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82、第 82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天帝道::“榆罔说得对, 那具躯壳不能再留着了,恐怕夜长梦多。我这就命人垒起柴垛, 焚化了一了百了。”

他转身要走,忽然发觉袖上被牵扯了下,心头骤跳,竟鼓不起勇气来回头望她一眼。那分量沉甸甸压在心上,只听见她清幽的语调,慢吞吞说:“明日一早吧,今晚夜太深了,你也该休息一下了。”

天帝心头愈发杂乱无章, 那些话像从天外飞来的, 他恍惚着,弄不清出处。

是长情说的吗?应该是吧, 可他不敢求证,怕万一弄错了, 空欢喜一场。他情愿糊涂着,这是一个卑微的求爱者最后的一点安慰了。他到现在才真正感受到自己的怯懦,怒海狂涛敢迎面而上, 可一旦风平浪静, 又害怕一切美好都是幻象。

长情有些无奈, 他不肯回过身来,只好她转过去。

“怎么了?听不见我说的话么?”

他呆呆的样子,“你说什么了?”

“我让你今夜先休息,明早再想别的事。”

他哦了声, 脸上显出犹豫之色,“快到寅时了,来回赶路休息不了多久,还是……”

“我没有让你回去。”她忽然道,“内殿有床榻,天帝陛下要是不嫌弃,就入内休息吧。”

他脚下不动,灯影里人显得有些伶仃。奇怪他早就不是水底稚嫩的少年了,可现在看上去,依旧算不上老成。他像广袤天宇下的一道惊虹,沙漠里的一弯翠碧,身后明明是博广的背景,他却可以永远保持纯净无暇,甚至一团怯生生的味道。他大概是天下内心和外表最不相称的人了,分明老谋深算,看上去又是一副温润可欺的样子。也或者只有在她面前,他才刻意伪装吧。

他因她的话,更显得无所适从,“你的意思是我可以睡你的床榻?”

她觉得他明知故问,“我第二次被你押上碧云天,你还不是自说自话和我挤在一张床上!”

他顿时赧然,“那是因为你入了魔,我怕你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

可她显然不相信,柳眉一扬,斜眼看人。

往日那个灵动的长情好像又回来了,他不说,心里充斥着伤情和感激,庆幸一切不算迟,但又对那具被舍弃的躯壳恋恋不舍。

不知那个长情长眠地下会不会感到害怕,他看着眼前的长情,总有一种不真切的感觉,迟疑着伸出手,“我摸你一下好么?”

她腾地红了脸,“你想摸哪里?”

天帝陛下几乎是顶着压力,把指尖落到她脸颊上。小心翼翼地触摸,感受鲜活的力量在寸寸游移间勃发。长情看见他眉眼间凄楚的丝缕,把自己的手覆在他手背上,“云月,你怕我么?”

她这么唤他,令他一震。他说不,“我只是不敢相信,你还能回到我身边。”

她轻轻叹了口气,“第一次是因你而死,第二次是因你而生。玄师又活过来了,当年的诅咒不算临终的毒咒,这下你可以放心了。”

可是他说不,“你若不在我身边,我就不能放心。所有咒术都需要下咒的人亲自去解,绝不是你活过来就能搪塞的。”他说着,那种委屈的表情又来了,枯着眉道,“你就当我小肚鸡肠吧,反正本君在所有人眼里,从来不是好相与的。我们的婚事,你之前说‘再说’,那我能不能先下诏书公布婚约?至于婚期,我不逼你,一切你说了算。”

天帝陛下在婚事上可说绝对单纯,只要名义上能牵绊住她,即便婚约有名无实也没关系。这么做耽误的是谁?当然是他自己。麒麟族第一代祭司定下过规矩,后世祭司不得成婚,她早就作过孤独终老的准备。他呢,垂治九重,婚姻儿戏不得。宣布了婚约,万一遇上合适的人,就要白白错过了。

“你做这个决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么?”

似乎这个问题本身就是对他的侮辱,他面色不豫,“玄师不会以为,本君为这段感情弄得伤痕累累,是在开玩笑吧?”

如果真的是玩笑,那么代价未免太大了。

她低下头嗫tsxsw.com嚅:“刚才仙君让我看了三生册,有些东西不能不信……”

天帝有些意外,没想到安澜入琅嬛是为了取三生册。这刻也顾不上天规不天规了,他急于询问,“册子上是怎么说的?”

要论及婚嫁,玄师难免也有些小儿女情态,不愿意正面回答他,推脱道:“没什么。”转过去整理祭台上香烛,不再理会他了。

天帝的一颗心终于放进了肚子里,他知道她的脾气,当真没什么,绝对会直截了当告诉他没希望。既然没有断然回绝,那就证明“有什么”。

唇角忍不住要扬起来,云袖下的拳握了又握,都遏制不住他的欣喜若狂。自从师承白帝起,他就把自己锻造成了无欲无求的机器,但在关于她的这件事上,他终究还是有求的,甚至玉望无边。

欢喜但不能冒进,他独自在地心转了两圈。待情绪平稳些了,重新换了持重的模样,陪在她身边打下手。她拈香,他为她压实炉里香灰,她给殿里掌排灯,他捏着蜡烛从相反的方向一一点燃,向她汇拢。

就是这种不张扬的温情,一点一滴流淌进心里,有润物细无声之美。渐渐近了,迎头撞上,她心跳漏了一拍,抬起眼看,他在火光里还是那个美好的少年,深深望着她,对她清浅微笑。

两人对站,他把她手里的蜡烛接过去,放在一旁。双手空空,无处安放,便将那双柔荑握在掌心,不知应该说什么,就表一表现在的心情吧,“我对你是真心的。”

她说知道,“其实吞下混沌珠后,我就开始明白你的心。经历磨难的时候特别渴望平实的日子,那时你在我身边,我偶尔清醒,就有很多话想和你说,只是一直觉得说不出口。你归位之后,我们好像从来没有机会,能心平气和面对面说上两句话,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那些前仇,要一桩一件清算,似乎不太可能了。龙凤和麒麟三族无法一心,这世间根本没有任何一支力量能与天界抗衡。现在麒皇不在了,我也没了造反的心气,只要剩下的族人不必忧心生死,就足够了。”

天帝静静听完,给她指了条明路:“只要你当上天后,麒麟族便可永世长安。本君可以镇压龙族凤族,但麒麟族有你,本君绝不会为难这一族。我也不瞒你,当初天同活着,对本君来说是心腹大患,本君必要除之而后快。如今三大族群已近凋敝,本君有这个度量,容他们偏安一隅。”

谈情说爱弄得像谈政治一样,两个人满脸肃穆,说得一本正经。天帝仔细盯着她脸上的表情,她眉间轻蹙一下,也会让他把心提到嗓子眼。

“本君不是在向你逼婚,只是提个小小建议,全看你答不答应。”他舔了舔唇道,“一万年都等了,也不急这一朝一夕。你可以再考虑一下,本君等你答复。”

她看了他一眼,“你这人惹人讨厌,到底不是平白无故的。”

这下他慌了,脸色也有些发白,“本君又说错话了?”

她嫌弃地瞥着他,“求婚不会好好说吗,非要带上全族,对本座进行威胁?”

他张口结舌,“不是你先提起麒麟族的吗,本君只是顺着你的话说而已。”

她不想理他了,他果真是那种高兴起来把心掏给你,不高兴起来就灭你全族的疯子。

她转身要走,天帝知道事态严重了,忙从背后抱了上去,又惊又惧地贴着她的耳廓说:“本君错了,不该带你全族,应该只谈咱们两人的事。长情你嫁给我吧,没有你,我会孤独终老的。先前我在紫府见到安澜的儿子了,小孩子真的很可爱,本君也想要。你嫁给我,我们自己也生个玩玩,可好?”

长情红了脸,“婚事还没商定,你就想要儿子,想得是不是太远了?”

他说不远,“一旦大婚,勤勉一些很快就会有孩子的,本君可是天帝!”

他说起自己的身份,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傲慢德性,长情骂他傻子,“你以为你是天帝,想生孩子就生孩子?”

“难道不是吗?”他依旧自信,“本君统御法界诸神,管理天地万物的兴隆衰败、果位任免,谁人敢令本君无后?”

这个猖狂的样子,真是叫人看不顺眼。长情朝外望,天地间笼罩着幽蓝,将要黎明了。她喃喃问:“伏城的尸首,只能火化么?”

其实是明知故问,伏城的魂魄不在了,但尸虫还活着。它们可以操控他的身体,万一遇上心怀叵测的人,很快便会沦为杀人工具。天帝不可能容忍这样的隐患存在,毕竟他要关心的是天下苍生的安危。

“万年须臾便过,就不要再眷恋那具躯壳了。他还余一魂一魄,比你当时好得多。一旦苏醒,用不了多久就会灵识大开……”天帝说着发现不大对劲,看来时间很紧迫,再不成婚生子,伏城万年后归来,他又要岌岌可危了。

长情自然不知道他一忽儿千般想头,自己对伏城虽然不舍,到底还是要以大局为重。

天帝见她落寞,将她转过来,抱进怀里宽慰:“缘生缘灭,终有聚散。等将来他长成了,替他觅一位德高望重的师尊,引他上正途。到时候本君给他加持,授他果位。上一世过得太沉重了,望他下一世能超脱,你也不必再牵挂了,人总要往前看。”

天帝一声令下,城外的牧野上架起了柴垛子。垛子垒得很高,把人放上去,几乎淹没在蓬软的柴草里。长情是祭司,送行的事不需假他人之手,她率众为伏城开坛,在一片浩大的作偈声里,点燃了巨大的草垛。

火光映照着每一张脸,熊熊的火舌吞吐,仿佛把半边天幕都烧红了。麒麟族人被一种庞大深邃的恐慌支配着,骨肉重聚,故城重建,这些都没能给回归的个体带来任何温暖。反倒是接踵而至的死亡,让他们尝够了重入泥潭的痛苦。这个族群本来就不够骁勇,在经历过城主暴毙、少主被俘、司中惨死的一系列变故后,每个人都显得惶惶不安。

忽然一声奇怪的嘶吼,把这种不安扩张成了一面网。怎么了?难道司中又活过来了?众人忙踮足观望,浓稠的火焰轰然高涨起来,一个火球冲出火海,但堪堪逃出寸许,转眼又四分五裂各自坠落。就近看,尸虫落了遍地,扭曲着,痉挛着,最后化为灰烬,一股恶臭充斥了月火城内外。

长情呆呆望着火势从繁盛转为衰败,渊海之后的经历像一场梦,始于伏城,也终于伏城。如果早知这样的结局,不如不要开始,她在龙首原继续看守地脉和宫殿,伏城继续在凶犁之丘当他的螣蛇上神。可惜命运把生死荣辱安排得滴水不漏,那么多人的倾情演出,只为成全一个人。奔波一场,到底为谁辛苦为谁忙,现在也无法计较了。

柴垛终于只剩一堆星火,最后下葬,是长情亲自去捡的骨骸。大礼成后,仿佛红尘中的羁绊都斩断了。长风过境,扬起漫天尘灰,留下了一地孤勇的碎片,无限凄凉。

人渐渐散了,被损毁的城池还要重新修建,很多事等着去做。长情茫然返城,天帝唤了她一声,“神霄天最近在设立新的分支,如果你愿意,可以让麒麟族归于五雷府,这样便有了出处,也就名正言顺了。”

可她并不答应,“麒麟族自由自在惯了,从来不归附于谁,也不会给别人做碎催,你的好意心领了。月火城是我们经营多年的家,谁也不愿意离开,还是继续让他们生活在城里吧。”

“那你呢?”他勉强按捺住心中急切,“你随我回碧云仙宫好么?我一时都不能让你离开我,我怕留下你一个人,会再生变故,我已经经不起更多打击了。”

他说这些的时候,语气简直像个龙钟的老人。长情听后失笑,“就算要成婚,也没有巴巴送上门的道理啊。”

他一时没反应过来,兀自道:“你不住碧瑶宫,我可以另外给你……”说着忽然顿下,讶然望着她,“长情,你可是答应嫁给我了?”

她忍不住唾弃他,“我是没有办法,三生册上写得明明白白,想反也反不了。”一面走一面嘀咕,“真不明白,为什么最后会嫁给杀了自己的人,世上还有比我更倒霉的吗……”

天帝早就高兴得忘乎所以了,小碎步在她身后哒哒跟随着,兴高采烈道:“不要紧,有什么仇怨,大婚之后再报不迟。到时候你想对本君如何,谁也不敢置喙,多好!”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