脸,真相仿佛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轻纱,可这层轻纱没有边际,她打不起也穿不透。猛地一股巨大的吸附力从他掌中传来,魂魄几乎要被抽离。她想抵抗,但现在毫无还手之力,只能任人宰割。

大事不妙,今天恐怕要交代在这里了。就在神智即将瓦解的一瞬,一切又停顿下来。铮然一声,在她头顶响起,她惊骇地抬起眼,见他手里握着四相琴,百无聊赖地拨弄着,“这是月火城临危时,大祭司取我身上毛发制成的,本来就是我的东西……”

她明白过来,踉跄站起身道:“你是白焰。”

他嗯了声,“大祭司还记得我的名字,真叫我受宠若惊。我年幼时闯了祸,常去神殿找你。我父亲太凶,动不动就训斥我,我母亲根本护不了我。只有大祭司,父亲会让三分面子,就算我犯了再大的错,只要你肯为我出头,最后都会大事化小……”他的语调里渐渐充满悲凄的呜咽,握着拳嘶吼起来,“可是为什么,城破时你还以死相互,现在却吞吃了我父亲!早知如此,这四相琴就不该鸣响,也不该让他苏醒。”

山洞内因他的怒火飞沙走石,长情不得不抬起袖子遮挡。

关于白焰,她还有零星的一点记忆。他是始麒麟嫡子,但和所有麒麟长得不太一样,他有龙族的犄角,和凤族流利的白羽,所以始麒麟替他好看的小说 tsxsw.com取名四不相。月火城被攻破时,他落进金甲神手里,她求少苍放他一条生路,可惜被拒绝了。后来如何,她就不清楚了,反正兜兜转转回到了玉清天尊门下。也正是因为有这身份,他才能进入太清天尊的道场,从化生池里劫走她。

所以现在是来寻仇了,连正道功元都不要了。长情哂笑了声,“若不是你父亲想杀我,我也不会吃了他。现在木已成舟,就别说废话了。小子,当年是本座为你抚顶,授你长生命符。你见了长辈,就是这样的态度?”

他听后大笑,嗓音仿佛破了个口子,在暗夜里汩汩渗出血来,“长辈?我只知父仇不共戴天。”

一面说,衣下探出无数肉红色的触手,那些触手顶端都长着甲盖大的脸,连五官都清晰可辨。狰狞肉脸张开嘴,尖牙下是更长更细的针管,乱糟糟向她疾射过去,弹指间穿透她的身体。

血洒满了岩壁,白焰微笑看着,眼里装着颠倒的喜悦,“兰因,你暗通天帝弑主谋逆,你们加诸于我父子的痛苦,我会百倍讨要回来的。你一定要撑住,好戏才刚刚开始。”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