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77、第 77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世上的事很奇怪, 分明那么忌惮的情敌,没想到最后竟然是最可以信任的人。

长情中了尸毒, 成了三途六道的公敌,无论落进谁的手里,都只有死路一条。若说这世上除了他,还有谁是真正为她着想的,大约就数那条螣蛇了。把长情暂时交给伏城,是目前唯一的选择。在他阻拦各路金仙上神的紧要关头,在她丧失思考能力的当口,伏城懂得带她趋吉避凶, 会保护好她, 至少能让他放心。

上古便存在的几位神祗,是白帝时期地位颇高的帝君, 他和麒麟玄师的纠葛不是没有传到天外天,其中的因果循环, 隐退的众帝比四御看得清楚。上天入地,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一切缘起都是有前因的。众帝对他的私情一直持不过问、不参与的态度, 因为他们觉得他能处理好。可现在形势变得过分复杂, 谁都可以当天后, 唯独那个入了魔道,满身毒虫的行尸不可以。

贞煌大帝还是出面了,他掖着手说:“碧云天闹得乌烟瘴气,太清天尊上我那儿都哭了, 说人是在三十二天丢的,有负天帝陛下的嘱托,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本君看着甚是可怜。原本天君的事,本君不该过问,但如今无法收场了,天君是万物主宰,四海八荒都仰望的人,切不可做令人寒心的事。”

天帝那张苍白的脸上,并没有显露半丝愧疚之意,嘴上却应是,“本君失德,愧对师尊和大帝。但本君尊天意,历情劫,本君没有做错。”

贞煌大帝嗯了声,剑眉高挑,小胡子也跟着挑起来,“天君,这种话就别说了,毕竟大家都没瞎。你历情劫,搞得天道震荡,本君没有冤枉你吧!本来你大婚册立天后,我等只要讨杯喜酒喝就行了,谁也没想趟这趟浑水。但你的天后人选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如何让人视而不见?”

当局者迷,这才是大帝最想说的。天帝沉默良久,在众人以为他无言以对时,忽然道:“本君在位万年,自问从未行差踏错……好看的小说 tsxsw.com”

此话一出,顿时吓得人头皮发麻。这样的开场白,预示着接下去将会延伸出无数负气的言论。高阶的帝君们面面相觑,低阶的眼观鼻,鼻观心,连喘气都带着小心。

天帝也不负众望,长情下落不明,没有心情长篇大论,简明扼要点了题:“本君什么都不求,一万年夙兴夜寐的操劳,换取一个喜欢的女人,这都不行么?”

话说得十分直接,众人一想,这个要求确实也不算过分。但再一琢磨,好像又有不妥,他的身份不同寻常,天帝心里只有儿女私情,可不是一桩好事。大家看向贞煌大帝,希望创世真宰说句话,大帝被顶在了杠头上,不得不表明一下态度,“麒麟祭司恐怕不是良配,还望天君三思。”

大帝的话也只能点到即止,看看他这一身血流的,怎么好意思苛责他。再说这位天帝不是新上任,人家在位一万多年了,什么事该做,什么事做不得,用不着任何人来教导。大帝呢,开天辟地是他,接下来就当了甩手掌柜,还指望少苍继续替他扛下去。当然他的是非观还健在,行尸不能当天后,但这话他说了能算吗?

天帝抬手捂了捂伤口,虽然疼得钻心,却不忙治愈,仿佛越痛,越能让他清醒。他望向浮城下方的化麟池,池水浩淼,通向从极之渊,长情去了哪里他不知道,他现在能做的就是打发了这群好事的神众,立刻去找她。

调转过视线来,他望向贞煌大帝,“帝君,别人不知情之艰难,帝君应当深谙。不能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是种什么样的煎熬。”

贞煌大帝认同地点头,点了一半发现不大对劲,被他绕进去了。天帝老谋深算,他这是旁敲侧击,提醒身为创世真宰的他其实也不干净。不同派系不能通婚,他和佛母感孕那套用了好几次,现在干脆都同居了,哪来的脸跑到他面前指手画脚。

“这个……”大帝伸出一指挠了挠头皮,“本君没什么可说的了,天君执掌天地万年,孰轻孰重自有分寸。本君只有一个要求,他日无论谁登上天后之位,只要她身心纯粹,不是异类,出自哪族本君一概不问。天界万年前便已经统御乾坤,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谁拿出身说事,就说明此人有分裂九州之嫌。”

真宰撂下了话,众神觉得这次的乱子,在大方向上差不多算完了。其实大帝也是没办法,佛母出自隔壁派系,儿媳妇的祖宗钓过镇山的神龟,谁还没有点难言之隐呢。天帝是个聪明人,好钢用在刀刃上,他只需盯紧贞煌大帝一人就够了。现在大帝发了话,玄师在身份上几乎没有阻碍,最大的问题是大帝口中的“身心纯粹”。吞了截珠,又中了尸毒,这样坏到根上的情况,就算是天帝陛下,恐怕也很难拯救她。

***

化麟池下,有个不小的岩洞,这是当初十二星次聚在一起凫水时发现的。岩洞九曲十八弯,伏城曾玩笑式的现出真身度量,那回旋的走势险些让他拗断腰。多年之后故地重游,他还清楚记得每一个弯道的位置,因此可以无惊无险找到高出水面的陆地。

精疲力尽,等不及搬到能够安身的地方,探出水面便跌倒在河滩上。身上每一处都在疼。伤口太多,连接起来,无法准确指出哪个地方最疼。淡水于他来说也像卤水,只要还在呼吸,便一刻不停地,有千万把凿子凿穿你的身体。

自身难保,但还惦记被他抢出来的人。扭过头看,她直挺挺躺在那里,薄裳覆盖胸口,若不仔细看,几乎看不出有任何起伏。他闭上了眼,眼梢一片烧灼,人是带出来了,可真的还能称之为人吗?他和天帝,在性格方面其实有些许相同点,认准了一件事、一个人,哪怕只剩微渺的希望,也舍不得放弃。他像抢到了宝贝,庆幸自己没有失手,即便她现在不认得他了,即便她只是一具躯壳,只要在身边,就觉得安心。

努力调息,他必须尽快回复体力。但和白焰的对战中被尸魂所伤,后来又有四相琴……他知道自己这回可能不太好了,只是现在还不能倒下,在死之前,至少为她做点什么。

勉强撑起身来,他爬过去抱住她。她张着空洞的眼,没有了白焰的操控,彻底变成一具尸体。他想在某个他看不见的地方,她也一定在挣扎,试图从四面高墙的密室里逃出来。只是苦于找不到门,她的面目有多麻木,内心便有多煎熬。

抚了抚那张脸,青灰的面皮冷而硬,奇怪他一点不觉得可怕,反而因能与她这样亲近而由衷高兴。只有当她从神坛上下来,他才敢鼓足勇气碰触她,一万年了,始终保持卑微的姿态,因为无量量劫前的玄师给过他太多震撼,第一次踏进大玄师殿时,他只是个不起眼的卒子……

麒皇对他有救命之恩,玄师对他则是知遇之恩,两分恩情都值得他拿命报答,当然私心来讲,他更侧重于后者。他轻轻摩挲她的手,那一小片皮肤任他怎么揉搓,依旧冷硬。他低下头,在她额上亲了一下,喃喃取笑自己,“如果座上神识尚在,属下怎么敢……”

被他吻过的额头上,很快有尸虫佯佯而过。他看着那片凸起,伸手去摁,尸虫发足狂奔,消失在她领下。他不由绝望,太多了,皮下的脂肪被那些虫子吞噬,她会日渐干涸,最后变成一具干尸。他怎么忍心看着她被摧毁,不能啊,他觉得自己应该可以救她的。

吃力地把她运到河床上游,他坐下粗喘了两口气。尸虫喜欢新鲜的血肉,相对于这副被蛀空的身体,他绝对具有更大的吸引力。

摸摸她的脉搏,确定她还活着,活着神魂便不散,他知道以前的长情一定还在。伸手从河床上摸起一块石头,回头再看她一眼,虽然她现在不美了,但在他心里,她还是那个风华绝代的大祭司。

下定了决心,便不再迟疑。抬手一削,石头削出了锋利的棱角,抵在手臂上,用力刻下一排字。最后的笔画完成,冷汗冲刷了血液,字体清晰,要辨认应该不难。接下去就是等,等伤口凝结。他瘫倒下来,绵长的呼吸声那么清晰,简直像打雷。结识她一万多年,从来没有机会和她并排躺在一起,没想到行至末路,居然能让他一尝所愿。

他无声地笑起来,往事一幕幕从眼前划过,最后都消散了。时候差不多了,拉过她的手,用力划开一道口子,山洞里光线很暗,那些尸虫从切口爬出来,若无其事地溜达一圈,又从容返回了。

她真的已经被榨干了,他割开自己的手腕,伤口和她的紧贴在一起。心里还在惙怙,应该有用吧,他在凶犁之丘时隐约听过这个方法,但从未有人试过。万一没有用……和她一起做行尸,也好有个伴。

本该倾泻而出的血,竟连一滴都没有流下来,他在仔细品咂,不知尸虫入侵是什么滋味。

猛然一震,仿佛被重拳击中,紧接着浩大的,皮肉塞进磨盘研磨的痛苦席卷过来,痛不可当,但又让高悬的心放了下来。他知道有用,那就好。忙调动元神退守识海,不用坚持太久,坚持到送她回月火城就可以了。

尸毒和成型的尸虫不一样,尸毒有缓慢形成的过程,那个过程会一点点消磨人的意志,直至丧失思维,受施毒人摆布。尸虫呢,来势汹汹,痛苦更甚,但有一点好,短时间内无法完全攻占识海。也就是说他至少有两个时辰,来完成脑子里构建好的规划。

痛,痛得撕心裂肺。他蜷曲、颤抖、无处可逃,但伸出的手没有想过缩回,只要把她身体里的尸虫都吸引过来,她就有救了。

仰天躺在那里,痛久了恍恍惚惚,他看着森黑的洞顶,相信以天帝的能力,能够让她重生。至于重生后的她,就不必再记得他了。就当从来没有这个人,这次大劫过后,好好过上平静的日子吧。

暗河流淌,缓慢推动水波,轻轻拍打在河岸上。洞里本没有阳光渗透,但那些凝结了亿万年的结晶会产生光,投射在水面,粼粼的,像月夜下横跨城池的沧泉。

洞里安静下来,没有一点声响。间或蹦过一只石蛙,噗通一声跳进水里,激起一片涟漪……

很久之后,有个身影支撑着,摇摇晃晃站了起来。僵直地拽过地上的人,僵直地扛上肩头,然后僵直地,沿着来路重新返回。

人的执念,有时候强大到无法理解,也许他的脑子里什么都不存在了,唯有这个念头支撑着,像在空白的纸上画了一道直线,他只知照着这个路径,一步步走下去。

先前的大战已经落下帷幕,空气里有战后的荒寒。几个天兵执着剑戟在郊野上巡视,如今的月火城内外都需要戍守,玄师下落不明,被四相琴震毁的城池也需要修缮。天帝陛下调拨了神霄天府的人,一部分负责找人,一部分负责重建。

天寒地动,虽然神人不怕冷,但朔风吹过,还是寒浸浸的。

两个神兵站在半塌的城门前,压着腰刀眺望远方。这里不像天庭,没有那么严格的规矩,待往来的人走开了,还可以闲聊两句。

“大帝的话,听说了吧?”神兵甲满含希望地问。

另一个一头雾水,“什么话?”

“就是不管出自哪族,一概不论的话。”这条政命是利国利民的仁政,盼了那么多年,终于盼到了。他们和上神上仙们不一样,天兵选择的范围相对偏小,没有姿色的看不上,有姿色的又不愿委身当差的,“我想了半天,如果真能照着大帝的话实行,咱们以后可以多关注一下妖,反正一视同仁,四海一家亲嘛。”

结果招来兄弟的白眼,“别做梦了,说说而已,你还当真?你以为大帝的不问出身是什么意思?他说的是上古神兽一族,和妖不相干。你要是当真找一只妖,不用上斩仙台,赐你自尽都是恩典……”一面说着,忽然咦了声,“那是什么?”

对面的人在怅惘中随他的视线望过去,远处的郊野上出现一个奇怪的人形,长着一个脑袋四条腿。松散的神经立刻紧绷了,“那是什么?”

再仔细看,终于看清了,并不是什么怪人,是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肩头扛着一个穿裙子的女人。

神兵甲一嗓子嚎起来:“快来人啊,螣蛇上神回来了!”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