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76、第 76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时候到了, 城中每一处的灯都亮起来,照出乱雪和狂风的走势。

月火城上有天然的结界, 天帝的圆光映照,反射出一层淡蓝色的膜,这浮城仿佛一个中空的琉璃球,所有人都成了球里的玩偶。

近了,天帝一步步走来,肆虐的风雪逐渐消散,厚重的云层也被涤荡。空中出现一个巨大的,血色的月亮, 突兀地高悬着, 没有星辰相伴。

天帝的喜怒和天道相通,那么现在的天象, 代表了他怎样的心情呢?

白焰负着手走出来,抬眼看了看天顶, 露出一个轻蔑的笑。这位有定力、精算计的天帝陛下,总算尝到剜心之痛了吧!天象就像卦象,掷出来便一目了然。他心情颇佳时朗日晴空, 略感郁闷便乌云万里。眼下的血月, 可是代表了天帝内心的扭曲, 或者说已近走火入魔?七天的五内俱焚,日子很难熬吧?如今见到那个念念不忘的人了,感觉如何?

他饶有兴致地观望,看见天帝走到玄师面前。他想象过这位至高无上的首神面对变故, 会表现出何等的惊慌和悲痛,他期待从他脸上发现哪怕一点点无措的表情,谁知连半丝都没有。他只是看着她,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谁也不知道平静的表象下,隐藏着怎样汹涌的巨浪。他仔细盯着这张脸,目光几乎凿穿那层坚硬的皮甲,直达灵魂。他彷徨,不知这躯壳内是否还住着他的长情。整整七天,他发了疯一样没日没夜地寻找,最后她终于现身了,居然变成了这个模样。

他想哭,但不能,他是天帝,是天道,代表至高无上的权威,他不能在宵小面前流眼泪。可谁能体会他现在的绝望?他的心支离破碎,只有靠握紧双手,靠指甲狠狠抵压掌心的痛,才能忍住哭的玉望。

黄粱一梦后,他的整个世界被颠覆,所有不如意集中起来,他熬过了她的嗜血嗜杀,六亲不认,本以为那已经是极致,没想到更大更毁灭性的打击还在前方等着他。

心上伤口血肉模糊,有人致力于撕开它。四不相笑得很含蓄,“天帝陛下,玄师你应当是认识的,不需要我再介绍了吧?”

天帝调转视线看向他,没有必要和他多费唇舌,只是启了启唇道:“今日你必须死。”

天帝话音才落,无云的天空绽开赤红的闪电,那闪电编织成网状,奔涌着遍布穹窿。雷电一向是问心有愧者最害怕的天谴,加之这种异象万年难得一见,天地好看的小说 tsxsw.com之中不管人也好,神兽妖魅也好,自然不免惶惶。

白焰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也就是那一瞬,天帝的钧天剑出鞘,庞大的神力凝集于剑首,破空向他袭来。他不由冷笑,天帝陛下不会以为他操控玄师,仅仅是为了有趣吧!

不需要他自己动手,自有对付天帝最奏效的武器。他屈指横在唇前,吹出抑扬顿挫的音潮,在天帝佩剑携带万钧雷霆杀到前,一道人影飞速闪过来,挡在了他面前。

长情忽然出现,天帝虽有准备,也还是措手不及。翻腕勾挑,剑锋中途指向天际,四不相侥幸逃过了一劫,接下来便成了他和长情的战斗。

没有思想的人,战也必定是死战。她不用兵器,自己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一掌劈来,他下意识收剑,以掌接她攻势。阴冷强大的内力还是其次,她的周身硬得像铁,若是钧天劈下去,恐怕能溅出火星子来。

天帝内心惊动,近身肉搏时相距不过两三尺。借着错身而过的当口,他低呼了声长情,“是我,你的灵识可还在?看看我!”

没有用,这一声呼没能唤醒她,反而激发她的怒火。她甩动长臂向他攻来,关节僵硬,行动之间咯吱作响,仿佛下一刻便会折断。他怎么能够认真和她对战?他想放下兵戈,想去抱她,可她浑身长刺,不由他亲近。

他看着那双内容空洞的眼睛,心如刀绞。自他入白帝门下至今,一直心无挂碍,全部精力都扑在了大道乾坤上。他没有私人的感情,也没有想过有朝一日另一个人会让他痛不欲生。遇上了,无路可退,她渐渐变成他的执念。她吞噬混沌珠,他把能想的办法都想尽了,只为保全她。他以为太清天尊的道场至少是安全的,可他忘了那个可以自由来去的四不相。一切错的根源都在他,如果当初没有设计让她取得混沌珠、如果没有让她和始麒麟自相残杀、如果没有束缚她的神力、如果没有送她去化生池……太多的追悔莫及,都晚了。他无法想象她受了多少苦,好端端的人,几日便被糟践成了这样!

血月愈发红得骇然,月轮的边缘流淌出血丝一样的光,把半边天幕都染红了。

入魔后的长情攻击力惊人,但即便再疯狂,她也有所保留,至少还知道疼。现在中了尸毒的却不一样,她的攻击是同归于尽式的,她再也认不出他了,不论爱与恨,全都淹没在了四不相忽高忽低的哨声里。

白焰依旧在笑,这次天帝是孤身前来,因为他知道玄师成了行尸,三途六道再也容不下她,惊动的人越多,被剿杀的可能越大。他奢望能掩人耳目,不让天界其他人参与,他还在想着生擒她,再带回去想办法救治她——天帝陛下有时候简直天真得可爱。大事极力化小,可问题也随即显现,那就是孤军奋战,无人可施以援手。一个玄师已经让他分/身乏术,他就是再恨他,也抽不出手来对付他。

只是这份得意并未维持到最后,眼梢一道黑影箭矢般疾射过来,他抬手一晃,袖剑早已在手。

当地一声,两剑相击,迸发出嚓嚓的火花,他乜着眼冷笑,“玄枵?你对大祭司真是情深意重,忘了当初是谁救下丧家之犬般的你。”

伏城寒声道:“我入城以来一直对城主忠心耿耿,现在城主死了,我的恩也报完了,今日起我为自己而活。”

好个为自己而活,分明是打算效法玄师。爱情这东西也着实可怕,它可以让人忘了责任道义,眼界小得只能装下一人。白焰不懂这些,也没有兴趣去探究,既然有人送上门来,那他就笑纳了。吸收了邪屠的尸魂之后,一直没找到机会练手,如今这条螣蛇愿意舍命相陪,恰好正中他下怀。

血丝飘拂的夜,有一股玄异的味道。朔风伴着剑气横扫,每一次的兵刃相交,都会激发出一串森冷的浮光。巨大的神力碰撞,像炼铁捶落的碎屑,毫无准头地坠落到地面,旁观者们都无所适从,眼下的境况太混乱了,莫说高手对决他们帮不上忙,就是有心插手,也不知道应当帮哪一边。

司中和少主打得不可开交,玄师大人被少主练成了行尸,连人都不认得了。而天帝是万年前屠城的人,但在麒皇死后又容他们重回故土……所以究竟哪方算正,哪方算邪,实在是分辨不清了。众人畏缩着,闪身避让,唯恐一不小心被击中,后果不堪设想。

忽然有人惊叫起来:“快看!”

半空分散的血丝首尾相连,像水中浣纱,一头连上天帝指尖,另一头目标明确直取玄师。漫天的千头万绪,转眼间捆缚住她,天帝不能对她动武,目前只有这种办法能够制止她。

本以为会奏效,她的四肢和脖子都被缠绕,至少行动是受限制了。天帝刚想松口气,没想到她开始声嘶力竭地咆哮,数不清的尸虫铺天盖地向他飞射,她猛然发力,将那些血线全都崩断了。

真正的杀人武器!白焰和伏城拼杀过后,错身的瞬间见一切尽如人意,心里大大畅快起来。

天帝不忍伤她,最终被她所伤,刀刃般的利爪从他肩头纵贯下去,血很快染红了银袍。行尸嗜血,闻见血腥会变得愈发癫狂,天帝能够一把天火焚毁尸虫,却没有办法将她一并解决。她越战越勇,绽开的皮肉间有黑色的幼虫抖落,随着一声怪叫,十指如钩再次劈向他。他只能倒退,如果不计后果,问题要简单得多,可现在怎么办?他几乎绝望,无边的挫败感笼罩住他,这次就算自己死,也不能再杀她了。

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神力狂卷而至,将她击退。气急败坏的炎帝冲他怒吼:“你想折在这里吗?为什么不还手!”

因为他根本无法反击,他怕长情会死。他现在畏首畏尾,所以四不相有恃无恐,知道他不可能对玄师下重手。

炎帝恨铁不成钢,他从来不知道少苍竟然有这么软弱的一面。以前的他铁石心肠,就算再有渊源的人,说惩处就惩处。如今呢?像个女人,婆婆妈妈,连自己都快无法保全了。

如果爱情会摧毁他,那么这段爱情就是冤孽,不能再继续下去了。他下不了手,炎帝很愿意代劳。神力凝在掌心,向玄师斜劈过去,但他显然低估了她的手段。体内的混沌珠与尸毒合并,创造出新的恶业,她稳稳接住了他的攻势,顺势一推反攻过去。炎帝吃了一惊,却来不及化解,生生受了她一掌。

气血逆行,喉中迸发出血的味道,他转头看了天帝一眼,“胸口碎大石,差不多就是这样。”

天帝没空理他的俏皮话,他担心的是事情会越闹越大。果然,四御来了,天外天归隐的诸神也来了,他们在等一个结果,不到万不得已时不会插手。

伏城心知不好,四不相叛出师门,至多是个死。长情呢?她受尸毒控制,体内又有混沌珠,如果不杀,将来谁也控制不了她。

白焰对自己的将来其实没有抱太大希望,如果想偷安,他就不会上紫华宫劫走玄师。这些年他经受了太多,父亲的死给了他最后一击,他不是个极端的人,但现实逼得他剑走偏锋。他只向天帝和玄师索命,他们两人中哪怕只有一个毁灭,他也是赚的。

螣蛇纠缠不休,实在让他不胜其烦。他屈起五指,手握黑云,一把向他推了过去。邪屠的尸魂威力不小,但螣蛇也是上古神兽,他避开了那一击,纵身而起,化出了原形。

巨大的蛇身,足够将月火城绕上两圈。他竖起身子吐信,翅膀扑簌簌扇动,带起一片飞沙走石。那厢长情的处境很微妙,天帝不能动手,炎帝又不敌她,但中天有观战的诸天帝君们。那些观战的人是悬在头顶的利刃,就算几人联手未必能镇得住她,但山外有山,万一贞煌大帝亲临,那情况就不妙了。

伏城口吐烈焰,向四不相喷射过去,他仅是凭空一划,便划出一道鸿沟阻断了烈火。玄师和天帝的战斗依旧胶着,他没有兴致再蹉跎下去了,取出四相琴猛地拨响了琴弦。

这琴的威力,并不逊于轩辕琴。兵器是不分善恶的,重要的还是使用的人。四弦齐动,威力无匹,脚下的大地震颤起来,远山远水也在魔音中变得模糊。嗡地一声,结界破了个口子,月火城倾斜了,摇摇欲坠。坠落就坠落吧,管他呢。

伏城想去阻止,可惜无法靠近。音波铸成透明的气墙,一浪赶赴着一浪,重锤一样击中他。肉身被撕扯,魂魄被扭曲,他重重摔在地上,无法直起身来。

四不相已经疯了,他在地动山摇里放声大笑。可惜这笑未能持续太久,一片杂乱的弦断之声后,四相琴在他胸前粉碎。天帝耳中渗血,却依旧结了虚空印,兜头将他罩在其下。

炎帝和玄师对战,是真的打不过她。这么非人的战斗力,就算天界战神,也没几个是她的敌手。她攻势如虹,并未因四不相的落败而减弱。天帝忙他那头的,顾不上这里,炎帝没计奈何,心想撑一撑吧……诶,撑不住了……

中天终于有人出手,一阵厉芒刺眼,凭空出现的神剑从一到十,从百到千,转眼形成剑阵,矛头直指玄师。中了尸毒虽然表皮硬化,但终究没有变成真正的石头,剑雨横扫时,她挡得住十把百把,挡不住成千上万。剑锋划伤她,她浑然不觉得痛,但行动分明迟缓。

更多的神加入进来,恍如万年之前城破时的情景重现。螣蛇的巨尾轰然拍打地面,阻断了众神的逼近,趁着尘土弥漫隔断视线,卷起她,从浮城上跳了下去。

天外天隐退的帝君们是经历过大战的,他们知道放虎归山的危害。但再想追究,天帝横亘在他们面前,张开两臂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要抓她,从本君的尸首上踩过去吧。”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