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古代碧海燃灯抄章节

88、第 88 章

推荐阅读:斗天武神凌天战尊大主宰超级女婿遮天全职法师乡村小神医武动乾坤神藏圣墟

长情卷着袖子, 把他唇角的血一点点擦干净,回身望了贞煌大帝一眼, “还请帝君千万救救陛下。”

除去上次已成行尸的麒麟玄师,贞煌大帝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让天帝念念不忘的女人。她怎能不慌张忧惧,但她却将这些情绪掩藏得很好。大帝原本并不十分赞成这门婚事,但现在看来,她确实懂得平衡大局,至少不是那种遇事便慌不择路的小女子。

“天后放心,我等必然全力救治天君。”

十万火急,天帝被送回了玉衡殿。贞煌大帝和四御轮番为他定魂, 他的情况暂时稳定下来, 但尸魂不除,更大的祸患还在后面。

长情帮不上忙, 只有寸步不离守着他。她到现在才知道那种可爱不可即的痛,明明先前还是好好的一个人啊, 转眼怎么就成了这样!她一遍遍看那张脸,要把他重新刻进脑子里。她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如果他有个闪失, 自己大约也要随他去的。

可是天帝只做一世, 一旦这世终结, 魂魄便四分五裂化作十个百个甚至无数个人,到时候她又能去追随谁?各路帝君们商议对策去了,她跪坐在他床前,轻声说:“你可是想要报复本座?大婚第一日, 你就给本座来这出……”然而不能怨怪他,所有变故他在首神台上看得最清楚,他是为了救她,才不顾一切奔过来的。她低着头说,“我情愿躺在这里的人是我……原来醒着的人这么煎熬,我到现在才体会到你之前有多不易,我终究还是不够理解你。”

她的云月,最后的结局不知如何。那么多位上神也未能令他醒转,她很害怕,怕这天劫过不去,她想追随他都无法做到。

炎帝劝她宽怀,“大帝是创世真宰,就算逆天改命,也一定能将陛下救回来。”

姜央也称是,顿了顿轻声说:“娘娘,臣先伺候您换了身上衣裳吧。”

华美的礼服上血迹斑斓,可她顾不上,喃喃自语着:“是我害了他,先前被我所伤,这次又毁于我族人之手……”

大禁掖着广袖叹息:“娘娘万不可自责,君上知道了也不欢喜。只是没想到,四不相对君上的怨恨如此之深。当年玄师临终前求君上放四不相一条生路,君上口头没答应,但白帝欲处决麒麟族余孽时,君上还是将他保下来了。早知今日,当初就不该救他,让他随麒麟族化成灰烬,便不会发生今天的事了。”

长情怔怔的,“这事他从来没有同我说过……”

大禁愈发颓丧了,“君上为娘娘日夜牵挂时,臣曾经建议君上把实情告知娘娘。可君上说了,不愿意拿这种小事来和娘娘邀功。”

这怎么是小事呢,分明是可以让她大为改观的啊。他替她留了白焰一条命,没想到埋下了祸端。所以斩草除根,是大多时候不得不做的选择。在你死我活的局势下存有善念,也许本就是错的。想想也甚讽刺,龙汉初劫时她别无所求,只求他留下始麒麟唯一的血脉,结果到最后,始麒麟父子都死在了她手上。她所捍卫的究竟是什么呢?那么多年的心似琉璃,其实都是假的,她不过是个粉饰了一层又一层的利己主义者。

有报应,就让一切都应验在她身上吧。她抬袖抚触他的手,结果一触之下心头大震,为什么凉下来了?她急得哀泣:“云月……云月,你别……”那个死字不敢出口,只好忍泪为他灌输神力。恨不得把全部修为渡过去,也许起不了任何作用,只求能为他续命,便已经是大造化了。

云屏之外脚步声往来,北极四圣和神霄九宸大DìDū来了,结果还是束手无策。炎帝呆站了一会儿,忽然醒过神来,“玉清天尊呢?他的徒弟闯了大祸,不能因为他身份尊贵,就不追究他的责任。”

话音才落,便见紫府君领着玉清天尊进来了。

玉清天尊是神界元老,因四不相反出师门捅了大篓子,引咎闭关自罚。但天界现存的诸神中,只有他和魔神邪屠最有渊源。无量量劫时期通天教主以身裂变,创造出了邪屠和其他几个魔首,邪屠在命运河里游荡修行,养了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脾气,以为自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己神通无边,无人是他敌手。后来封神大战中耀武扬威登场,结果显摆了没到半盏茶,便被玉清天尊一招毙命,元神打得七零八落,唯剩一缕尸魂镇压在音波洞万年。既然玉清天尊当年能够收伏他,那么现在这缕残魂应当也是手到擒来,这个时候没有别的可指望了,唯有指望他。

长情迎上去,“天尊,还请救救陛下。”

玉清天尊向她长揖见礼,但却什么都未说,匆匆赶到床前查看天帝伤势去了。

又是一轮神力和魔力的较量,天帝的身体俨然成了战场。她看见玉清天尊为收伏尸魂以毒攻毒,看见天帝因痛苦高高拱起的身体。最后一击几乎断了他的生路,他脸上残余的血色迅速褪尽,像一朵枯败的花。长情再也站不住了,软软跪了下来。脑中是空的,她开始胡乱臆测,是不是自己做了太多伤天害理的事,才带累那么多人。她想起那个被她生祭了海眼的族群,也许是他们来向她索命了。可为什么死的不是她呢,要让她在尝过爱情的滋味后,再狠狠剥夺她。

紫府君和炎帝上前追问,问天帝陛下究竟怎么样了。玉清天尊面色沉重,“如果单是尸魂,还容易处理,坏就坏在之前受过那么重的伤……本座将尸魂打散了,但天君御体受损,能否复原还要看运气。”

运气这种事,是五成对五成的概率,究竟有没有这么好的命来万无一失度过这次劫难,谁知道呢。

殿里所有人都惨然看着她,她定了定心绪站起身问:“可有什么办法能帮助他复原?譬如难得的法宝,或是长于险境的珍稀花果之类的,只要能救他。”

玉清天尊摇头,“天君道体已臻极致,哪里还有什么法器仙品能对他起效。如今成败只有靠天君自己,只要能迈过去,今后便与天道合一,再也不会有生死之怖了。”

“那究竟什么时候能醒转?”长情急急问,“有没有限定的日子?”

玉清天尊还是摇头,因为实在难以给出确切的日期来,笼统地回答:“也许千万年一直沉睡下去,也或许一两个时辰后就醒了……”最后还是那句,“看运气。”

可惜运气并不那么好,两个时辰后他没有醒,半个月后他也依然深陷在昏迷里。天宫里虽然样样齐全,但每日有不同的人来探望,就算都是好心,也令长情一日胜一日的感觉到如山重压。

她不喜欢他们把他当做病人,少苍是众神之主,是永远高高在上必须仰视的君王,再在这里躺下去,最后会连尊严都丧失殆尽。

“我要带他离开碧云仙宫。”她同炎帝说,“如果他能苏醒,我们自然会回来;如果他醒不过来……用不了多久就会被众人淡忘,也免了道别之苦。”

炎帝已经不知该怎么办了,这段时间也明白他们的艰辛,他只有安慰她:“成大事者必先被折腾个半死,少苍少年得志,就算之前与你的诸多纠葛吃了苦,但这苦没白吃,至少他娶到你了。人的一生一帆风顺,这是不合常理的,所以命运得跟他开个玩笑,让你们共同承担风雨,也让你更懂得珍惜他,我觉得这样不算太坏。”强行解释像没心没肺似的,最后连自己都听不下去了,垂头丧气说也好,“换个环境,心境开阔些。你放心,只要下个天选之人不出现,就证明少苍还活着,他只是暂时被困住出不来,过两天一定会醒。天界的事你不必担心,当初他跳进渊潭里当了鱼,三年时间是我替他扛下来的,这回再扛一扛,也能坚持得住。你带他好好颐养,记着隔三差五刺激他一下,他耐心不佳,刺激得受不住了,让他别醒都办不到,真的。”

长情点点头,转身进了内殿。

天界不可住,她也不会带他回月火城,这世道人心隔肚皮,她竟连族人都无法相信了。现在只相信自己,不让任何人靠近他,即便他不醒,也没有人能伤害他。

曾经她还是龙源上神的时候,在精舍王城以南发现过一片湖泊。那片湖水是她见过最蓝最清澈的,无论用怎样精妙的字眼,都难以准确形容它的美丽。它有纯白的砂石环绕,从天上往下看,像神佛胸前最耀眼的那颗蓝宝璎珞。远处有四季常青的群山、有横过峰顶的流云,有鸟雀脆声的鸣叫,也有湿润清冽的空气。一切都很好,一切都不比天界差。

她在湖畔建了一座茅屋,把天帝安顿在那里,锦衣华服都未带来,吃穿用度也是最简单的。她坐在榻前搓草绳,一面絮絮对他说:“我一直很怀念黄粱道里相依为命的日子,李瑶让我心疼了好久,在得知你就是他时,我既难过又庆幸。天帝陛下身份尊贵,想落难都那么难,我只有趁着众神都知道你抱恙,把你带出来,圆了我凡人那样两相厮守的梦。”说完回头看他,“其实你现在可以醒了,睡了那么久,再睡下去会成傻子的。”

可是仔细端详他,他还是老样子,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

她有些失望,但并不气馁,起身道:“睡吧睡吧,今晚吃鱼可好啊?”当然也没有指望他回答,就当他默认了吧。

外面下起雨来,她披上蓑衣出门,摘了片叶子当风一扬,变作柳叶小船,就着斜风细雨荡网。小船在湖水上缓缓而过,身后留下细长的一缕航迹,他们这类人捕鱼,网口须开一面,只取今晚所需,因此一网下去,网底只有一条草鱼。

她拎着鱼上岸清洗,鱼身擦盐挂起来风干,脑袋炖了豆腐。把汤端到他鼻子前,一手端碗一手扇风,“炎帝说让我刺激你,你闻闻这汤香不香?你想喝不想?”

她可能算是最缺德的那种妻子,他没有反应,她就找来勺子坐在他床沿,自己一口一口把汤都喝了。喝完咂咂嘴,表示回味无穷,连尝都没让他尝一口,晃悠着腿去厨房,把剩下的锅底都清理了。

夜间睡下,还是睡一头,他一动不动,她就搬过他的胳膊枕在脖子底下。响指一打,屋顶水般荡漾,漾开了很大的口子,供他们看星星。长情说:“三十六天上的星星虽然很大很亮,但看上去没有陆地上的细密。我就喜欢数量多的,像金银珠宝和钱,越多越好看,你觉得呢?”

他还是不说话,她皱着眉头说:“你再不理我,我可要亲你了。”

于是腻上身来,趴在他身上想,自己真是禽兽不如啊,他都伤成这样了,她还这么折磨他。

扒开他肩头的衣裳,左肩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只留下浅浅的疤痕。没关系,这点小伤无损他的美貌。她垂下头,仔细分辨他的脸色,相较出事那天,已经好了很多很多,几乎慢慢趋于正常了。她轻轻叹了口气,“云月,当初是你死活要娶我的,如今娇妻在侧,你就一直装死,让我守活寡,你也好意思?”

这话照样没能刺激到他,她无聊地亲他的嘴唇,拿舌尖描绘他的轮廓。亲了半天,觉得自己像在奸/尸,难堪地笑起来。

怎么办呢,她委屈地说:“你可是不要我了?还是后悔和我在一起,甚至后悔爱上我?如果是这样,你也不用借此回避我,我准你纳天妃好了。只要你醒过来,我可以亲自替你挑,怎么样??”

他依然如故,她忽然感觉自己要支撑不住了,捂着脸痛哭起来。

眼泪顺着指缝流淌进广袖,没有人来哄她,她只得自己擦干,重新躺回他身侧。水泽边上入夜有点凉,她替他盖好被子,横臂揽住他,亲了亲他的下巴,“小云月,我睡了,明早见。”

如此日复一日,惊喜从来没有发生,一眨眼两个月又过去了。

郊外的小媳妇,带着她生了重病的男人来此间休养,男人一直不见好,至少除了晒太阳,从未在门外见过他的身影。不远处的村头,有个年轻猎户上山打猎,日日从她门前经过。刚开始会好奇地观望两眼,一次她恰好浆洗衣服回来,远远眼神交汇,她礼貌性地笑了笑,从此她家院门上经常会挂上野味,有时候是一只兔子,有时候是一条鹿腿。

长情觉得很奇怪,这里的人又不是她的族人,没有必要向祭司示好。她揪着兔耳朵举起来看,兔子背上有箭镞的穿透伤,那个猎户很有持之以恒的决心。

她高高兴兴回去告诉天帝,“你看见没有,我在人间也有爱慕者。村里的猎户每天给我送肉吃,他对我有意思。不过这红尘中的男人真是胆大,明知我有丈夫,照样这么殷勤……你放心,我会给他一些钱,绝不白拿人家东西。”说着嗳了声,回头张望,“可是有人叫我?”

来的正是那个猎户,年轻男子没和村子外面的女人多接触过,站在门前搭个讪,便羞得面红耳赤。

“我也没什么要紧事,就是来问问……我过会儿要进城一趟,你可有什么东西需要采买,我可以替你带回来。”

长情很感激他的好意,“我没什么要带的,这段时间也多谢你照应,那些野味都是你送来的吧?”

猎户很不好意思,脸上露出憨厚的笑,抚着后脑勺说:“我见你一人忙里忙外,又有病人要照顾,恐怕没有工夫赶集。人总要吃点肉才有力气,反正是我自己打的,多放两箭什么都有了,你不必客气。”

但怎么能不客气呢,长情笑道:“我无功不受禄,不能白拿你的东西。”说罢取出个钱袋子递过去,“这样吧,一月一结算。你隔几日给我送一回野味,我每月给你些银钱,就算我问你买的。”

她这一笑,猎户顿时觉得满世界的花都开了,怔愣过后忙摆手,“我不是为了做买卖……”

不是为了做买卖,平白给人送东西,那可说不过去。长情道:“我一个妇道人家,也不知怎么报答你,你若不收钱,叫我怎么过意得去呢。”

猎户憋红了脸,“不不……没关系,你不容易……”

其实这种等同丧偶的女人,在村野还是比较吃香的。一般猎户都很大方,不缺床上那个挺尸的一口米汤。反正病重的人活不长,等前边那个一咽气,后面就可以正常过上小日子了。更何况眼前的小媳妇天仙一般的样貌,要是不尽早示好,让别人占了先机,那就来不及了。

这话只差没说出口了,正在猎户计较要不要把事挑明时,屋里忽然传来一声咳嗽,是捏着嗓子故意迸出来的那种。

猎户脸上的表情僵住了,小媳妇却欢喜得两眼放光,“哎呀,我的郎君睡醒了。”也不多言,把钱袋子往他手里一塞,转身跑进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三个月的陪伴,正文今天完结了,旋转撒欢~~~

接下来的番外还是老规矩,实体书上市后一段时间放上网。有妹子催婀娜和波月的番外,这两本出版真遇着难题了,可能还得再过阵子。

下本京味宫廷文,先挖个坑,感兴趣的可以预先收藏一下~

电脑:/?novelid=3905558

手机:m./book2/3905558

相邻小说:钟晴的幸福果园国家让我去当猫我没那么喜欢你遗孀不好当[综]穿成男配的心尖宠谁敢打扰我赚钱[综英美]纲吉今天也在瑟瑟发抖[综]